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學每學年「放假」近半年,真的是「英國念書過太爽」嗎?——談「學習自主時間管理」的重要性

牛津大學每學年「放假」近半年,真的是「英國念書過太爽」嗎?——談「學習自主時間管理」的重要性

目前英國正值復活節(Easter)假期,筆者所就讀的牛津大學,也正處於今(2018)年 3 月 10 日到 4 月 22 日的「六週連假」中。在跟台灣朋友通電話時,被問到:「怎麼感覺你常常在放假啊?都不用上課嗎?」

向朋友解釋完英國的學期制度後,也讓筆者興起寫作本文的念頭。

先談談台灣學校的「學習時數」

台灣學生一年「必須要」花在教室裡的時間之長,早就可謂「獨步全球」:

例如台灣的大學,一個學期有 18 周,學生每學期選修 20 – 25 學分(也就是每週至少 20 – 25 小時的上課時數)乃是常態;選修 25 學分以上的「學霸」也大有人在。

國高中的一個學期,則是 20 周左右。此外國高中生在學期間,每天除了大多要由早上 7 點半開始,在教室裡一路坐到下午 5 點;下課後,許多學生還要繼續在補習班的教室裡,從 6 點坐到晚上 9 點,就算放了寒暑假,還可能會有長短不一的「輔導課」。

不得不說,如果「必須坐在教室裡」的「學習時數」,真的可以直接反映在學生的「學習成果」上,台灣早就應該諾貝爾獎得主滿街跑了。

在台灣唸書時,時常聽說歐美國家對於學習時數的概念,與台灣不盡相同——但直到來到英國以後,才真正比較深刻地體會到,台灣的「學習時數過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接下來,本文將由介紹英國大學的「三學期制度」開始,並以個人經驗分享在牛津大學,大家究竟如何看待「時間運用」這個問題:

英國的大學,一個學年度共分為三個學期(Terms)。以牛津的行事曆為例:每個學期共有八周,第一學期大約從十月初至十二月初;第二學期由隔年一月中至三月中,兩個學期結束後各有六周的假期。第三學期則約略從四月中至六月初結束,之後是三個半月的暑假——其他英國大學的行事曆,也多大同小異。

許多台灣的朋友聽到這個時程的第一個反應是:「放這麼多假,在英國念書也太爽了吧!」筆者對這樣的反應只能一笑置之,不置可否。

先說說學期間的八周是怎麼回事吧!簡單來說就是:把台灣分散在 18 周的事情,集中在 8 周內做完——也就是舉凡系所的專業課程、各類演講;學校共同課程(如英文學術寫作)及其他研究能力訓練課程;乃至社團活動與林林總總的社交活動,全部集中在這 8 周之內。

學期間,每位學生的電子信箱,平均每天都會收到 5 到 7 封的活動邀約、與課程相關的「任務列表」。對文科的碩博士生來說,要與指導教授約討論,也得安排在這 8 周內,才會比較容易找到見面的機會。

套句來到英國前,一位在牛津念碩士的朋友分享的經驗:「牛津的碩士雖然只要一年,但在這邊的三個學期,每一個學期都像一整個學年。」來之前還將信將疑;來之後才知此言不虛。

一年共 5 個多月的假期,「爽爽放假去」就好?

那麼既然在學期中,這麼辛苦地把事情都做完了,那放假的時間呢?總可以好好地玩了吧!

這樣說,大概只對了一半:放假期間,的確電子信箱會「清靜」許多,不會有太多的活動邀約或演講訊息,就連所上的老師也大部分不在辦公室——因為,老師們也需要時間做自己的研究。

在這一年三度的長假中,固然可以安排旅行,放鬆一下學期間緊繃的情緒,但若真的就此把課業丟到九霄雲外,恐怕絕對不是個明智的做法。

「放假」,其實也是給研究生自己做研究、或趕快補足進度的時間——依照筆者在研究所的個人經驗,學期間與指導教授最後一次 meeting ,老師的最後一句話往往是:「我期待下個學期我們再見面時,你已經完成論文某某章節的草稿了。」因此,若是真的一放假就從此「樂不思蜀」,想要準時畢業,就很可能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簡而言之:「學習」在這裡,指的從不只是「坐在教室裡的時間」,如何負責任地規畫自己的「假期」(更精確來說,是完全由你自主安排的時間),同樣是學習的一部分。

「學習」在這裡,指的從不只是「坐在教室裡的時間」,如何負責任地規畫自己的「假期」(更精確來說,是完全由你自主安排的時間),同樣是學習的一部分。(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hutterstock


「放假」、「上課」的二分法,其實阻絕了學生學習「時間管理」的機會

回到台灣的場景:台灣學生幾乎獨步全球的「高學習時數」制度,背後反映的,其實更是社會體制、校方和家長們普遍「擔心孩子不會運用時間」的心態。

例如,儘管假期已經相對英美學制為少,無數父母依然擔心孩子在放學後、假期間,不知如何運用時間,造就了補習班產業的蓬勃發展。甚至,許多家長還會向老師反映,為什麼自己的孩子都「這麼不會利用時間,只會在家裡打電動、只會和朋友出去鬼混......?」等。

這樣「強迫式」、「預設立場式」的認為「唯有在教室內才叫學習」的觀念,無形間,也讓台灣的學生普遍形成了一種「學習就是坐在教室裡/放假若沒有人逼,就是應該要盡情放空」的二分法時間觀。

但這樣,學生就能透過「被逼」,而學會「自主運用時間」了嗎?從筆者朋友的回應:「在英國假放這麼多,真爽!」的反應看來,在台灣這個體制中,對於「假期」的理解,恐怕仍是跟學業扯不上關係的。更值得關切的問題可能是:若整個學生時代,學生們只學會「被逼著管理時間」,卻沒有對為了達成自身目標所需要的,恆常的時間管理、自主學習概念,到了「沒有人逼」的時候,又怎麼不斷自我精進?

這樣的反應並不是個案,這類緣木求魚的場景,在台灣的教育現場其實屢見不鮮。例如「我們總是叫學生聽話,卻期待他們長大後懂得獨立思考」這句話,完全可以代換為「我們總是幫學生安排好所有時間,卻期待他們長大後懂得如何運用時間」。

此外,在之前家教的經驗中,筆者也曾經和學生的父母討論「時間規劃」的問題,建議讓孩子多一些「自主安排時間、訓練對時間管理負責」的空間。卻往往得到如:「人家的孩子比較聰明、國外的環境比較好;我們的小孩資質沒有這麼好,所以才要更努力......」這種表面自謙,實際上完全否定其他想法的回應。

誠然,經年累月形成的觀念,絕非一朝一夕可以轉變,但若不願放下這些思考習慣,台灣的體制只能永遠陷在目前的循環之中。

最後筆者想強調一點:本文的目的,不在以廉價的二分法區分「英國就是如何的好;台灣就是如何地有問題」——事實是,在台灣依然有許多優秀學子不被體制所限,取得傑出的學習成果;在英國相對彈性的制度中,無法自我管理而失去方向的例子也所在多有。

但如果有更多讀者(包括年輕學子朋友與家長)能夠透過閱讀本文,而得到一些關於「自我時間管理」的啟發,就是本文最大的目的與成就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