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對談】 Apple Watch、小米手環⋯⋯大數據時代的「精準醫療」,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

【牛津對談】 Apple Watch、小米手環⋯⋯大數據時代的「精準醫療」,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

長久以來,台灣有許多值得深耕的社會議題,然而許多討論往往僅由特定的事件觸發,並在短暫的熱潮後船過水無痕。因此,希望透過這個專欄,筆者能邀請同在牛津求學的其他青年台灣學者,針對特定的公眾議題進行討論。本文邀請到的主角共有 2 位,分別是牛津大學大腸癌研究所的博士候選人劉達均和動物學研究所博士生蔡明珊,主題是在大數據的時代裡,下一代的醫療與醫學研究可能有什麼願景。

「醫療大數據」的時代

達均認為在過去大約 20 年來,醫學研究有兩個巨大的轉變:第一個是基因定序的成本大幅降低,使得人類基因庫的數據可以快速累積;第二個是個人健康數據的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傾向。

好比在 20 年前,個人健康相關數據,主要透過健康檢查及看診等方式累積在醫療機構中,近年個人穿戴式裝置如 Apple Watch、小米手環等出現後,越來越多人可以在家中自行記錄自己每天的健康數據,諸如走了多少步、消耗了多少熱量等等。奠基在這兩個轉變上,健康大數據即將成為趨勢。

健康存摺與精準醫療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健康相關數據累積的速度只會越來越快,針對如何有效管理及利用健康數據,達均提出了「健康存摺」的概念:

就像銀行帳戶一樣,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健康存摺,裡面記錄了關於自己的一切健康數據,除了常見的健康檢查項目如身高、體重、血型、血壓、肝指數、尿蛋白、重大病史外,更可以包含個人基因組序列、平均每天的飲食、運動狀況;是否有抽菸、喝酒這類的生活習慣,甚至擴及每天的情緒狀態紀錄,建構一個完整且精確的個人健康數據庫。

這些資料讓醫護人員能夠透過這些數據,更有效率的投入醫療資源,達成「精準醫療」的目的,在患者可以享受高品質醫療的同時,也減少了醫療資源的不必要浪費,實現雙贏。健康護照的宗旨之一,就是讓個人能擁有並掌握私人的健康數據,而非散落於各醫療機構,甚至淪為大公司手中的營利工具(註)

達均認為在過去大約 20 年來,醫學研究有兩個巨大的轉變:第一個是基因定序的成本大幅降低,使得人類基因庫的數據可以快速累積;第二個是個人健康數據的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傾向。圖/Shutterstock

下一代的醫學研究模式

個人「健康存摺」同時也可能打破醫學研究資源浪費的現況。過去健康數據取得不易,除了因缺乏主動性及系統性蒐集造成缺失外,已存在的數據多由各醫療、研究或私人營利單位持有,不易取得且不便共享,因此醫學臨床研究所耗費的大量的資金多用於病患數據的蒐集,易造成重複蒐集及資源浪費的狀況。此外,罕見疾病因個案少,蒐集成本高,也造成相關研究不足的狀況。

若可以落實個人健康存摺的理念,讓健康數據掌控權回歸個人,除了能幫助個人更能掌握自己的健康狀況外,也能授權其他單位存取用於醫學研究,造就更有效率的健康數據共享模式,更可能因此打破罕病因數據蒐集成本過高而疏於研究的現況。

美好的願景能夠實現嗎?

在聽著這些美好願景的同時,其實筆者心中也同時跳出了許多的疑問:這些個人健康數據授權的過程,可能在什麼樣的平台進行?這個平台如何能夠保證資訊安全與個人隱私?如何能讓普羅大眾都了解個人健康存摺的重要性與使用方式,免於被有心人士操弄?相關的法規要如何制定?

誠然,這些都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提出解決方案的問題,但卻都會是落實健康存摺過程中必須處理的問題,也因此讓這個理念聽來相當的窒礙難行。但如同「奈米技術之父」費曼所言:「為什麼不能把一整套《大英百科全書》刻在一根針頭上呢?」到現在被當成奈米研究的開端一樣,「個人健康存摺」的概念,為何不能是下一個劃時代醫學突破的起始點呢?

註:近年「劍橋分析」即是大數據被公司利用進而對大眾利益產生顯著影響的案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