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世紀峰會】一場金正恩獨領風騷的「外交游擊戰」大秀:世人渴望和平,但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

【南北韓世紀峰會】一場金正恩獨領風騷的「外交游擊戰」大秀:世人渴望和平,但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

今(2018)年 4 月 27 日,「第三次」南北韓世紀高峰會(註),於板門店圓滿落幕。蜂擁而至的國際媒體、鋪天蓋地的相關訊息,讓北韓再度在全球媒體版面上,引領風騷。

峰會後,兩韓簽署並發表《板門店宣言》,宣言內容多達 3 大項 13 小項,筆者整理重點如下:

  1. 兩韓將全面改善雙邊關係,並於開城設置雙方官員常駐的共同聯絡事務所。
  2. 聯合參加 2018 年亞運會,於 8 月 15 日舉行「離散家庭團聚活動」。
  3. 連接升級東海線京義線鐵公路。
  4. 兩韓全面停止一切敵對行為、互不侵犯。
  5. 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後,分階段裁軍。
  6. 目標今年宣布結束戰爭狀態,並為建立和平機制,促成兩韓美三方或兩韓美中四方會談。
  7. 兩韓確認通過完全棄核,以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作為共同目標。
  8. 南韓總統文在寅將於今年秋天訪問平壤    

不過憑著峰會的議程,甚至是精心設計的晚宴菜單,(順道一提,平壤冷麵真的超好吃,我不吃冷食的人都愛,回台及赴南韓時,卻怎樣都找不到相同味道!)加上金正恩握手時,突如其來拉著文在寅總統跨越北緯 38 度線、踏上北韓領土的小插曲——兩韓氣氛,的確如各方預料地極為融洽。

宣言內容,也可說是對朝鮮半島的和平進程重新跨出一步,甚至還包含原先估計北韓不願納入的「無核化」目標。

金正恩師承父祖的「和戰兩手」策略
    
然而,從北韓 2017 年累次導彈試射,導致劍拔弩張的東北亞局勢;與 2018 年起從平昌冬奧的「破冰」「韓流」藝人赴平壤公演、到今日的板門店「世紀峰會」——兩韓關係從冰點到上演「大逆轉」、「大和解」戲碼,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

背後,更可見北韓精心算計的痕跡:北韓在外交上向來運用和戰兩手,今日峰會從佈局到執行的「進退有據」,更儼然成了一場專屬北韓的「外交游擊戰」展演現場。

圖/대한민국 청와대(青瓦臺)官方臉書

先談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家學淵源」的外交手腕——其作風與做法,可說是本就師承其父祖而來:
    
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在 1950 年代末到 60 年代「中蘇交惡」期間,縱橫捭闔、左右逢源,以一小國分化、靠攏中蘇兩大國,甚至憑此於 1958 年在寧邊核能研究中心,開始發展核武計畫。

其父金正日,更擅於運用「戰爭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先利用核武不斷升高緊張局勢,隨即遞出橄欖枝;獲取可觀成果後再尋釁破壞和平——並藉著不斷重複上述流程,以極大化自身利益。

最明顯的例證是,金正日早分別於 2000 年、 2007 年與南韓總統金大中、盧武鉉在平壤舉行高峰會,也同樣發表了「共同宣言」(註)——但南北韓關係行走至今,誠如各位讀者所見,尚無明確、實際的改善。

如今的「板門店世紀高峰會」,給人的「既視感」極強,也使靠著「性格像金正日」而贏得大位的三子金正恩,其「燦爛微笑」背後的真正意圖,更為難明。

依據多年來對北韓政局與對外關係的研究,筆者嘗試以下簡要分析,供讀者參考:

「退一步,是為了進兩步」——意在解除國際制裁的「外交游擊」
    
首先,由於北韓 2017 年前後開始,接連不斷的飛彈試射,國際經濟制裁在中國、美國、南韓等國的貫徹下,已造成北韓一定程度的衝擊——特別是過去相對「同情」北韓的中國,此次加入經濟制裁的力度頗大:

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第 2371 號決議、第 2375 號決議,中國商務部在 2017 年 8 月,下令禁止中國企業在北韓境內開設新的合資或合作實體,並禁止現有雙向投資企業增資擴大規模; 9 月時,更要求中國企業限期關閉在境外與北韓實體或個人設立的合資合作企業。到了 2018 年 4 月,甚至在金正恩剛結束訪中行程,北京政府就增列並公開對北韓的禁運清單。

游擊戰的精要,便在於「敵進我退,敵退我追」——因此 2018 年的「南北韓高峰會」,可視為北韓遭受國際制裁「進逼」而「退守」的一步。

透過峰會塑造出的良好氣氛,未來北韓可能暫時「韜光養晦」,先讓諸如京義線相關的「開城工業區」、東海線相關的「金剛山國際觀光特別區」重新開放;而一旦國際社會持續「退守」經濟制裁防線,北韓獲得國際援助加大、外貿回溫熱絡、獲取所需物資後,則自然可「擇良辰吉日」故態復萌,繼續「追擊」推動核武進程。

要知道,成為核武國家,是金氏三代一脈相承的「夢想」,斷不可能因一紙宣言或和約放棄——且北韓撕毀條約的先例更是「前科累累」、「罄竹難書」。

對獨裁體制的北韓而言,簽了條約又怎樣?信守與違反,完全在領導人的一念之間。即便北韓真願意推行「無核化」,依照過往經驗,針對是否徹底執行棄核的檢驗,永遠困難重重——北韓更可藉由「分階段實施」,索要相應報酬,讓之後談判的過程極為冗長,以拖待變,瓦解制裁。
    
再者,「退一步是為了進兩步」:金正恩首訪中國與南北韓峰會,在在都是與美國峰會的布局。《板門店宣言》讓北韓佔據了其與美國峰會的制高點——因北韓已在南北韓峰會「釋出善意」,甚至願意將「半島無核化」列入宣言,美國總統川普的推特除了「樂觀其成」、「拭目以待」之類的字眼,暫時也顯得難以發揮。

世人渴望和平,但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美朝峰會」的重頭戲

金正恩在本次兩韓峰會的言行中,營造出「和平曙光」的氣氛,《板門店宣言》的簽署,更看似很有誠意地「退讓」——但其實也是在同時間,於國際社會開始將目光轉向美國時,「將球丟回給美國」:若美國在峰會寸步不讓,導致談判毫無所獲,川普總統「御駕親征」無功而返,如今美國人恐怕也難以接受。

反觀對金正恩來說,能將美國總統拉上談判桌,就已經是「大勝」:放眼全球,如今又有誰能以飛彈試射,逼美國單獨對談?

其對內宣傳,更可坐實北韓與美國已是「平起平坐的核武軍事強權」論述,對金正恩而言,根本是足堪誇耀、傳誦後世的「歷史定位」。

如今美國方面恐怕更必須嚴陣以待,強化其準備與籌碼,否則在兩韓「展露和平曙光」的氣氛中,將難以取回對北韓談判的「道德制高點」。    

當然,不可否認地,從理想的角度來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也存在著「真心追求朝鮮半島和平」的可能性——但其明顯前提,當然須建立在「金氏政權」的維繫之上。

相對而言,南韓面對北韓的「陽光政策」殷鑑不遠,針對北韓獲益後,自陸上與海上分界線很可能再次進行的挑釁甚至攻擊,豈有不知?只是南韓國內渴望和平,追求和平統一的民意聲量遠遠較大,且發表宣言的象徵意義明顯——

對照前兩次南北韓高峰會,本就對北韓相對友善的文在寅總統,除了真心冀望朝鮮半島和平與繁榮,又怎會放過塑造自己歷史地位,於未滿一年任期就達到前人難以企及的高度,甚至榮膺諾貝爾和平獎的難得契機?

種種因素交錯影響,使南北韓今日的「世紀峰會」成了雙方領導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的世紀大秀,也讓北韓的「外交游擊戰」得以見縫插針,屢試不爽。

但真正的重頭戲才要開始——北韓與美國關係正常化的難度,其實遠遠較南北韓間為大:一方面是美國對北韓的姿態遠比南韓為高;二方面是北韓政權的維繫,也需要以美國作為「假想敵」。

這個更深度的問題,只能有待北韓與美國峰會,下回分解了。

註:南北韓領導人峰會,在 2018 年「板門店兩韓峰會」前,共舉行過兩次:北韓領導人金正日於平壤,分別在 2000 年 6 月與南韓總統金大中進行峰會,會後雙方發表《北南共同宣言》(又稱《南北共同宣言》,June 15th North-South Joint Declaration);2007 年與南韓總統盧武鉉進行峰會,會後雙方發表《北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대한민국 청와대(青瓦臺)官方臉書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