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眾讀物談脫歐:「不列顛是一個孤傲的島嶼,我們不需要任何協助⋯⋯」

英國大眾讀物談脫歐:「不列顛是一個孤傲的島嶼,我們不需要任何協助⋯⋯」

「舊日的惡魔再度崛起」,這是不到一個月前,法國馬克宏總統在一次世界大戰終戰百年紀念日上演說中的內容,當時英國首相梅伊同樣是座上賓。

但演說中的理想終歸只是理想,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英國脫歐的協議出爐,雖然在英國朝野引起各種撻伐,並企圖在 12 月 11 日的國會投票中否決這份協議;英國社會也正在醞釀首相的不信任投票,但歐盟方面已經認可這份協議的內容。

至於協議被國會否決以後會有怎樣的發展,至今更是眾說紛紜,有可能直接走向無協議脫歐,但也有樂觀論者認為若投票沒過,說不定可能取消脫歐。另外,關於二次脫歐公投的聲浪更是沒有少過。但讓筆者感到驚訝的並不是這些爭論,而是在書店中陳列的一本書籍《The Story of Brexit》。

英國人筆下的「脫歐故事」

在 Blackwell’s 書店(註一)看到這本書,可以說是偶然,也可以說是必然。本書被店家很有意識地陳列在進門的顯眼處,並且有搭配同系列(一系列關於英國政治的大眾書籍)買二送一的促銷活動,讓人很容易相當順手就拿起來翻閱。

雖然這一系列書籍設定的讀者是給成人(Ladybird Books for Grown-Ups),但在風格上篇幅短小,不過 50 頁;用字淺顯,且字體印刷得很大,並搭配許多插圖。這樣的設計同樣相當適合兒童閱讀。

圖/截自 Amazon

「究竟在脫歐紛紛擾擾的爭論中,英國的作者會如何向社會大眾介紹脫歐呢?」帶著這樣的疑問,筆者快速地翻閱這本小書。在略讀內容之後,讓筆者對接下來 30 甚至 50 年的英歐關係無法抱持太過樂觀的期待。書的開頭是這樣:

「不列顛是一個驕傲的島嶼,數世紀來,我們不需要任何協助,現在我們再一次孤傲得挺立。其他的國家例如克羅埃西亞、西班牙,由於他們軟弱,所以必須是歐洲的一部分。但我們國家是特別的⋯⋯。」

書中的內容則大體是描述由於歐盟對於英國的干涉,促使英國脫歐,並大力鼓吹脫歐對英國的好處,並塑造歐盟對英國相當不友善的形象。這類的詞句在書中比比皆是,不勝枚舉。書的結尾,作者再次引二戰的勝利為例,為脫歐的正當性背書:

「當納粹的戰機飛越多佛的峭壁,不列顛在僅有東歐國家、加拿大、非洲、美國及加勒比海國家有限飛行員的幫助下英勇的反抗。當我們破解了納粹的密碼時(註二),除了英國人的創造力以及為我們偷得密碼機的波蘭間諜外,我們不需要任何協助。我們曾經孤傲的挺立過,我們一定也能再次做到,不是嗎?」

簡而言之,凡在書中提到歐洲時,大致的態度都是充滿敵意的;而提到其他有如美國、東歐、加勒比海國家等地區,則是英國需要拉攏的夥伴,只是這些國家依然在「大英帝國」的輝煌歷史面前臣服。在先前的文章〈「大英帝國」的美夢,為何始終還沒醒〉中,筆者也曾提到二戰的勝利使英國對於自身帝國主義的歷史缺乏反思,這種心態進而成為脫歐公投時基本的態度。這本小書再次體現了這個說法。

「舊日的惡魔再度崛起」

偌大的 Blackwell’s 書店中自然不乏許多嚴肅的書籍,詳盡地分析脫歐對英國的危害,乃至於對當代世界體系造成的衝擊,但這些書卻只能陳列在地下室的書架,無法爭得一個店門口旁最顯眼的位置,也沒有促銷活動鼓勵讀者購買。

「舊日的惡魔再度崛起」,一句振聾發聵的呼籲,在這個全球右翼思想崛起的浪潮中,微不足道的令人不勝唏噓。

註一:Blackwell’s 書店於 1879 年創立於牛津,以販售各類學術書籍以及供應圖書館藏書聞名,同時也是英國最早可以線上購物的書店(網路書店業務始於 1995 年),在英國的書店業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註二:關於二戰時期英軍破解德軍密碼的故事,可見電影《模仿遊戲》以及《艾倫‧圖靈》傳記。

執行監宜: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