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盡鉛華再出發──我在蒙古遙想昔日帝國榮光

洗盡鉛華再出發──我在蒙古遙想昔日帝國榮光

蒙古,一個我心心念念許久的國度。

我與蒙古緣分來自一套日本「光榮」(Koei Tecmo Holdings)出品的老遊戲《成吉思汗 蒼狼與白鹿IV》(チンギスハーン・蒼き狼と白き牝鹿IV)。

此遊戲從東亞的日本,隨著蒙古西征抵達中亞、中東、印度,踏上俄羅斯與歐陸,再接軌「十字軍東征」,其中既有威尼斯的海上帝國,又有北非沙漠綠洲的伊斯蘭國家。最後隨著元朝的腳步,進入東南亞,甚至深入台灣澎湖

蒙古的步伐透過遊戲逼真展現,開拓我探索世界的視野,引領我接觸浪漫神秘的中世紀故事,也讓我對蒙古的喜愛更深一分。

及至求職,我都設法優先從事與蒙古有關的工作,關注蒙古的訊息,更好奇數百年後的蒙古是什麼模樣。之前,礙於蒙古國旅費不甚便宜,我還先單槍匹馬赴中國內蒙古,體驗一下蒙古文化。

終於來到蒙古

百轉千迴,終於有機會飛抵成吉思汗國際機場,踏上蒙古國土地,同行好友也得知我心中的感動,拍拍我肩膀,說道:「我們終於來了!」一種完成人生宿願的滿足油然而生。

而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的光景與各國都會相仿,一樣是異國料理雲集,相似的百貨公司精品,唯有蒙古自創化妝品品牌與喀什米爾羊毛富有蒙古特色。其中知名的「GOBI」牌喀什米爾羊毛製品,既珍貴稀有,又抗髒禦寒,也好看百搭,我與同行好友都買到失心瘋。

蒙古帝國風華不再

隨後驅車赴昔日蒙古帝國首都哈拉和林,只見藍天白雲,青山綠水,一派鄉村風光。原來哈拉和林歷經忽必烈與阿里不哥爭位的攻防、海都之亂的反覆進佔、明朝遠征漠北的大肆破壞,已隨著蒙古帝國的傾頹逐漸式微,不復蒙古的帝國風華。

我們先參訪頗有草原城池之感,由 108 座佛塔構築的白色圍牆環繞之藏傳佛教寺院「額爾德尼召」。旁為哈拉和林城的鎮守巨石「烏龜石雕」,可隱約探知蒙古帝國當年的遼闊與富庶,但如今地面只剩荒蕪蒼茫。

再到不遠處的哈拉和林博物館,館內歷數匈奴、突厥、維吾爾、契丹的蒙古史前史,直至成吉思汗威武登場,掃平群雄建立蒙古帝國,最後則是考古發掘的瓷器與金瓶等文物。展館規模雖不大,但整體氣氛極佳。

哈拉和林尚有座蒙古帝國版圖紀念碑,雄踞於山丘,可將哈拉和林盡收眼底。我們於山坡草地上或坐或臥,或跳或奔,不時仰望藍天,不時振臂高呼,颯颯風聲下衣襟飄揚,讓人不禁出神遙想蒙古帝國征服世界、席捲天下的大志!

只是身為蒙古帝國初代首都,哈拉和林早已洗盡鉛華,成為一個人口不及萬的樸實小鎮,鎮中車流稀疏,牛馬肆意,樓房低矮,人煙寥寥,瀰漫恬淡田園氛圍。這般的靜謐低調,如此的凝寂安詳,哈拉和林城曾經共同的夢想:「讓全世界都是蒙古人的牧場」,都已成過往雲煙。

蒙古的黃昏,天色昏暗卻帶漸層的藍,白月已然高掛,陽光卻仍盡力放光芒。圖/高紹沖 提供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當然,既到蒙古,除了品嘗蒙古傳統牧民美食,堪稱「正宗」蒙古烤肉的「石頭烤肉」外,怎能不體驗「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那牢刻於教科書上的風情?

深處草原之中,信步閒逛,仰頭遠望,天真似穹蒼,藍天與綠地在極遠方交會成線,天色昏暗卻帶漸層的藍,白月已然高掛,陽光卻仍盡力放光芒。藍天在高原上顯得那麼無邊無際,如同草原般不見盡頭。

而漫步於牛馬之間,只聞嘶鳴不絕於耳,馬匹牛群自在地遊蕩於我們之間,安逸地低頭吃草,一派閒適模樣煞是可愛,馬鬃馬尾輕拂飛揚,往往伸手可及。好久沒與大自然如此親近。

品嘗蒙古傳統牧民美食,堪稱「正宗」蒙古烤肉的「石頭烤肉」。圖/高紹沖 提供

小型「那達慕」的驚艷

此行更相當強運,雖未能參與蒙古「那達慕」國慶,沒想到居所附近的日本團行程內含草原遊牧秀演出,我們也獲邀與會。表演由附近的牧民人家擔綱,更大手筆請來蒙古國國家選手進行蒙古摔跤,還可下場彎弓射大鵰,以及觀賞短程賽馬,堪稱小型那達慕!

其中蒙古正宗摔跤比賽雖是表演賽,但選手都視同切磋學習,使競技異常激烈。場中兩人環抱格鬥,一陣拉扯進退後凝然不動,隨即迅速攻守交換,如同武林高手般轉眼決了勝負,實在大開眼界。

射箭則是蒙古男兒必備技能,同時是蒙古騎兵的精強所在,雖然未見知名的回馬箭,卻能親手拉開蒙古短弓。短弓頗為吃力,我摸索出施力方式,射程足夠但缺乏準頭,未能一舉中的仍相當過癮。

至於賽馬考量載重,由約國中小年紀的蒙古小孩任騎士,騎士揚起馬鞭,群馬奔騰,倏忽呼嘯而過。牧民也如同「跨越阿爾卑斯山聖伯納隘道的拿破崙」般,讓駿馬雙腳懸空踩踏慶賀,展現出蒙古豪邁的馬術!

之後牧民更邀請我們至蒙古包做客,以牛角飲牧民自釀酒,用鼻煙壺單鼻孔吸嗆鼻菸草粉末,最後身披要價不斐的厚實狼皮大衣,頭戴軟滑白皙的狐狸毛帽,宛如蒙古王公。牧民的生活簡直是光彩奪目,驕傲展露無遺。旅行的過程的確本身就是目的地,意外的驚喜最是難忘啊!

過去與現在,光榮與現實

在我心中,蒙古鐵騎的目空一切、橫掃歐亞、大塊吃肉、大口喝酒,那是何等的豪爽,無比的英雄。我所想在蒙古見到的,無非是蒙古帝國的遺緒、成吉思汗的光芒,且我相信,必然也有諸多來蒙古的旅人,是為蒙古過往的光榮與威名而來。那是我心嚮往的蒙古。

但蒙古的現況從家扶基金會台灣世界展望會的資助計畫便能發現不算樂觀。我們觀賞完牧民表演後,英姿颯爽的牧民,隨後開始兜售自行製作的馬奶酒與牛羊角骨等手工藝品,原先縱馬馳騁、英氣逼人的牧民轉眼便看得出來害羞與不自然,但仍勉力推銷。

我們的導遊是一位相當年輕的女性,大學學歷,談吐不俗,蒙古數日都由她全程接待,合影時根本像是一夥年輕人出來玩,很快地便打成一片。她聊起想去國外工作的夢想,因以她精通蒙、中、英語,待在蒙古最大旅行社就業的薪資仍是相當微薄,奈何仍居住在烏蘭巴托郊區山坡地,生活條件不佳的小房子,並須照顧家中弟妹,無法遠行。

也提及 2016 當年蒙古經濟崩跌,舉國動盪,貧民無立錐之地,因天寒只得躲進下水道的慘況。無論家國,不示弱的民族自尊深入民心,但言語卻都頗帶辛酸。

導遊精通蒙、中、英語,夢想出國工作,奈何因現實因素無法遠行。圖/高紹沖 提供

洗盡鉛華再出發

綜觀蒙古的歷史,很難不聯想到自己。我們也曾志在四方,要創下轟轟烈烈的志業,甚至躊躇滿志、目空一切;但人生至此,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恐怕無法完全達到人生的目標。但即便第一個夢想墜落,就無法展翅飛翔嗎?

無論是蒙古人民甚至蒙古國本身,縱有馬上的英姿煥發、青年的意氣風發、蒙古西征的璀璨一刻,但或許出於現實的考量,抑或心境的轉變,最終還是要洗盡鉛華。

而這不就是人生,不就是生活嗎?

腳踏實地,洗盡鉛華,然後呢?再次出發,尋找下個夢想,完成下段旅程與目標。

我對於古今蒙古的所見所聞,的確有無限的感概,但更深的不是一種「淪落至此」的遺憾,反倒是對人生別樣的體悟。也感謝蒙古給我繼續向前的勇氣,希望我們都能一起更好!加油!

 

備註:本文為投稿換日線徵文活動「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之作。

執行、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