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開學日到了,台灣的老師和學生都得「含淚演出」?──台英開學雜談:教育跟學習是誰的責任?

為什麼開學日到了,台灣的老師和學生都得「含淚演出」?──台英開學雜談:教育跟學習是誰的責任?

時節進入九月,台灣已經進入開學季。筆者所在的英國,亦到了長達三個半月暑假的尾聲。

不過在筆者的臉書上,來自台灣的朋友們可說是一片哀鴻遍野──無論是還在讀書的朋友、或是已經在擔任教職的朋友皆然。顯然出於種種原因,在台灣不管是讀書也好、教書也好,似乎都是件苦差事。

反觀筆者在英國這邊,感受到的卻是:無論教員或是學生,對即將到來的新學年充滿期待與能量。雖然還在暑假,但大家在旅行之餘,不忘積極地規劃接下來一年的工作計畫。

這種反差,讓筆者興起撰寫這篇雜談的念頭:

從台灣版《暑期最佳喜劇片──開學》說起

這張照片可說濃縮了台灣人對教育的想像:教育跟學習,只是學校與學校老師的事。圖/網路照片

近日筆者在臉書上看到一張照片,標題是「暑期最佳喜劇片──開學」,照片上方的副標是「 200 萬學生含淚演出,無數媽媽破涕為笑」。這張照片可說濃縮了台灣人對教育的想像:教育跟學習,只是學校與學校老師的事。

台灣學生花在「教室」內「學習」的時間獨步全球,這狀況筆者已經在之前的文章中略有提及。筆者聽過許多家長對這種狀況常見的論述是:「反正小孩待在家裡也只是在打電動,不如送去學校 / 補習班上課。」這種表面上重視教育的說法,其實體現的完全是家長對小孩教育與成長的漠不關心。

為什麼接受教育的方法,一定只能是讓「老師」來教導?教室以外的家庭教育難道不重要嗎?為什麼家長卻認為只要把小孩送去學校,就算是盡到讓他們「受教育」的責任了?筆者朋友中一位站在教育第一線的國中老師也認為:「這種思維模式,只是把學校當有品質保證(學位證書)的安親班而已。」

而這種「教育只限於學校、只是老師的責任」的心態,更容易使得開學這件事無論對學生或老師而言,都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因為對學生而言,「不用去學校或補習班」、「不用見到老師」的日子,就等於「完全無需學習」的放假日。無論學生自己或家長,也都沒有「教育和約束」的責任。反觀開學以後一連串的考試、作業、報告隨即接踵而至。在這種情況下,「開學」也自然就變成一齣「放縱之後」,不得不「含淚演出」的劇碼。

而對第一線的老師而言,由於家長對於「教育」的期望與重擔,完全寄託於老師身上,這同樣是個不可承受之重。且不只在教學層面,許多國中小的老師,甚至需要為學生的品格教育、飲食均衡、交友狀況、人身安全⋯⋯等無數事項負責(老師是否應該兼任「導護」工作的討論即為其中一例)。只有短暫的假期,成為老師們可以稍獲喘息的空間,因此「開學」對許多第一線的老師而言,也同樣是壓力沈重、苦不堪言。

再者,為什麼孩子放假在家時,只剩下「玩樂」或「補習」的選項?從小沒有讓孩子擁有培養不同興趣的機會,父母對「教育」的心態與實踐,難道不應負責嗎?

凡此種種在台灣社會缺乏思考的問題,造就了無數在孩子的家庭教育中缺席的父母,到了開學日才終於「破涕為笑」──為了成就家長逃避責任的「喜劇」,學生配合「含淚演出」的悲劇,便成了這「開學日戲碼」中同樣不可或缺的要角。

英國版《暑期最佳喜劇片─開學》

英國的開學季,同樣是一齣喜劇,不過相對之下顯然比較沒有人需要「含淚演出」──雖然筆者對英國家長的思維了解不多,但至少英國大學的老師與學生,都不需要在《開學》這部戲中扮演悲情角色。

學生在假期中的自主性,是其中一項原因:

以高等教育來說,由於英國對於「文憑」的概念與台灣不同,不是所有學生都「必須升大學」;因此反過來說,選擇進入高等教育的學生,有較高的比例是真正對於「學習」或「學術領域」具有熱忱的,也因此在假期中,學生自主學習的意願自然會比較強烈。

英國學制的假期漫長,這不是意味著「玩樂」,而是讓學生自主安排時間──「開學」對這些學生而言,是提供一個讓學生把自己的成果,與更有經驗的研究者相互分享的機會,從而建立起師生間彼此期待開學的互動模式。

例如在長達 3 個半月的暑假中,筆者只與指導教授通過幾封簡短的電子郵件。但這段時間,除了自己論文的進度之外,筆者與朋友共同籌組的人文學科跨領域研究團隊「殖民港埠與全球史(Colonial Ports and Global History)」,也緊鑼密鼓地進行著,並且已經完成從今年 11 月到明年 5 月間一系列活動的初步規劃。

況且,和指導教授的通信雖短,但多數師生在信末都會互相附註「非常期待下次見面時的成果分享與意見交換」。換言之,雖然新學年還沒正式開始,但是許多人對於接下來一年的工作內容,在暑假時已經有了大概的框架,並已在長假中儲備了滿滿的能量迎向新的一年。

另外,在英國初等及中等教育方面,相對台灣的狀況而言,雖然筆者不敢肯定,但推測老師應該不需要負擔如同台灣老師如此沉重的責任。(例如即使在寄宿學校,學生的生活也是由專人而非老師打理與負責)

教學上也是如此:老師負責教學,但並不保證學生的學習成果(學生需要自己對自己的成績負責);日常生活中,社會輿論也多不會要求老師為了學生的品格、表現、安全等承受連帶責任。換言之,老師只需要專注在與學生知識層面的交流而非其他雜務,因此老師也期待開學後能夠從與學生的討論之間,發現新的火花。

台灣教育中的「雞與蛋」情境

誠然,筆者的上述經驗,建立在假設「學生都擁有高度自主性」以及「教育體制應充滿彈性」的前提下。

而顯然在目前台灣的教育體制下,「自主性」卻是大部分台灣學生缺乏的能力;同樣的,台灣的教育體制與校園氛圍,也缺乏讓學生擁有太多自主空間的彈性。但究竟是沒有自主性的學生衍生出缺乏彈性的制度;還是僵化的制度與氛圍壓抑了學生自主性的發展?

無論兩者何為因、何為果,或者兩者互為因果,台灣的現況已然成形;同時,如果要改善目前「開學,等於師生含淚演出戲碼」的困境,英國經驗也不必然是所謂的「正解」,但其面對「教育責任」與「學習責任」的態度,或可供作我們參考。

若此篇點出筆者所見現況的短文,可以激起後續更多的討論,突破現況的能量才能真正開始累積。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