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 世界大學排名出爐,英國名校「不意外名次下滑」?淺談「脫歐」對英國高教的影響

QS 世界大學排名出爐,英國名校「不意外名次下滑」?淺談「脫歐」對英國高教的影響

2016 年 6 月 23 日,筆者正在前往補習雅思的路上,在車上滑開手機,映入眼簾的居然是脫歐公投通過的新聞!當時全世界都為之震驚,英鎊的匯率更是一夜之間從 1 比 50 雪崩式的暴跌到 1 比 40 左右。雖然過幾天後網路上馬上出現許多因英鎊匯率下跌,而更應該把握機會赴英留學的言論,但筆者心裡其實已經隱隱有感覺,對長遠而言,英國高教很可能面臨重大的困境。

最新一期的 QS 世界大學排名公佈,大部分英國的大學都面臨排名下滑的問題(至於所謂大學排名,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一所大學的價值,是另一個需要專文討論的問題,本文不擬贅述),劍橋大學更是跌至新低的世界排名第七,令許多論者對於英國高教的未來感到擔憂──這樣的結果令人意外嗎?從筆者來到牛津後的經驗看來,一切似乎已經有跡可循。

漲價的學費,影響優秀學生就讀意願

脫歐後對英國的高等教育而言,首當其衝當然就是「學生來源」跟「研究經費」的問題:

提到學生來源,就不能不從學費說起。目前歐盟學生的學費,比照英國本地學生收費,以牛津為例,一年的學費上限是 9,000 鎊(約新台幣 350,097 元),然而脫歐後,歐盟學生可能會比照國際學生收費,學費將會是翻倍的 18,000-20,000 鎊(約新台幣 700,195-777,995 元)──合理推測,這將無可避免的影響歐盟學生選擇英國大學的意願。

那麼這些歐盟學生造成的空缺,可能由原本不在歐盟地區的國際學生彌補嗎?可能也不盡然。雖然公投過後,英鎊貶值的確造成短暫的紅利年,讓國際學生的學費換算成本國貨幣時可以稍微低一點,但今年 10 月即將入學的新生,將無法再享受這些紅利。

也許是預期原本今年 3 月脫歐後,英鎊可能有進一步的貶值,牛津大學再次「大躍進」的提高國際學生的學費,從前幾年的 18,000-20,000 鎊,提高到 23,000-25,000 鎊(約新台幣 894,694-972,494 元)(註)。這種將國際學生當成提款機的態度,已經引起筆者身邊相當多朋友的不滿,甚至不願意推薦學弟妹申請英國的研究所。若連牛劍都已不再是頂尖人才的留學首選,那麼大學排名下滑,似乎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英國牛津大學。圖/Shutterstock

歐盟研究經費與交流計畫,恐將中斷

2017 年 9 月,筆者在牛津參加學校主辦的國際學生迎新時,副校長致詞時開門見山的表達了她的憂慮:「雖然目前尚未正式脫歐,但我們非常擔心脫歐以後要如何填補原先一年來自歐盟將近 7 千萬英鎊的研究經費缺口。」

學費是學生馬上就需要面對的問題,而對老師們而言,最在意的莫過於研究經費,以及許多長期與歐盟大學合作的研究案是否能夠繼續。

以筆者最為熟悉的音樂學研究為例,近年音樂學界相當重視的全球音樂史研究案(Balzan Research Project)雖由牛津大學主導,但與許多歐陸的大學如德國洪堡大學、維也納大學、蘇黎世大學都有相當密切的合作。未來英國的大學能否持續參與這類的大型跨國研究案?是否能夠得到充分的經費支持?在這個脫歐與否依然懸而未決的時刻,話當然不能說死;但在一次筆者與指導教授的面談時,看得出老師對這方面的未來,顯然無法抱持太樂觀的態度。

排名暫時下滑,就不是「頂尖大學」了嗎?

儘管如此,情況或許也沒有這麼悲觀。《衛報》一篇文章就特別提到,在英國大學排名普遍滑落的趨勢中,牛津大學逆勢上揚,由第 5 名升至第 4 名──可見並非所有所謂「頂尖大學」的排名都退步了。

在今年 5 月的某次研討會中,筆者也和另一位來自西班牙的與會學者討論到脫歐以後牛津與歐陸大學的連結,會不會難以維繫?那位老師回答:「脫歐以後,牛劍還是牛劍阿!許多優秀的教授和學生依然在這邊做研究,悠久的傳統也不可能一夕消失。在歐洲,牛劍依然還是頂尖大學啊!」誠然,許多大學排名系統都只參考固定幾項數據,短期內的確可能有所波動,但牛劍悠久的歷史和學術傳統,也不可能因此瞬間潰堤。

只不過在未來,這些傳統名校要注意的是:如果一所大學只能依靠著過去累積的榮光沾沾自喜,而無法持續尋求突破、引領潮流,恐怕也將逐漸失去「頂尖大學」的榮銜。

註:牛津大學各科系近幾年度的入學費率,都可以透過這個連結自助查詢。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