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一眼就看見自己的未來,那些「強國下求生存」的台灣年輕人

不想一眼就看見自己的未來,那些「強國下求生存」的台灣年輕人

「如果待在咱們遙江鎮,我一眼就看見我的未來了。」這是電影《後來的我們》裡的台詞,也是一場職涯分享會上,一個遠赴上海工作的台東青年 Will 的開場白。

沒想到,在場的聽眾(包含我),也都默默地將這句話套在自己身上:

「如果再待在這,我一眼就看見我的未來了⋯⋯」
「如果繼續守著這份工作,我一眼就看見我的未來了⋯⋯」

我們都焦慮,我們都害怕被淘汰,所以不斷探索,所以四處衝撞。

「強國下求生存」的真實血淚

 7 月初, 我們一行約 20 多人,參加 R&L Overseas Study Trip ,這是一場職涯探訪活動,旨在推動年輕人走出舒適圈,作好面對變動時代的準備。

兩天一夜的行程,我們參訪 Google 、 Agoda 、 beBit 、 Bain & Company 等知名企業的上海辦公室;接觸包含科技新創、投資銀行、顧問業、跨國科技企業、移動互聯網等西進至不同產業的台灣人,聽他們分享上海打拼經驗,以及對中國的觀察。

不同於前次的香港 Overseas Study Trip ,當時分享者多是光芒萬丈的「人生勝利組」。(詳見:《那些年輕有成的「人生勝利組」教我的事:「事業」未必帶來快樂,「志業」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此次上海這群年輕人,──分享他們在「強國下求生存」的血淚史,更像在泥土裡滾、實打實地拼搏。

為什麼選中國?

中國市場大、語言通、文化與台灣相對接近,工作簽證亦較歐美容易取得,是門檻相對較低的海外工作選擇。

但當然,中國也不是只有好處。

空氣污染嚴重、食安問題、「他律型的社會懲罰制度」、社交圈迭代速度快所帶來的孤寂⋯⋯真實情況是,「西進」並不等於擺脫低薪緊箍咒,中國一線城市物價堪比(甚至超越)台北,算上開銷水平,生活不見得優渥。

那麼,對這群仍在上海打拼的年輕專業人才來說,中國的魅力到底在哪裡?答案是「發展空間」。

無論薪資、職位、或個人成長皆然。

中國商業規模大,且仍在擴張中,無論大小公司的人員流動性都高,起薪雖低但加薪快,職位升遷較有彈性。此外在此次參訪活動中,不只一位講者表示:中國老闆更願意授權,讓屬下有放手一搏的機會。

中國的新創環境和台灣相比,也是截然不同的。

中國創投資金較充裕、態度積極,且鼓勵團隊跳出既有框架;而中國的新創公司發展時程快,衝勁更猛也有發揮空間,因此整體創業圈呈現出「趕快做、趕快改、趕快失敗或展現潛力」的模式。

這種職涯發展的「速度感」,對於年輕人尤其重要,儘快判斷「空耗或是必經的磨練」,才能將人生的精華時光,做最好的利用;此外,對年輕人來說,「眼界的開闊」等同於未來的職涯高度。

針對這個觀點,曾任職於 GE(奇異公司)大中華區高階主管的 P 大說:

「中國是當今世界商業的主戰場之一,而台灣不是。
年輕人真要學商業趨勢、了解決策方向,應當衝向第一線。」

關於 P 大分享的點,我認為可由兩個角度來看:

大局。誠如上述,綜觀整體經濟發展的方向、與美國博弈的手腕,以及在全球商業活動裡扮演的角色,中國絕對處於重要的地位。去中國,不僅在第一線觀察趨勢,也好抓緊時機站上風口。

小處。中國市場大,一項創新商業模式只要抓住一個省份就能存活;而每個省份各擁有很強的環境、文化背景多樣性,因此,ㄧ些新興產業、職業別、商業模式及解決法,是身處台灣所想像不到的。

P 大舉例:一個「線上肖像畫訂製網站」,大多能想見的生產模式是請畫工一幅幅仿畫。然而,有一間中國公司卻建立生產線、作專業分工,比如師傅甲專畫眼睛,師傅乙只畫眉毛,因此複製畫的產能更有效率、更精準。

總體而言,「去中國是一個選擇,因為那裏夠大、夠競爭、夠不一樣,適合年輕人趁早上戰場,受點刺激把眼界打開、心臟練強壯。」

圖/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中國那麼大,想發展該從何著手?

2014 年交大畢業、2015年赴陸發展的連續創業家 Andy ,分享去中國發展前的準備,可分為「知識」、「人」和「決心」。

「知識」:以自己專業、有興趣的產業為題,關注其相關的微信公眾號及新媒體(比如36氪、虎嘯網、錢皓頻道等),目的是熟悉該領域的熱議點,及早作領域知識(Domain Knowledge)的準備。

「人」,則是就知識及生活上作「認知確認」。實際作法是在台灣時就想辦法認識待在中國的人(無論是台灣或中國籍),和你未來的目標(無論地域或產業)相關性愈高愈好。一旦認識了人,就要想辦法聊,挖出你想知道的環境狀態,減少誤解。

「決心」:當然,許多人的猶疑不決是卡在「自我設限」,覺得既然決定往海外發展,那工作的「配」(pay)就要比台灣好。然而真實情況是,赴中要發展得好,學歷並不是首要考量,「在地經驗」才必要──先求有中國市場經驗,再求爬升機會。

不少赴陸工作者也坦言:

「現在已經不是中國發展最猛的時候。還想西進就得趕快,下決心找一線城市直接殺去;不要挑公司及職位、先來卡位。

在中國,職場迭代速度很快,第一份工作就當跳板,重點是來『懂中國』、『接地氣』,跟隨在地習慣、使用道地語彙。

現在的中國市場,即便是海歸派,無論學經歷多強大,都比不上『落地』來得可靠。」

台灣人在中國發展的優劣勢

身為台灣人,我非常明白台灣人到中國職場發展,所擔憂的重點之一,無非是傳聞中的「中國狼性」對上「台灣小確幸」。

針對這點,在上海銀行圈工作的 Samual 分享他的故事:

「當初應徵時,其實原本我是被刷下來的,因為其他競爭者都是大陸人,有家世背景、履歷強、也具備野心,這在銀行界都是會被看重的因素。

但後來因緣際會下,我再度進入面試,此時金融本業的專業能力高下立見,於是我還是勝出。」

這也許是有點極端的例子,然而 Samual 接著補充更多關於「台灣人優勢」的觀察:「現在尤其金融業發展,中國一線城市(如上海)跟香港,存在較多的衝突與矛盾(爭當亞洲金融中心),而台灣人才剛好能從中取得發展機會;此外即便是中國的海歸派,也有難『接地氣』的弱點;因此台灣人的隨和特性,就有殺出的機會。」

然而,由管理的角度來看,前 GE 大中華區高階主管的 P 大有略為不同的看法:

「台灣人和中國、新加坡、香港人比較起來,普遍不強悍,說話不篤定,因此談事情的氣勢就弱,這是很大的缺點。

這種溫和、傾向避免衝突,又不懂得表現自己的特質,相較於一些中國人急於求成、嫻熟踩著別人往上爬的本領,台灣人常吃暗虧。

那該怎麼辦?

性格很難立即改變,只能凡事多個心眼,謹慎再三不出錯。但終歸需鍛鍊出篤定,話語夠堅實才有說服力。」

而無論 Samual 或是 P 大,最後都說了:台灣人的優點屬於「長線」。
因為不擅長鬥爭,所以更願意蹲點、打深功夫,敬業且願意爲工作付出,專業度也高。總體而言,厚積薄發的穩定度和綜合實力,還是台灣人才的優勢。

設定你的「職涯作業系統」

這趟中國行,我們遇見「工作涵蓋智慧酒店(飯店)、娛樂及多個新創產業」的台大資工博士 Mu ;及「跨國科技公司高階主管」的 P 大。眼見他們發展得風生水起,我不禁想著:成功人士,是否都內建「職涯發展系統」?

戲稱自己為「斜槓中年」的 Mu ,和我們分享從學界跨足多產業的心法:「建立邏輯」,與「勇於溝通」。

「我每天一定都會切實檢討今日作的決定、時間及金錢運用,」 Mu 說。不僅僅是關乎自身的事與資源,凡社會事件、商界動向,乃至民生瑣事, Mu 都樂於深挖訊息、梳理、重整,不斷優化思考,建立起穩定性。

「當你建立嚴謹的邏輯、也夠穩定,即使產業不同、變化巨大,也能用自己分析事物的方法快速理解趨勢;此外,這樣的訓練能讓你不會執著過去的經驗,進而不斷充實不同領域的知識。」 Mu 補充。

他的另一個特點是「敢於問問題」,他說:

「進入一個新產業,問對問題,比了解 Domain knowledge 來得重要。

你必須確認思考是否錯誤,且設法 debug ,然後往深層一直切。對於受訪者,無論是上或下的關係,都要窮盡且無所不用其極地問,融化他、面質他,同時又要表達最大的善意,讓對方明白你只是想了解與學習。」

憑藉這兩點, Mu 得以將資工專業應用於多領域,甚至跨足不同產業的專業經理人。

然而,即使擁有這麽多重的身份, Mu 對於職涯的提醒,卻非常有意思: 
「不要把『斜槓』(Slash)當作紓壓,那是逃避眼前的工作困境。你應該選擇去做自己有熱情的事情,那才是真斜槓!」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道坎

「別人的職涯,似乎總是比較順遂。」是許多人內心常有的聲音。

意外的是,從這批「赴陸打仗且贏得戰果」的年輕人口中,卻聽到同樣的叮嚀:「不要比較。」

換日線專欄作者、任職於最近甫於美國 IPO 的中國電動車公司,劉庭安語重心長地說:

「厲害、發展好的人太多、太多了。不比較,就不會難過。專注在自己的Learning agenda,才能看到更多機會,而不是為自己找個隱形天花板,失去可能性。」

而任職於谷歌中國的 A 大,另有正向詮釋:「你和他人擁有最大程度的『不一樣』,就有最大程度的『被需要』。」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旅程、遇見不同的故事。不要作無謂的比較,應該追隨熱情,選擇歷練。

以終為始,讓「不甘心」帶領你往前闖的勇氣

「你們來這裡、參加這個活動,都是因為『不甘心』吧?但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人生嗎?又希望創造什麼價值呢?」劉庭安在分享會的最末說到。

上海行,不少歷經風浪的 Young Talents 說起自己的下一步,談的已經不是多高端的位子、事業版圖,而是「建立個人品牌」——不再依附大公司、名校光環,而是致力於創造「自己的名字」等同於「影響力」;再早先 3 月的香港行,我所遇見的「人生勝利組」們,則思考如何將工作的價值延伸,發展志業。

但無論在何地的人們,都以「不安於現狀」為起點,追求突破。

如同電影《後來的我們》,男主角說的:「誰沒懷疑過,誰沒猶豫過自己的明天?但是『沒死』和『活著』是兩回事,所以我逼自己前進。」

在這兩次職涯探訪之旅,我深深感受到的是:

世界那麼大,無論身處什麼國家、做什麼樣的工作。在看得見也自以為擁有的人生資本裡,是否盡力?是否真正拚過、摔過、失望過,但也驕傲過呢?

以終為始。現在的所做所為,是否會讓我覺得不枉此生?且能豪氣干雲地說:我曾活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