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魚市場裡,那些身穿白色「索布」(Thawb)的魚販,與「用輕功走箱子」的人──我的沙烏地海洋漁業觀察(二)

阿拉伯魚市場裡,那些身穿白色「索布」(Thawb)的魚販,與「用輕功走箱子」的人──我的沙烏地海洋漁業觀察(二)

魚市場的工作人員輕鬆在塑膠箱上面行走表演「輕功」。

前情提要:為什麼我要從一年下雨 300 天的基隆港,來到年降雨不到 30 天的沙漠?──我的沙烏地海洋漁業觀察(一)

在阿拉伯灣被探勘出海底蘊藏大量石油及天然氣之後,各臨海國紛紛建造了數以千計的鑽油平台;其中,以沙烏地阿拉伯的規模最為龐大。

過去為了鑽探順利,相關單位做了許多地形、地質、水文的研究,近幾年更開始有生物相的調查,並分析石油產業對海洋環境的影響。

從比較早期的紅樹林、珊瑚、經濟性魚種開始,研究類別漸次增加,這兩、三年來,調查更加廣泛,小到浮游生物,大到海龜、鯨豚等,當然「鯊魚」也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類群。我此行特地從太平洋飛來印度洋,就是為了尋找鯊魚的蹤跡。

魚市場裡的兩種人:穿著「索布」的阿拉伯人,與非阿拉伯人

找鯊魚可以下海去找活的,趁機記錄、追蹤牠,但往往死的鯊魚身上透露出更多的資訊,所以在這邊工作出差,有大部分時間,是前往漁港及魚市場作調查。

在漁港,可以直接訪問船長在海上作業多久?主要用什麼漁具?在哪個海域作業?但不可能每艘船都兼顧到,所以如果想要知道從這個漁港進出的漁船,究竟捕獲了哪些魚,去產地魚市場,會是更好的選擇。

這一次,我們來到了朱拜爾(Jubail)魚市場。從朱拜爾漁港上岸的魚貨,會全部送到這裡來趕一大早的拍賣。

這邊很多魚是不分類的,這堆魚裡面就可以看到鮪魚、雙髻鯊和其他鯊魚。

不論人在國內還是國外,我都很喜歡逛當地的市場,而身為海洋人,有機會更是要去魚市場走走。記得第一次來到朱拜爾魚市場是很興奮的,除了不曉得會出現什麼有趣的魚種外,我更想看看,喜歡穿著白色長袍「索布」(Thawb)的阿拉伯人,在魚市場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魚市場雖不一定髒亂,但潮濕卻是無可避免,因此穿著適合魚市場的「工作服」會比較方便。還在台灣時,記得有一次帶兩位日本學者前往南方澳漁港調查,兩個拘謹的日本人竟然都穿了全套的西裝,站在滿地血腥的鯊魚堆裡採樣,著實讓我大吃一驚,也讓魚市場的工作人員們好奇不已,爭相跟他們合照。

想不到來到朱拜爾魚市場,再次讓我睜大雙眼──在現場很快就可以分辨出兩種人:沙烏地人和非沙烏地人。非沙烏地人,不管是搬魚貨的漁工、載運冰塊的工人,或者買魚的魚販,大部分是長筒膠鞋、長褲配上衣的打扮,一看到就可以和魚市場的工作聯想起來;而沙烏地人,照樣長袍索布(而且大部分是白色)穿梭在魚市場,雖然也穿著膠鞋,不過很聰明地把下擺捲起來紮在腰際,畫面相當有趣。

將索布下襬捲起的沙烏地拍賣員。

一樣是鯊魚,「待遇」大不同

除了人分兩種外,魚也分成兩類:裝在冰箱跟裝在塑膠箱的。除了有些太大的魚,譬如我想看的大型鯊魚,因為放不進箱子裡而堆在地上外,高價的魚大部分會放在保冷效果好的釣魚冰箱裡,除了有上蓋外,裡面亦鋪滿碎冰;中低價位的魚就放在無蓋的塑膠箱裡;幾乎沒價值的小型鯊魚,當然也是整堆放在塑膠箱裡,而且大多時候不會放冰塊保鮮。

高價魚會裝在釣魚冰箱裡,保鮮效果好,中低價位的則裝在塑膠箱裡,至於沒啥價值、體型又太大的鯊魚,只能另外堆。

這邊的鯊魚是不分類的,所以常常得在那些塑膠箱裡面尋寶,看看是否會找到特殊稀有的種類。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鯊魚拿出來辨種、量測、拍照然後採樣。

漁獲多的時候,地上滿滿的箱子,只留下幾條窄窄的通道。我們一邊尋找有裝鯊魚的箱子,一邊看現場工作人員表演輕功──他們可以自在地在塑膠箱邊緣行走,輕鬆穿過一堆一堆的魚貨,胖子還是認份點,繞路而行,避免摔個四腳朝天,或者把人家箱子採破了還要賠錢。

接著來到拍賣時間,雙眼又睜大一次,用力地看了一圈,還是找不到磅秤在哪。原來,這邊拍賣不看重量,都是用「準」的──除了大魚可以一尾一尾拍賣外,大部分都是一箱一箱拍賣,而且會把魚全部倒出來,一方面看整體的品質,一方面看大小跟數量。捕蝦季節來臨時,蝦子無法倒出來,漁民會事先把不同體型的蝦子分箱裝盛,一箱裝滿就差不多 30 公斤,魚販也就一箱箱喊價。

這邊的魚貨拍賣也跟台灣同樣有趣,拍賣員用快速到聽不懂的數字調整價格,精明的魚販也能同步跟上。有時不同排的魚貨同時要拍賣,呼喊叫賣聲此起彼落,夾雜著後面漁工持續從卡車搬箱卸魚的吆喝,7,000 公里外的沙烏地魚市場,一樣熱鬧吵雜,生猛有力。

穿著沙烏地傳統服裝拎著兩條魚的少年魚販。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鯨鯊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