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越南人的告白:當中國頻頻在柬埔寨、寮國砸錢,營造富有、時尚的形象時,我國做了什麼?

一個越南人的告白:當中國頻頻在柬埔寨、寮國砸錢,營造富有、時尚的形象時,我國做了什麼?

第 33 屆東協峰會( East Asia Summit, EAS )於 11 月 13 日在新加坡舉行,各國領袖無意外地將問題聚焦在南海爭議上面;而我的國家越南,也是南海主權的堅定聲索國(Claimant Country)之一。

越南的「柬埔寨困境」

不同於與越南素有淵源並且維持良好交情至今的寮國,過去同樣被越南視為同一陣線的柬埔寨,最近的進展似乎沒有這麼順利。柬埔寨在南海爭議中往往和越南唱反調,在首都金邊可以見到一棟棟中國工程公司和金融公司建蓋的新市鎮、深受青年喜愛的啤酒館、咖啡廳以及高級夜市出現,柬埔寨大學生晚上喜愛在高級夜店中消費或逛百貨公司;而這些都是由中國的公司投資的,這讓越南十分擔憂。

我在大學時認識一位來自柬埔寨的留學生,這個女生是拿「越柬友誼獎學金」來念書的。她說,在柬埔寨,越南不僅僅是一個「外國」,還是一個「社會問題」──歷史上越南曾多次侵略柬埔寨。柬埔寨原本是一個大帝國,被越南吞併了今天湄公河三角洲的領土,阮朝時期更直接把整個柬埔寨納為越南領土;二戰結束之前,越南帝國又對柬浦寨開戰,1978 年越柬戰爭越南入侵柬埔寨。

即便柬埔寨現任首相洪森是依靠當年越南的扶植才能出頭,年輕一輩的柬埔寨人所受的教育是這樣的:越南是一位侵略者,而中國是一位建設柬埔寨、幫助柬埔寨發展的恩人。

那位柬埔寨留學生告訴我:「要不是因為我來越南讀書,發現越南對我們蠻友善的,我以前也不喜歡越南。」我問:「那難道你們不會覺得越南在紅色高棉的暴政中拯救了你們嗎?」

她回答:「我們年輕的柬埔寨人幾乎都是 90 年代以後出生的,許多當年受害的人根本不願意跟自己的子女說出自己的創傷,而且洪森自己就是靠越南才有今天,所以他更不會去宣傳越南當初如何幫助柬埔寨,很多事情我也是來到越南念書才知道真正的歷史。」

她繼續說:「反觀中國,很少跟柬埔寨說什麼軍隊的友好或政黨的友好,他們就是幫我們發展消費場所和一棟棟新式住宅,而且也給了柬埔寨很多錢。在柬埔寨,中國已經變成了富有、流行時尚、消費的代名詞,比越南一天到晚在柬埔寨各省蓋了一堆老氣的越柬友誼紀念碑,或者贈送胡志明銅像這種不受年輕人歡迎的作法,理所當然越南當然輸很多。」當時,我是胡志明青年團的成員,聽了心裡五味雜陳。

在柬埔寨,中國已經變成了富有、流行時尚、消費的代名詞。圖/Catwalkphotos@ShuttherStock

腳踏兩條船的寮國

2016 年,寮國保守傳統的親越南派代替了主張融入全球經濟的親華派,由親越南派的本揚.沃拉吉擔任國家主席兼總書記。

越寮兩國的友誼也是一樣,2013 年,還是大三學生的我跟著胡志明共青團進入寮國做交流,卻在永珍看到一間間高級的中國餐館,一個個西裝筆挺、看起來就是寮國中產階級的寮國人進入用餐,以及一個整齊乾淨、高級封閉性的住宅區──裡面有健身房、保齡球館、各種高級異國餐廳、英俊的保鑣。

但是這些都和我們越南人無關。負責接待我們的寮國學生說:「這幾年除了歐美國家以外,中國人已經改變了寮國的環境和消費能力,雖然造成環境破壞並遭到環保人士的撻伐,但許多人也因此致富並享受高級的物質生活,年輕人甚至也已經開始將學習中文當成流行,就跟你們越南人喜歡學韓文和日文一樣;寮國年輕人對中國造就寮國消費生態的多元是有好感的。」

即便心裡很不服氣──我們越南的影響力坐落於郊區的一座紀念碑,紀念寮國內戰時越南軍隊對寮國的幫助;而幫我們導覽的寮國學生開始歌頌胡志明有多偉大、凱山.豐威漢(編按:寮國建國領導人,父親為越南人,早年在越南河內大學學習)有多了不起、越南共青團和寮國革命青年團以及越寮兩黨之間的友誼友多堅固等等,但我們在場有很多胡志明青年團成員對這些陳腔濫調都左耳進、右耳出。最後我們的團長送了一個半身的胡志明銅像給寮國人民革命青年團,表達兩黨的團結友好、傳統友誼。

即便寮國軍官、共產黨官員都在越南受訓念書,越共和寮革黨之間的友誼也高度連結,但隨著寮國年輕人因為電子產品的普及,社群連結日趨發達,時代已經不同了。越南對寮國的經營並非不行,比起中國給予的形象,越南真的不太行;雖然我自己是越南人。

這個道理就跟下面的狀況一樣:對台灣年輕人來說,一個帶給你麥當勞、星巴克、好事多、愛迪達、香奈爾、twitter,跟另外一個不停蓋蔣公銅像要你們緬懷,然後在漢聲廣播電台播放過時的陳腔濫調,你們會選擇哪一個?越南對寮柬的交流路線沒有錯,但是內涵和方法錯了。

越南如果希望繼續透過黨對黨、軍對軍等傳統方式與鄰國交流,那就要抓住年輕人的心思,宣傳方式也要變得新穎。越南的文創、流行音樂和圖騰,其實都可以搭配傳統方法包裝行銷到寮國與柬埔寨。如果越南希望可以在東協創造一個團結的「越寮柬同盟」,那他就必須改變目前這種技術性的做法,而是透過軟硬實力互相搭配、靈活運用得宜才辦得到。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f11photo@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