來自蘇聯的遺產,「非西方」陣營的航空故事:全球最大飛機、金正恩專機的製造商「安托諾夫航空公司」

來自蘇聯的遺產,「非西方」陣營的航空故事:全球最大飛機、金正恩專機的製造商「安托諾夫航空公司」

航空發展,向來與軍事工業有著密切關係。從二戰、冷戰到今日,武器供應商也依舊扮演著航太科技的重要開發者角色。

而當代能夠引領軍武工業的超級軍事強權,除了美國之外,還是要數冷戰時代的蘇聯為最──儘管前蘇聯的主要「繼承國」俄羅斯,近年的經濟表現已經大不如前,軍隊人數與武力規模仍然十分龐大,軍武科技也保持著強勁的表現。

而繼承蘇聯「軍事遺產」的國家,當然更不只俄羅斯。如前蘇聯加盟國的老二烏克蘭,同樣將過去身兼「蘇聯糧倉」與「軍火工業基地」的特性繼承下來。

今天我們要講的主題,就是烏克蘭的「安托諾夫航空公司」──這家從蘇聯「軍火設計局」轉型的航空公司與飛機製造商,如今可說扛起了與「西方」航空分庭抗禮的招牌,甚至牽動歐亞在航空版圖上的大國博弈。

由於多數台灣讀者應該對這家公司並不熟悉,因此我們將從這家公司的歷史、著名產品、近期事件談起,再分析烏克蘭的航空戰略算盤:

繼承蘇聯遺產的安托諾夫航空公司

烏克蘭的「安托諾夫航空公司」(正式名稱為「安托諾夫國營公司」Antonov State Company),是蘇聯解體後,在烏克蘭成立的國有航空公司──它的前身,正是蘇聯的「安托諾夫設計局」。成立於 1946 年的該單位,以蘇聯飛機設計師安托諾夫(Oleg Konstantinovich Antonov)命名,主要負責軍用運輸機的設計與監造。

如今,安托諾夫航空公司不但是全球知名的貨運飛航公司,也是業界知名的飛機製造商──儘管這家公司與旗下飛機在台灣並不有名,但他們家的主力產品 An-148 ,可說是「前蘇聯陣營」各國最知名的噴射客機。如今在俄羅斯、哈薩克、古巴、北韓,都有航空公司採用 An-148 ,甚至連金正恩的專用機,也是 An-148。

最近一起關於 An-148 的事件,是在 2018 年 2 月發生的薩拉托夫航空(Saratov Airlines)703 號班機空難──在這起空難中,薩拉托夫航空一架 An-148 墜毀在莫斯科近郊,機上運載的 65 名乘客與 6 名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這起不幸的事故,也讓全球旅客對俄羅斯的飛航安全信心,再度下探──因為俄羅斯公司使用維護不良的飛機、又愛在惡劣天候運行,飛航事故頻傳早已經是惡名昭彰。而這起空難中墜機的 An- 148 ,是薩拉托夫航空一年前從另一家航空公司採購而來,機齡七年。

飛航安全紀錄堪慮仍持續銷售,暴露出「吃老本」的經營困境

雖然 An-148 在前蘇聯陣營被廣泛採購,但其實從它過去至今的飛航紀錄看來,並不是很安全穩定的飛機──除了過去的惡名,這次事件摔的薩拉托夫航空 703 號班機,在 2 月 14 日俄羅斯「國家航空安全委員會」公佈的黑盒子初步報告中,更發現其總壓力檢測器(FPD)上頭的數據失真,讓飛行員看到的儀表指示速度,高於實際應該飛行的速度。而且該儀器還反覆下指令,所以飛行員依據儀器進行錯誤的加速。

最後俄羅斯國家航空安全委員會的專家認為,儀器是因被「凍壞」而故障,再加上飛行員在起飛前也未按規定回報儀表板的參數,兩相因素相加,便造成悲慘的空難。

安全性,可說是安托諾夫飛機的嚴重侷限,但是在造價與性能比合理(也就是CP 值高)的前提下,不少國家──尤其是那些與西方陣營有政治矛盾的國家,仍持續擁抱安托諾夫的產品。

蘇聯時代累積下來的政治與軍事遺產,就是今日安托諾夫航空公司的「家底」。而「安托諾夫」的經營,當年是因蘇聯政策而生,如今蘇聯解體後「邊吃著老本邊找自己的出路」──這彷彿也是冷戰後烏克蘭歷史的縮影。

「世界最巨大飛機」的商業化之路

前面說到安托諾夫不但是飛機製造商,也是貨運飛航公司──這時就不能不提蘇聯時代「製造超巨型運輸機」的故事:

雖然安托諾夫的主力產品是 An-148 ,但是這家設計局最有名的機型,應該是 An-225「夢想式」運輸機。它是有史以來載重第一大、翼展第二寬的飛機,當初是為了運輸蘇聯太空計畫的設備而開發,實際上只有製造過一架,也就是機身註冊編號 UR-82060 的「一號機」,該機在 1988 年 12 月 21 日首度試飛。

這架絕無僅有的 An-225 ,是蘇聯末代的產物──因為當時蘇聯經濟已經極端惡化,太空計畫嚴重停擺, An-225 在整個蘇聯時代出過的「任務」,也僅有一次暴風雪太空梭運載而已。

失去利用價值的 An-225 ,後來便被存放在倉庫中長灰塵。直到 1999 年,因為安托諾夫將旗下的 An-124 巨型運輸機隊開放民間出租, An-225 也再度受到關注、重見天日── An-124 其實是 An-225 的「前輩」,這些巨型運輸機原本都僅作為蘇聯軍用,但放眼世界能有相同運輸能量的,只有美軍的 C-5 運輸機而已,因此 An-124 的商業化取得了巨大成功。

安托諾夫在 An-124 運輸機隊商業化成功之後,打算進一步推出 An-225 的商業計畫,因此重新改裝強化了倉庫裡的 An-225 ──到了 2001 年,距離首度試飛超過 12 年的時光, An-225 再度飛上天空,而且還參與了當年的巴黎航空展。

安托諾夫除了規劃「再利用」 An-225 一號機,也重新醞釀二號機的生產,但是遲遲未能實現。直到一號機重新翱翔的 15 年之後,安托諾夫才與中國「空域產業集團」簽署了合作協議:中國空域產業集團取得了 An-225 的製造技術與產權,並會在四川瀘州市和廣西貴港市建設 An-225 飛機的生產基地。

這個合作協議實際上有兩階段:一是將烏克蘭本土建造中的二號機完成後交付給中國空域產業集團,二是授權與該集團共同生產 An-225 ,並非直接買斷產權。

圖/OPIS Zagreb@shutterstock

工業技術交易背後的大國戰略博弈

由於安托諾夫航空公司是烏克蘭的國營企業,與中國合作生產飛機的舉動,除了推進巨型運輸機的發展,也有戰略上的目的:烏克蘭與中國在航空發展上本來就是長期的合作夥伴,這次更有意透過合作案拉攏中國,用來舒緩對俄羅斯的戰略壓力。

以武器販售交換外交合作,這種戰略考量在更有名的航空母艦「瓦良格號」被販售與改造為「遼寧號」一例中,也能夠看出來。An-225 帶來的「烏中合作」,不只是暗示中國巨型運輸機市場日漸發展,也體現了烏克蘭、俄羅斯、中國三方的大國博弈。

烏克蘭不只加強與中國的關係, 2017 年 8 月也在基輔與日本防衛省進行軍事合作會談,其手中的前蘇聯軍事科技,自然成為與日本往來的籌碼。這些繼承自蘇聯的軍事遺產,無疑是烏克蘭國防最有價值的資本,也是對外軍售所憑藉的基礎,現在更成為外交的重要籌碼。

自從克里米亞危機之後,脫離獨立國協的烏克蘭不只整頓自身的軍事力量,也更積極拓展外交。除了在政治上靠向歐盟,也在東亞發展可以制衡俄羅斯的盟國,希冀能徹底脫離莫斯科的支配。

烏克蘭的戰略,能夠在耗盡家底之前開拓出新道路嗎?就要看基輔當局在地緣政治上的智慧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mitry Birin@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