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幻尖塔之城」裡,人人都在學當「公主與王子」——準留學生們,請多點自信

在「夢幻尖塔之城」裡,人人都在學當「公主與王子」——準留學生們,請多點自信

在知道自己被有著「夢幻尖塔」(dreaming spires,註一)之稱的牛津大學博士班錄取的當下,「麻雀變鳳凰」的心境,自然是不言而喻。

但同時,心底也不由自主地浮起了一些自我懷疑的聲音:自己真的有這麼優秀嗎?到了牛津以後,自己就真的能夠跟世界上最頂尖的一群年輕學子為伍了嗎?社交在牛津的重要性可能不亞於學術表現,自己能夠融入他們嗎?⋯⋯諸如此類的聲音,在出發前不曾在腦海中消散過。

特別是社交活動。在出發前就聽說無論學生會、各學院或社團,都會舉辦各式社交活動,例如正式晚宴(formal dinner)、一日旅行⋯⋯等等。一年一度的舞會,更是會通宵達旦地從晚上七點到隔天早上六點,而且一票難求,更別提當地蓬勃的酒吧社交文化。可以說,只要「願意」參加,牛津校園的社交活動,可謂無所不在。

不禁擔心,身為所謂的「外國人」遇到這種環境,真的能夠如魚得水地面對嗎?下面分享筆者來到牛津後遇到的兩個例子,談談「外國人」新生在牛津的情形:

社交在牛津是一種必須,但「大家都是到了牛津以後才學會的」

第一個例子,是在學校主辦的迎新活動上遇見的一位芬蘭朋友。

當時對我而言,學校的迎新,內容到底是什麼其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興奮的,莫過於在這邊與未來的同學們見面、聊天,並且「確定」自己真的即將成為這所學校的一份子。

但在活動間的 coffee break ,我卻遇到了這樣的場景:

在排隊等咖啡的時候,我跟一位排在我後面,來自芬蘭,來牛津念哲學博士的芬蘭女生無意間視線交錯。

在彼此都經過一秒鐘的遲疑後,雙方幾乎不約而同地說出有點尷尬青澀的:"Nice to meet you......",接著雙方開始生硬的自我介紹,內容不外乎:你從哪裡來?來讀什麼?在哪個學院?你家鄉是個怎麼樣的地方?你覺得牛津怎麼樣?⋯⋯這類的話題。直到我們「終於」都拿到咖啡後,雙方就此分道揚鑣。

事後我回想起這兩分鐘的對話,只有一個感想:在牛津,「不得不社交」這個印象,絕對不只存在於我對牛津的想像——每個新生,都對牛津有著類似的「心理準備」(與壓力)。

英國學生,就能駕輕就熟地融入牛津?

如果說前面那個案例,還可以解釋為:「來自歐洲其他國家的學生,同樣不熟悉英國的生態」,那麼至少英國的學生,總該對這個環境駕輕就熟吧!?那麼,讓我分享一下第二個例子:

開學後,牛津大學聖十字學院(St Cross College)的慣例,是院長會與每一位新生有一段座談時間,關心新生在學校的適應狀況。

我的這場座談有三位新生參與,並進行了大約 30 分鐘。當院長問及三位同學在牛津適應的一切還順利嗎?其中一位畢業自英國歷史悠久的名校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申請上牛津商管碩士學位的學生,讓我印象深刻。

他洩洪般地向院長大吐苦水:包括牛津的課業壓力好大;社交活動密集的讓他喘不過氣,卻又捨不得放過這些認識新朋友的機會⋯⋯等等。

我在一旁聽了一來心有戚戚焉;二來也嘖嘖稱奇地覺得:原來這種感覺,不只是國際學生才有啊!

圖/Shutterstock


準留學生,請對自己有信心一點!

藉由分享上面兩個筆者個人的經驗,主要是想要以個過來人的身份,向台灣的準留學生們傳達一個觀念:「面對自己申請上歐美學校這件事,既不需妄自尊大;更不需要妄自菲薄。」

每個收到入學許可的新生,都是通過同樣的入學門檻。因此在面對所謂「外國人」時,實在不用感到特別緊張,甚至預設了自己「可能不如人」、「一定難以融入」的想像,畢竟若因這樣的心態造成畏縮的心理,只會造成適應當地環境時的反效果。

在面對台灣的同儕時,更不應因為自己突然有個「外國名校光環」之類的,而自認高人一等。

相信許多準留學生,也都會有類似的感觸:身邊許多朋友的能力並不一定比自己差,自己能夠得到留學的機會,往往只是主客觀條件上的「機運」比較好罷了!

最近正值四月下旬,應該是個學校陸續發出 offer 的時間,期許每位準留學生,都能充滿自信地脫離自己的舒適圈,迎向嶄新的留學生活。

註一:典出自19世紀英國詩人 Matthew Arnold 的詩作 Thyrsis,詩中的一句將牛津描述為 ' a sweet city with her dreaming spires ' 。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