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要從一年下雨 300 天的基隆港,來到年降雨不到 30 天的沙漠?──我的沙烏地海洋漁業觀察(一)

為什麼我要從一年下雨 300 天的基隆港,來到年降雨不到 30 天的沙漠?──我的沙烏地海洋漁業觀察(一)

漁工一邊在裝補漁船,更多是穿著救生衣聚在海巡小屋等待出海許可的漁民。

一如往常的星期四,鬧鐘在 3:45 響起,沒多久,各清真寺準備晨拜(Fajr)的歌聲也跟著響起,雖然時序還歸在春天,但是清晨四點多出門已經不用再穿長袖衣物了。

我喜歡在星期四出差,因為如果趕得及在中午前回來,並結束後續的工作,這樣就會感覺多了半天的週末假期,沒錯,沙烏地週末是休星期五、六的。

阿拉伯灣在哪裡?沙漠附近有海嗎?

今天要去東部省(Eastern Province)最大的漁港—朱拜爾(Jubail)調查採樣。

很多朋友不解:為什麼我要從一年下雨 300 天的雨港基隆,跑到一年下不到 30 天雨的沙漠,那邊有海嗎?有魚嗎?有鯊魚嗎?

翻開估狗地圖,就會發現,把西邊的紅海跟東邊的阿拉伯灣加起來,沙烏地阿拉伯可是中東地區擁有最大領海面積的國家。

阿拉伯灣在哪?在來沙烏地之前,我只知道波斯灣,來了之後才知道在這邊,阿拉伯灣才是政治正確的說法。指的是一樣的海域,不是只有戰爭跟石油而已,還有很多很多的魚,很多很多的鯊魚。

跟沙烏地以及印度籍的同事,從學校開了近百公里,才會到達朱拜爾漁港,以前也會去一些較小的漁港調查,譬如卡提夫(Qatif),但是在去年該地區嚴重騷亂之後,就再不敢也不想去了。

沙烏地阿拉伯東岸漁港的日出。圖/鯨鯊 提供


國際情勢特殊,海洋限制多

隔著阿拉伯灣,沙烏地的對面有一直不對盤的伊朗,東南部和去年剛斷交的卡達相鄰,而國內靠海的卡提夫是什葉派大本營,始終騷亂不斷;也因此,這邊對「海洋」的限制較多:我們進入港區要申請許可,要出海有另外的許可,在海上過夜以及去海島登島,都有不同的許可。

海巡官員的權力很大,有演習或特殊事件不准出海,天氣不好海上風浪太大也不准出海,船舶只能單一港口進出。在那種天氣從壞轉好的日子,就會看到很多漁民穿著救生衣,圍著申請出海許可的小屋,等海巡官員同意放行。

漁船靠岸後,要海巡官員同意才能開始卸魚以及裝補,我們也要海巡同意才能開始訪談、照相、採樣。

然而一旦海巡官員同意我們的調查工作後,大部分都很幫忙,常會要求漁船得讓我們調查完畢才能卸載漁獲,為避免耽誤漁民的生計,我們也會盡量加快調查的速度。

這邊的漁船嚴格來說只有兩類,有編號但是沒有細分噸級。一類是稱做 " Dhow " 的大型漁船,多為木頭及玻璃纖維材質,少數鐵殼船,說大型也差不多是台灣 CT2(10-20 噸)等級的大小而已;另一類是"Tarad",是僅裝備 1-2 具舷外機的小艇。

在大型漁船 ” Dhow ” 間駛進港的小型漁船 ” Tarad ”。圖/鯨鯊 提供


船東都是沙烏地人,可能同時擁有好幾艘船,但是船長以及船員有 90% 以上是講南印塔米爾(Tamil)跟馬來亞蘭姆(Malayalam)語的印度人,還有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以及少部分的埃及人。所以如果要訪談沙烏地的漁業捕撈情形,嫻熟這幾種印度語言的同事就非常重要了。

漁具、漁法規模小,阿拉伯圓餅當魚餌

雖然漁業是沙烏地重要的產業之一,不過漁具、漁法的規模還是相對小得多。天氣許可的情況下,大船出海最多也是一個星期左右而已,沒有冷凍設備,有些甚至沒有絞網或捲纜的機器。通訊、照明器材也有限,所以很少在夜間航行跟作業,小船更是只能在沿近海作業並當天來回。

每年 8 月開始是拖網(Kofa)季節,主要是蝦拖網,網口不大,網板也是木製的。到了一月底拖網季節結束,許多漁船紛紛改裝漁具成刺網(Mansab)、延繩釣(Sha’ka)、曳繩釣(Lefah)還有陷阱籠具(Gargoor)作業的型態,不若台灣的漁船只能專營一、兩種固定的漁法。

不只木製的網板,釣具類漁具的釣鉤也較小,釣繩細,延繩釣漁船有配置電浮標的也不多,刺網類的重錘部分是把石塊鑿洞後再綁縛,而最有趣的是放在籠具裡面的誘餌,竟然是阿拉伯圓餅(Khubooz)。難怪我去吃中東烤肉,底部常會墊兩塊圓餅,有時候上面再蓋兩塊,然後又會另外上一疊乾淨的圓餅,又不是《九品芝麻官》的「有為」,哪吃得完那麼多餅啊?我想可能剩下的會有專人來收去做魚餌吧!

漁工在整備刺網漁具,中間那一堆是用來做重錘的石塊。圖/鯨鯊 提供


卸貨後的檢查

一箱箱的漁獲從漁船卸下上岸後,海巡會逐一檢查,有蓋子的會打開來看之外,裝載上卡車之前,還會備有一只空箱子,每一箱的漁獲物輪番倒進那只空箱,為的是要檢查原本箱子底有沒有走私的違禁品。

同樣地,進港區裝載漁獲或者載運補給品、冰塊的卡車,也是得按規定來,核可的文件不能少,還得等到時間到,大門打開始得進入。朱拜爾現在是早上 5 點半到 6 點才開大門,如果剛好遇到晨拜的時間,則會稍微調整。

約莫六點多,卡車裝載漁獲完畢,我們也準備出發到下一站──朱拜爾產地拍賣魚市場。

滿載陷阱籠具的漁船,準備出海。圖/鯨鯊 提供

好幾大桶用來放進籠具裡當誘餌的阿拉伯圓餅。圖/鯨鯊 提供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鯨鯊 提供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