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來交換後,深覺自己在臺灣的大學荒廢了三年?——談臺、紐大學教育之比較

為什麼我來交換後,深覺自己在臺灣的大學荒廢了三年?——談臺、紐大學教育之比較

作者前言:很多人可能會認為,臺灣人就是愛盲目覺得「國外的月亮比較圓」,但我絕非如此。在紐西蘭交換,真正經由比較後,我發現,臺灣的大學教育真的有相當大的改善空間。我甚至問自己,過去在臺灣的大學念了三年,自己到底在「荒廢」什麼?

當然,不論再好的教學方式,「荒廢」與否很大程度,還是要看個人的努力與否,但以下希望能以個人經驗,對比兩地不同的大學教育制度設計,提供讀者朋友一些不同的思考方向:

不知道是否有人和我一樣,曾懷疑自己大學讀了四年,究竟學到些什麼?專業知識增長了嗎?還是更清楚明白自己的人生目標?

其實打從大學第一年,我便明白自己在課堂上所學不多,但仍擠出課餘時間自修,並試圖說服自己,再沉澱個幾年,或許會改變想法。直到畢業前,對於臺灣的大學教育徹底感到失望,於是決定到海外探索,便申請了到紐西蘭的交換學習計畫(這是大學資源中我最滿意的地方)。

來到紐西蘭,我卻豁然開朗什麼是「大學教育」,並且真正體會到「大學殿堂」的意義。

回首在臺的大學三年,我到底在荒廢什麼?

懷卡托大學入學時所發的歡迎禮包(Welcome Bag)。圖/Annie Liou 提供

臺紐課時差異

許多人對於交換生的印象就是:假交換學習之名,行海外度假之實──是的,我有許多到海外交換的朋友,確實玩樂多於修課,但我並非如此。

紐西蘭的大學修課限制為最少兩門、至多四門,換算成臺灣學分約 4 至 16 學分,而我跟當地的一般學位生差不多,修了三門課,換算成臺灣學分制共約 12 學分──這裡的課時雖不多,但每門課都很紮實,課後要花的時間反而更多。

一門課的課時也不長,最多連續上兩小時,三學分的課則分成二至三天來上,每天一小時,至於「討論課」(Tutorial Class,類似臺灣的 TA 課)則安排於不同星期或時段。如此一來,就不會有種一天要消化吸收太多的壓迫感。

課時短,讓學生於課後能有更多時間自主學習,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安排──說真的,在臺灣一學期修 20 學分的課,一天上課五至八小時,聽到下午腦袋都昏了,根本學不到什麼,課後當然很難提起勁預、複習。

藝術學院,同時也是藝文中心。圖/Annie Liou 提供

臺紐教學風格比較

我的交換學校懷卡托大學(University of Waikato,以下簡稱「懷大」)資訊科技相當發達,校園內每個角落都連的到無線網路,課程中也很常使用 Moodle 線上學習平台。

當然啦,在臺灣也使用線上學習平台,只不過介面複雜,平台分歧、未做整合,加上教授本身不常用、也不太會用,因此平台的使用率極低。但在懷大,所有課程統一使用「Moodle」,教授本身也相當熟習平台的操作模式,課程的相關資訊包含課程大綱、簡報、作業、報告、成績等,均公布於平台上。

而就教學層面而言,懷大的教授在解釋新的概念和理論時,會花相當多的時間舉例,例子簡單易懂,也很貼近生活。相反地,臺灣教授多半急著想把理論內容和重要性歸納與分析,且不生活化,讓人覺得枯燥乏味,往往不知道如何實際應用。

好的教學真的不需要太過花俏──紐西蘭教授的簡報都超簡陋的(真的是活生生的「簡」報啊),臺灣教授的簡報能力和美感絕對遠超過他們,但其實「內容」才是重點。懷大教授總是在跟學生對話,不一定是提問,而是說話的方式像是在「講給你聽」,而不是「念給你聽」,他們很重視上課過程中學生的反應與感受;相反地,在臺灣讀書時,教授給我的感覺是:「我講我的,把課時和進度上滿就好,聽不懂下課再自己來問我。」

臺紐討論課比較

另外,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紐西蘭的「討論課」(Tutorial Class)。

「討論課」的目標,是透過個別化教學,讓每位學生都能趕上進度。不強制出席,就算學生人數僅六人,教授也會開課。其實很類似於臺灣的「 TA 課」(Teaching Assistant Class),不同的是,這裡有不少教授會選擇親自授課,臺灣的 TA 課則全部交由助教授課。

我在臺灣上的 TA 課,助教會安排許多討論活動,丟個討論主題下去,讓小組討論半小時,最後再總結,一堂課就差不多結束了。但事實上小組根本沒在討論,同學們聊天、滑手機、趕報告,助教也沒在管。在紐西蘭的討論課堂上,也常有小組活動──其實全世界的學生都一樣,會懶得跟不熟的同學打交道或自己忙自己的──但我看到的是教授會立馬走過來,坐在學生旁邊進行引導,直到小組討論熱絡起來為止。

每個學院裡都會有設計明亮的諮詢櫃檯。圖/Annie Liou 提供

臺紐作業比較

最後,我認為紐西蘭的教授們真的都很認真,時常分發作業,無論是紙本學習單,或線上學習平台的討論,還是小論文。

儘管習題要求不高、題目不難,但緊扣課程內容──目的就是幫助學習,引導學生思考。相反地,臺灣的教授時常出一些自己都不想看的報告讓學生完成,最後不是隨便打個分數交差,便是丟給助教批改。

我想,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的,臺灣的教授若沒認真看,學生當然不會認真寫!沒錯,有同學混了三年半,什麼十頁報告、萬字心得,都是複製貼上或舊文新用,寫完後也不知道自己學到了什麼,更不懂教授出這作業用意何在。但一樣得到高分、也沒有任何評語或指示──反過來說,即使比照「小論文」格式,認真完成一份萬字的研究,在這種評分體制下,很多時候分數其實也跟隨便寫寫的差不了多少!

另外,我在懷大所寫的作業、所交的報告,在教授批閱完畢後,分數及回饋都會即時公布在教學平臺上,讓學生在學期間就能知道自己的學習成效,若表現不佳,還有機會即時調整自己的學習模式。

相反地,在臺灣,學期結束後才莫名其妙得到一個分數,完全不知道自己交的報告和考試表現如何,更不知道評分標準何在。如此一來,作業、報告及考試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無法從中反應學習成效,更不知道自己的改善空間。

社科院的作業箱(Assignment Boxes),繳交作業時按課程名稱投遞。圖/Annie Liou 提供

以日文課為例

再強調一次,很多人可能認為,臺灣人就是盲目覺得「國外的月亮比較圓」,但我絕非如此,而是真正經由比較後,認為臺灣的大學教育真的有相當大的改善空間。

以我在政大修日文和在懷大修日文的課程差異為例:

在政大,日文課一上就是三小時,我簡直要瘋了!如今回想起來,覺得當時的學習成效真的很差。因為語言的學習靠的是環境跟經驗(聽說讀寫),瞬間在一天內連三小時塞進單字、文法、句型等,看似我一下子就學了幾十種句型,可其實全部都是一知半解。效果非常差,一是因為一天內無法吸收太多,二則為一週後才又上日文,上週所學忘的差不多了。

在懷大,日文課老師是正港日本人,每週三堂課和一門討論課,每次一小時。不同於臺灣老師的開快車,紐西蘭的日文課每堂教的東西不多,一學期下來預計也只能上四個單元,但課程非常紮實,我很清楚自己每堂課在學什麼!

另外,討論課的設計也相當有趣,老師會邀請在「語言中心」學英文的日本人來到課堂上,當我們的學習夥伴(Pair),透過活動或習題,讓我們跟日本學生對話。我超愛這樣的設計!如此一來,不但能訓練聽力、會話,更能促進文化交流,引發更強烈的學習動機。

總的來說,我認為紐西蘭的大學教學策略和學習制度,更有助於學生學習,速度不快但相當紮實。

(註:沒有要批評政大日文課的意思,而是想表達紐西蘭的教學更適合我。)

交換生對臺大學的教育印象

不僅是我對臺灣的大學教育失望,許多來臺交換的外籍朋友也曾與我分享,他們對臺灣的大學教學之印象:

來臺交換一學期的瑞士朋友 Christ 和 Philip 曾跟我說,臺灣的教授一整學期講來講去都一樣,一個月後他們開始翹課去旅行,期末還輕輕鬆鬆拿九十幾分。紐西蘭交換學生 Brittany 則說,臺灣的大學課業好輕鬆,不需要課前預習或課後複習,但課堂上其實也學不到什麼。

真心期望未來臺灣的大學教育能改善,讓來臺的交換學生不只對臺灣人民的友善(friendliness)、美景和文化永生難忘,更能對這裏的教學資源留下好印象。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nie Liou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