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國朋友相處的各種「尷尬時刻」

和中國朋友相處的各種「尷尬時刻」

提到紐西蘭,映入一般人腦海裡的,大概不是白人、就是當地原住民毛利人(Māori),要不就是草原上的牛群羊群。

至少,我自己從未想到的是,如今在這裡的中國人,竟是如此之多!

四處可見的中國人身影

在我所居住的漢米爾頓(Hamilton)——位於紐西蘭北島的這個第四大城市裏,無論在銀行、超市、賣場或咖啡廳,都可以見到中國人的身影。

他們有的是留學生,有的在此移民定居,還有許多人已經居車此地,卻仍領著紐西蘭永久居留證、不敢入籍,為的就是保留將來回家的權利。 (註:中國人不得領有雙重國籍,一旦領紐西蘭國籍,必須放棄中國國籍。)

此外,校園裡也無時無刻,都能見到來自中國的同學。單單以我所讀的學校懷卡托大學(University of Waikato)為例,杭州城市學院每年送來 75 位交換學生;上海外國語大學則提供 120 名雙聯學位生,更不用說還有數百名從中國各地來讀研究所、PhD的留學生。

在我的經驗中,很多臺灣人一聽到「中國」就皺起眉頭,先入為主地預設中國人就是要將臺灣矮化、思想就是很共產主義、還在背「毛語錄」,也有不少臺灣留學生,會刻意與中國人保持距離。

不過對我自己來說,儘管和中國人相處時,難免還是會遇到「尷尬時刻」,然而我從不排斥與中國人交流,因為來自任何國家的朋友,我都很歡迎!

「你好,我來自臺灣」

面對中國人,首先,我從不會刻意主動強調「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除非他們來問我的政治觀,才會說明自己的觀點。

因為,從小在臺灣長大,用新臺幣、繳臺灣稅、享受臺灣福利、投票決定臺灣政府,我從來就認為「臺灣是一個國家」,這沒什麼好解釋的——若太刻意去強調,反而代表自己擔心其他人覺得「臺灣不是個國家」。

面對中國朋友,我總是自然而然地介紹自己是臺灣人,同時分享我對中國的認識和喜愛,例如:第一次「出國」就是去北京、「中國人」咬字真的很標準、「你們」中國如何如何⋯⋯等。

從這些語句當中,他們對於我的意識形態略知一二,但通常不會傷到彼此的感情。到最後,不少中國朋友在介紹我時,甚至會說「這是臺灣人」、「她的國家如何如何」。

第一次被我這樣自然的態度給「成功說服」的,就是北京大學的朋友——還記得那時候我的北京朋友直接在「微信」上寫:「今個兒和外國友人吃晚餐,祝她回臺灣一路順風!」還有位大連朋友,在酒吧告訴我:「去年夏天我才去過臺灣,特別喜歡那裡。事實上,我覺得臺灣就是一個國家了!」

See?中國人,其實不是全部都有「玻璃心」的。

又例如,我在紐西蘭的室友,一位山東姐姐跟朋友提到我時,會說「從臺灣來的小姑娘」;聊到文化差異時,也相當尊重我:「不知道你們的國家怎麼看?」;她和其他外國朋友一起聊天時,也會說:「對,在中國是這樣,但我不知道她的國家臺灣又是如何?」(Yeah, it is in China. But I don't know how is it in her country Taiwan.)

當然,並非所有中國人都因此同意「臺灣是個國家」——例如我在紐西蘭的中國朋友瑩兒。她說:「我啊,就是又『紅』又『共』。在大陸的『政治正確』就是:臺灣、香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但瑩兒能理解,臺灣的「政治正確」剛好相反,她也非常尊重我的政治觀。她認為,這也沒什麼好爭論的,大家和平相處就好,沒有必要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區分你我。這點讓我相當欣賞她——既有主見、又理性,因此就算意識形態不同,我們仍是很好的朋友。

當然,也並非所有的中國人,都能接受我的「天然獨」,在彼此相處上,我和我的中國朋友們,仍難免會遇到些尷尬時刻:

圖/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尷尬時刻 1 :面對「一群」中國人時

先前在北京大學修課時,就曾發生過一次小尷尬,當時東北朋友與我分享來臺的旅行經驗:「臺灣真的是特別可愛,環境非常好!可惜!沒法兒直接搬到那兒住。」

當時我立刻回:「為什麼可以直接搬來臺灣住?」結果,全場的中國同學鴉雀無聲,一臉尷尬。尤其是那位東北小哥:「呃......那是政治問題......。」

在紐西蘭的這些日子,我也遇到類似的尷尬時刻,同樣是面對「一群中國人」。

在扶輪社農場,有位中國女孩前來搭訕我,後來她的一票朋友也都來了。我很開心地跟他們分享,對紐西蘭的看法,無意間(真的只是隨口一提)脫口而出:「啊,這裡的中國人好多啊!我以前在臺灣真的都不知道耶!」

沒想到他們全數臉色一僵,不再言語——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用詞,涉及到身分政治的問題,便尷尬地默默退場。

於是我得出個小結論:面對「一群」中國人時,用詞還是稍微修飾一下的好,畢竟他們有中國「政治正確」的壓力,在團體之中不便表態,多說只會造成尷尬。但若面對小群眾(例如:一對一)時,因為空間較為私人,他們多是願意傾聽和分享的。

尷尬時刻 2 :中國朋友被臺灣人「嗆」

除了我自己讓場面陷入尷尬、或真的被中國同學「圍剿」外(但我的經驗中是沒有過),有時候臺灣人遇上中國人的場面,也有可能是被其他臺灣人弄僵:

懷卡托大學的社會藝術學院裡,有位行政人員畢業於我的母校政大,因此對我照顧有加。有次學院舉辦國際學生迎新活動,我和瑩兒相約來用餐,看到學姊時,開心地打招呼。瑩兒一聽是中文,隨口一問:「原來妳也是中國人啊?」

學姊瞬間垮下臉,轉身狠狠一瞪:「不是!」那凶狠又銳利的眼神,讓瑩兒當場嚇傻。

夾在兩者中間的我,更是頓時不知如何是好,忙緩頰道:「啊學姐是臺灣人,跟我同所大學,還同個科系喔!」學姊繼續瞪著瑩兒,臭著臉。

我趕緊問:「對了學姊,妳搬來紐西蘭多少年了呀?」

學姊看向我時,翻臉像翻書一樣,瞬間堆著滿臉微笑,語氣更是親切到不行:「喔,我在這住......」

如此明顯的差別待遇,卻反而讓我尷尬至極。

瑩兒則是驚魂未定,後來相當擔憂地問我:「剛剛我是不是冒犯到那個學姊了......」還一直想著,要不要上前道歉。

不讓身分政治標籤,來框限朋友圈

過去,很多人將「臺獨」汙名化,認為臺獨的支持者都是一群激進分子,反一切的中國元素。

但到了我這個世代,許多從小生長在這片土地的,所謂的「天然獨」青年們,都以臺灣為國家認同——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就「討厭」、「仇恨」中國。事實上,我就認為臺灣是個獨立的國家,但也同時認為,中國有很多值得學習和欣賞的地方!

此外,即使我認為自己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也可以擁有許多中國朋友——如同前面所提,若在政治觀點上看法不同,我們也會尊重對方。

一個國家的「人」,和其「政府」、「政治體制」、「外交策略」,經常是兩回事——人有多元面貌,太過僵化的意識形態,卻常常被迫讓人否定這種多樣性、多元性和彼此交流的可能性——我們實在沒有必要讓身分政治框限自己,因而失去一份珍貴友誼。

我是臺灣人,但從不排斥交中國朋友,因為來自任何國家的朋友,我都很歡迎!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