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快樂與幸福不假外求:不丹之旅給我的啟示

真正的快樂與幸福不假外求:不丹之旅給我的啟示

就幾次踏足北韓的我來說,不丹對我有著異樣的吸引力。最吸引我的倒不是不丹聲名遠颺的「幸福」或「快樂」,而是如同北韓般,不丹並不開放觀光客自助旅行,同時還以要價不斐的規費(淡季每人每晚規費 200 美金,旺季每晚 250 美金,含食宿交通導遊,但簽證與往返不丹機票另計,且不時傳出不丹政府還想上調)「嚇阻」或是「考驗」旅行團客的真心。單憑這點,我就對不丹備感興趣,早早想一圓不丹行的夢想。

我一方面仰慕這種不殺雞取卵的、風格獨具的觀光政策,一方面卻也狐疑不丹究竟是閉關自守,抑或真的是世上最快樂國家。此時當然要親眼見證,親身造訪了。

不丹,我終於來了

搭乘擁有「雷龍」塗裝的不丹皇家航空班機,機師技術高超地降落在簡易卻飽含傳統風味帕羅國際機場,隨後更有帥氣的不丹英文導遊身著國服「幗」(Gho),獻上哈達迎賓。不丹,我終於來了。

不丹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度間的喜馬拉雅山脈東麓南坡,面積較台灣稍大,人口 80 萬上下,首都廷布(Thimphu)。不丹東部住民原為原住民 Shachop 族,西部住民原為吐蕃王朝崩潰後遷移至此的藏族後裔 Ngalop 族,但因 Shachop 大量吸收西藏文化,後兩族同化合稱不丹族(Drukpa),佔人口 65%。南部尼泊爾族則為 20 世紀初進入不丹的尼泊爾裔勞工,佔 35%。

不丹(Bhutan)國名源自梵文,意為「西藏的盡頭」,顯示其與西藏深厚的因緣──它是西藏文化傳播的南端,並以「雷龍之國」(Druk Yul)自居。不丹官方語言為宗喀語(Dzongkha),書面文字為藏文,國教為藏傳佛教,以信仰竹巴噶舉派最多,其次為寧瑪派。南部尼泊爾族則多信奉印度教。

不丹除以第四任國王提出的「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聞名全球外,值得注意的是,它雖於 1971 年加入聯合國,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鄰國中唯一未與其建交的國家,同時亦未與中華民國建交。

藏傳佛教在不丹(札西秋宗)。圖/高紹沖 提供

藏傳佛教深入人心

不丹的行程由西部的帕羅宗至首都廷布,踏著東西橫貫公路至中部的普那卡宗,沿途的美景不在話下。無論是帕羅宗的梁朝偉、劉嘉玲大婚場景、廷布的札西秋宗(即不丹中央政府所在地),皆充斥著濃郁的藏傳佛教氛圍。

每每身在白牆棕瓦的不丹傳統「宗」建築時,我猛然一看,都極為神似西藏拉薩布達拉宮。吐蕃王朝英主松贊干布,還曾在不丹興建祈楚寺等兩座寺廟,藉此降妖伏魔。藏傳佛教的影響力深入人心,鐫刻在不丹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此外,不丹的鄉間整齊清潔,市區靜謐安詳,甚至全國禁菸。常見到身著不丹傳統服飾制服的可愛學生三三兩兩,伴著牛群沿路緩行,這便已然是一道美麗風景。

帕羅街。圖/高紹沖 提供

世上最快樂的國度?

車行途中,不丹維護良好的植被、巍峨的綠野高山間,偶爾也夾雜經幡與傳統色調民居。不丹住房不似台灣五花八門,既有高樓大廈,又有獨棟別墅,甚至是簡陋破壞地景的突兀鐵皮屋。不丹民居風格一致、井然有序。

導遊也發話介紹:「在不丹,所有民眾興建房舍,除須由政府批准、核發建照外,政府對規模與設計都有要求;民居除了要體現對傳統建築與文化的重視,還須避免奢華風格引發不當社會觀感,以保持整體社會和睦共處。」

同時也有團員提問,導遊是否曾出國?導遊是否想出國?沒想到導遊直接微笑答道:「身處在世上最好的國家,不丹人民其實很少想離開。」

但在我來不丹前,據媒體報導,不丹已較台灣不快樂;更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路上不時出現的、不丹政府部門勸導避免濫用藥物的告示牌。不丹的快樂隱然已經蒙塵。

我也抓住機會,好奇詢問,隨著西方文化的入侵,不丹人民是否仍像從前一般快樂?不丹導遊誠實以告:「西方文化對不丹的確有影響,尤其是 YouTube 等影音分享網站與搜尋網站 Google,都打開不丹看世界的大門,同時年輕人也深受影視流行文化刺激。但不丹仍舊維持並注重精神層次上的價值與幸福快樂,政府也積極保存傳統文化,如要求以國服『幗』作為工作與上學之制服等。」

不丹普那卡宗遇彩虹。圖/高紹沖 提供

真正的快樂與幸福不假外求

就個人平均薪資與外國投資來看,不丹並不富裕。不丹的外資以印度為大宗,也有汽車大廠進駐不丹,但當地主要的產業還是相當環保且善用不丹地利的水力發電,與依賴生態文化之旅遊業。

面對貧窮問題,除了宗教信仰可讓人心有所寄託外,不丹政府也透過上述兩大產業,致力於削減貧窮,並藉由政策來降低所謂的「相對剝奪感」。即便是富庶的皇室,其皇宮也樸實得令人難以置信,我都還記得導遊介紹質樸皇宮時的驕傲神情。

經過幾日和當地人的相處與對話,以及對不丹的簡易觀察,在我心中,不丹仍是一個快樂的國度,無論在物質或精神上,我都感受得到不丹政府與人民的努力和決心。借用斬獲國際大獎、備受好評的韓國電影《寄生上流》的說法,我真的聞不到「貧窮的味道」,反而常見當地人民臉上淡淡的微笑。

在洗完不丹傳統熱石浴之後,司機導遊們依舊手持啤酒,嬉鬧交談,喜悅的心情迴盪在不丹入夜的漆黑寧靜之中。這讓人領悟,不僅物質上的歡愉難以完全填滿內心的空虛,快樂更是不假外求。也許守護傳統價值,降低自己的「分別心」,維護不丹人作為人的尊嚴,才是不丹快樂的鑰匙。

畢竟,快樂終歸是一種選擇,如此才會有我要的幸福。

不丹的幸福與快樂。圖/高紹沖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