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輕有成的「人生勝利組」教我的事:「事業」未必帶來快樂,「志業」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那些年輕有成的「人生勝利組」教我的事:「事業」未必帶來快樂,「志業」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這是一趟因為「不甘心」而開啟的旅程。

年初,我被嚮往已久、也準備多時的一項頂尖學程給拒絕——關鍵不在於學經歷背景不夠好,而是到了面試關被刷下來。

沮喪之餘,我忍不住想著:「是因為面試官都是印度裔嗎?」

我不熟悉他們的口音、不了解他們慣性,甚至在求教的過程中,有不少人告訴我印度裔對華人常有偏見,帶著非常強的競爭心態。

「是這樣嗎?」用這些來解釋我的失敗,會不會太容易?

我想去找自己的答案。

因緣際會下,得知一個台灣女生 Rosa,和朋友共同創辦 Overseas Study Trip,旨在推動年輕人走出舒適圈,作好面對變動世代的準備,藉由密集與跨產業講者的交流,來幫助青年族群打開國際視野、擁有不一樣的職涯體驗。

我報名參加香港行,主題為參訪跨國管理顧問業(Consulting Firms),並與諸多任職其中的青年實際交流。

管顧有很大比例和 MBA 相關,無論是招募新進人員的背景,或者在職人員的進修選擇皆然。而我想著:若要說最常面試/被面試,MBA 人的技巧跟經驗,應該算是箇中翹楚吧!因此毫不猶豫地報名了。

原本,其實抱持著「轉換心情、前來觀摩」的輕鬆心態,卻沒想到短短的兩天一夜,過程十分精采,更讓我將五感充分打開,開啟了對職涯的新想像,及對人生價值的反思:

我遇到的「人生勝利組」們

在這短短的兩天內,我所遇到的「人生勝利組」們,應該是我在「一般人 Mode」下,整整十年份的量吧!

參訪之旅中所接觸到的人,年齡多落在 26 歲到 34 歲間,只有兩位是 40 代左右,他們大多為管顧背景,或在跨國公司擔任要職,共同的特質是「聰明」、「Self-motivated」。
 
我本身是牙醫師,過往見過不少聰明、自我要求高的人,但這次的經驗,更豐富了我對「聰明」與「優秀」的認知,像是天生好手、犀利又精明、驚人的邏輯力、熱愛冒險且勇於展現自己......等各種人格特質。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以下這幾位:

Simon,香港人。他在矽谷創業成功,也曾回香港創業、待過管顧,現則在跨國公司 VR 部門工作。據他同儕說,Simon 是管顧業的「天生好手」,聰明、天生邏輯力絕佳。該怎麼說呢,他就像是大家聽過的:「只是陪朋友去面試,沒想到自己卻上了」的類型。

真追問他面試管顧公司的 Tips,他給了一句很有深度的話:

「不需要太多練習,但是你必須把邏輯思考『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自然地表現出來。」

這是很有意思的點——最淺的努力,是你把全數時間、心力都投注在一件事上,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表達出一種「顯而易見的認真」;但人生資源、精力畢竟有限,更聰明成熟的作法,是一開始就思考、且設定怎麼「最有效率」地作好一件事。

但這種「隱形的努力」,通常別人難以看出來,於是用「人生勝利組」解釋一切。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hutterstock


台灣女生不簡單:隻身前往非洲出任務;跨國會議中「刷存在感」

Regina,台灣人,剛收到兩個美國不同領域 Top1 的名校錄取通知,而且是雙學位。

Regina 雖然在台灣受教育,但氣質不太像傳統印象中的「台灣女生」:她予人的感覺是「好冒險、敢衝」,熱衷於運動,像是寬板滑水 wakeboard、帆船等。

實際訪問後,她表示自己並不是一個追求「快感」跟「刺激」的人,而是抱持「創造更多元的自己」的態度,來經營人生。

過去,她一直關注全球的「食安」(Food security)議題,當公司提供輪調時,她首選非洲,希望能親身去感受、用自身能力去提供幫助。

於是,她前往奈及利亞工作,並和當地政府合作執行專案。然而當地治安跟情勢不算穩定,外地人承受被綁架、被搶劫的風險,但在當地保鑣荷槍實彈的陪同下,她仍毅然完成任務。

這樣的人生經驗,恐怕我們只能從歐美新聞裡看到,但也確實反應出「不一樣的價值」——我所認識的許多優秀年輕人,同樣非常努力、勇於接受挑戰,可惜多只是在職涯上展現,很少追求全人式(Well-rounded personality)發展、敢於嘗試不同的人生體驗,而且普遍對世界也少有責任感。

即使偶爾有人展現出類拔萃的特質,也因為台灣文化傾向「低調」、「謙遜」,因此「敢於表達野心」,反而無法得到認同。

而我在 Regina 身上感受到,她「直接明白」地表現出對生命的熱情,大膽去作,以及「Be a giver」的信念。

另一位台灣女生是 Gina,她被財經雜誌(Fortune 500)評選為全美十大最受讚譽企業之一的公司,從事行銷工作。 Gina 分享了「溝通的軟實力」——例如她初入行即向上司表明「外派」的決心,但這在該公司制度上,一開始幾乎是沒機會的,怎麼辦?

她的作法,就是在跨國會議及重要場合中「刷存在感」:

她提到自己「關鍵的一役」——某次因為美國公司發生失誤,造成亞洲產品發表延誤,當時亞太區總裁詢問原因,Gina 的上司回應:「美國調度不當」。

原本這討論可以到此為止,九成人大概也只給出這個答案,然而 Gina 卻快一步上前,繼續提出數據與後續作法,幫上司解釋得更完整:「美國方延誤後造成成本、存貨、人力資源等問題,而競爭對手亦有相似產品問世,因此我們決定延後產品推出......」老闆提了一個點,但她畫出一個圓。所以在職場脫穎而出。

之後 Gina 如願調進總公司,而身處決策中心,更能了解決策團隊的思考點與佈局,也幫助她訓練更寬廣、更接近「C 字頭」(CEO、CFO、COO等)職位人士的視野。

她特別提及和國際人才工作的經驗,比如遇上較具競爭心態的印度人,或說話較委婉的日本人,Gina 就善用台灣人個性較溫和的特點,擔任不同文化的溝通橋樑。

這其實只是教育、文化背景的不同:例如許多印度裔朋友從小就被鼓勵要 Be talkative,所以當你面對他們時,必須更堅定甚至強悍地發表看法;日本文化相對更重視團體和諧,在有不同意見時常常用迂迴的方式表達,這時候就必須聽出其『弦外之音』,並且進一步鼓勵對方說得更清楚......台灣人則常常擔心太多、深怕犯錯,其實恰如其分地表現自己就好。」Gina 表示。

「事業」 V.S 「志業」

「Consulting 非常適合當年輕人的第一份或第二份工作。」幾位待過顧問業的人都這麼說。

原因,或許和這份工作的性質相關:

首先,管顧公司很重視人才「軟硬實力」的培養:「硬實力」比如簡報、Excel、解讀數據及作模型;「軟實力」像是邏輯思考、Storytelling、溝通術、環境適應力及團隊合作,以及 Mentor 及 Mentee 文化......這些,都能夠幫助年輕人快速成長。

另一方面,管顧常得以接觸(Exposure)不同產業,年輕人可以藉由作案子,再找有興趣的領域深究。
 
但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這次參訪的「貝恩策略顧問」(Bain & Company)與「奧緯諮詢」(Oliver Wyman)兩大國際管顧業的知名公司,都特別強調一點——「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

「我們希望運用管理顧問長才,來回饋社會。」任職於 Oliver Wyman 的 Chak 表示——例如賑災時湧入大量善款, OW 的價值就不只是金錢捐獻,而是以顧問公司的專業,協助相關單位妥善運用。

另一個例子,是在 Bain & Company 任職的 Elle ——她受到英國自閉症畫家 Stephen Wiltshire 成功案例的啟發,於是利用工作之餘創立平台──Art Meets Autism,為中國的自閉症藝術家進行推廣,帶來更多欣賞者與可持續的商業價值。

Elle 受到英國自閉症畫家 Stephen Wiltshire 成功案例的啟發,於是利用工作之餘創立平台──Art Meets Autism,為中國的自閉症藝術家進行推廣。圖/Art Meets Autism 臉書專頁


而公司 Bain & Company 得知後,更大為鼓勵她的自發專案——除了協助在企業內部募款外,還將 AMA 納入其 Seeds of Hope 的公益項目,利用公司資源協助推廣至社會。

這兩個例子,讓我開始思考:企業能給予年輕人什麼樣的影響呢?

我認為在收入與舞台之外,更是「價值」的傳遞與實踐。

當你初入行,可以因為海量的學習跟挑戰,將心智空間填滿;可以因為工作漸有斬獲,幫客戶賺到錢、漂亮地解決專案,或是個人物質生活的亮麗體面,而有成就感,覺得人生足矣。

但是五年、十年後呢?

任職 Bain & Company 的 Elle 說:「我常在下班後找 NGO 項目,思考自己還能為社會多作些什麼,於是創辦 Art meets Autism。」

而在跨國消費性商品公司工作的 Gina,也直言非常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白天我從事『讓人變漂亮、光鮮亮麗』的工作;晚上,在公司的支持下,我投入新加坡政府的公益項目,讓世界更好的工作。」

這正是工作至某個階段後的反思——如何延伸價值?

當我們很年輕時,常思索著「事業」,追求個人成功,卻很少思考到「志業」,才能真正完整一個人。但往往這樣更深層的價值感、對影響力的渴望,以及「快樂」,才是支持一個人持續工作的熱情,或向上奮鬥的初衷。

往往這樣更深層的價值感、對影響力的渴望,以及「快樂」,才是支持一個人持續工作的熱情,或向上奮鬥的初衷。圖/Shutterstock


不要因為「失敗」,而定義自己

這是這趟旅程後,我想對自己說的話。

想起一年前,一位學妹想要申請一個項目,因而找上曾在該項目獲得成功的我,尋求面試建議。後來她很可惜沒申請上,我對她說:「沒關係的。他們的不看好,並不能定義妳是誰;這次失敗,也不會限制妳的可能性。」

但沒想到一年後,已算是經驗豐富、小有成就的自己,真的面臨失敗,才發現吞下失落,居然會是這麼苦。

原來不管到哪個年紀、人生豁達了多少,談起「失敗」,終會有一瞬間是難堪的,而我也因此一直在思考,該怎麼處理這種情緒,怎麼將這次的「大齡」失敗,創造出最好的價值。

然後直想起夥伴詢問一位唸過 MBA 的講者:「如何處理找工作不順利的沮喪?」

她說:「你就繼續丟履歷、繼續參加面試吧,反正被拒絕習慣,就沒感覺了。

每個人的目標不一樣,但你必須很成熟地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人要去哪裡——中間遇上失敗沒關係,停一下看看周圍,確保自己仍是在往自己的終極目標前進,就可以了。」

是啊!就算一個人的背景條件如何優秀,也很難完全避免失敗。而這些「人生勝利組」們,也許曾失敗過、也許還沒有,但我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是「勇於嘗試」、「承擔風險」與「追求價值」,所以他們的經歷特別有意思。

於是我思考著:經過這兩天一夜的衝擊,回台後,在這些灰濛濛的現實之中,要如何繼續努力、豐富自己的人生呢?

這會是個逗號,還是全新的起點?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