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革命,各自解讀」──走過百年民國史,邁向屬於我們的未來

「一場革命,各自解讀」──走過百年民國史,邁向屬於我們的未來

中華民國 107 年雙十國慶將屆,新的國慶主視覺動/靜態標誌公布,除了展現國慶的意象與內涵與時俱進──反映出中華民國的政治變遷之外,從其引發的熱烈回響看來,國人仍十分關注這個日子。

盛大的「建國百年」國慶

景美、北一女儀隊表演。圖/高紹沖 提供

不過,相同的 10 月 10 日,在不同的年代與地域,都會賦予其不同的意義。特別是在建國百年期間,整個政府都會全面動員,上至中央各部會,下至地方政府,相關活動與資料彙整紛至沓來,全力迎接國家的生日,營造出舉國歡慶的氛圍。猶記得當時能清楚感受到整個國家洋溢著歡欣鼓舞的喜悅氛圍,我也藉此良機參加了幾個百年大慶活動,更專程於國慶日當天,前往總統府的府前廣場觀禮。

建國百年國慶除邦交國領袖、海外僑胞共襄盛舉,冠蓋雲集外,也包含整齊劃一的儀隊、原住民舞蹈表演等,甚至特地舉行多年未見的「國防展演」。憲兵機車連、精實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雲豹甲車、救災工兵車、火箭車等層出不窮,空軍 F-16 戰機、經國號戰機、幻象 2000 戰機呼嘯而過,陸軍神龍小組更首次在總統府前定點著陸,巨幅國旗昂揚空中,人人也同舉小國旗揮舞。此情此景,堪稱「歌舞昇平」。

圖/高紹沖 提供

辛亥革命百年,中國武昌同慶

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於 1949 年 10 月 1 日建政,「十一」才是其國慶,但民國 100 年(2011 年)是個特殊年份,不只是中華民國建國百年;也是辛亥革命百年──同樣的歷史事件於不同的政治體制上,形成截然不同的詮釋與慶祝模式,引我好奇,便設法抽空造訪中國武漢市與南京市,回顧當年的史蹟。

圖/高紹沖 提供

武漢市作為武昌起義之地,便是中華民國起源地,同樣藉辛亥革命之名大肆慶祝。由於雙十武昌起義後,次日湖北諮議局建立「中華民國軍政府鄂軍都督府」,以黎元洪為都督,宣告「以共和政體建設民國」,在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前,軍政府便是中華民國肇建的中央政府。

鄂軍都督府已於 1981 年改建為「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一進入首先展現復原後的舊址,都督府內廳堂眾多,包含草創時臨時設置的軍務等 4 部,後部則改建為常設展區,由歷史文物、圖片、模型、美術作品、復原場景等近 200 件展品組成。

全館內外更高掛早已停用,當時作為革命大旗的「十八星旗」。而展廳正中為孫中山青銅浮雕頭像,並由革命志士們簇擁,內容則主要表現滿清末年的腐敗、西方民主思潮與「湖北新政」使武昌起義水到渠成,烘托出革命壯烈的氣氛。

圖/SleepingPanda@Shutterstock

還記得我造訪時,館外廣場有攝影機似乎正拍攝節目,不遠處則是大叔大嬸正鍛鍊太極劍,靠前的發票處則充滿排隊人潮,形成一幅相映成趣的畫面。

圖/高紹沖 提供

辛亥革命博物館:細數歷史亦展望未來

武漢為紀念辛亥革命百年,還特地興建新穎的「辛亥革命博物館」。館區廣場碩大無倫,建築則為飛揚流線造型,配上肅穆淡紅,益顯氣派。

內部展覽則細數歷史,讓過去的故事赫然重現:

武昌起義後,值危急存亡之秋,中華民國軍政府率先出擊漢口,黃興趕來後接掌戰時總司令官,率領革命軍抵禦清軍,進行漢口、漢陽保衛戰(合稱陽夏保衛戰),最後退守武昌。但 42 天的戰鬥已引起震動,各省紛紛宣布獨立,僅控制直隸周邊的清廷袁世凱主張與革命軍停戰。

蘇浙滬鎮聯軍趁勢攻陷南京,17 省代表齊聚南京,民國元年(1912 年)1 月 1 日成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選出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2月12日清宣統皇帝遜位,清朝 268 年的統治正式結束。

新館雖忠實還原現場,但其實更著重在武漢百年後的發展,呈現武漢在中共治理下,兼具生態、科技、人文特質,騰飛發展指日可待。

圖/Andrew Babble@Shutterstock

南京總統府,已無青天白日滿地紅

圖/高紹沖 提供

隨後我輾轉抵達南京市。南京為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的首都,還保有當年的總統府,三拱門構成門樓為總統府正門,但遺憾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復見於府頂,旗桿之上已空無一物。

內部則占地廣大,除國民政府、總統府、臨時大總統辦公室等機關廳舍外,甚至保有蔣介石辦公室等民初文物場所。大堂則高掛孫文所書「天下為公」匾額,而山字會議室中還能見到高掛的我國國旗,在五星紅旗的土地上竟還能得見,我心中只有無限感概。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稱呼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推崇其為「民主革命先行者」,甚至還推出《辛亥革命》這種群星薈萃的大卡司電影,但細細觀察辛亥革命百年紀念的相關兩地,卻難見到中華民國存續的痕跡。

圖/高紹沖 提供

不同的史觀,巨大的歧異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史觀中,中華民國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而這便是兩岸巨大的歧異。另就南北韓 2018 年相呼應和,不停舉辦的高峰會來看,有人談及兩韓是獨立對等的國家,接納彼此為將持續存在的相異政治實體;同樣有人慨歎兩韓能往和解統一之路邁進,並反觀兩岸關係持續觸礁。以上兩種相反的觀點,更與史觀上的歧異難脫干係。

總歸來說,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 2011 年 10 月 10 日的慶祝,相當程度反應了兩岸分治導致的差異,而中華民國國慶意涵的變化,更實實在在見證了中華民國的政治體制演進。國慶的內容同時隨著時序遞進,於多元包容外,更為強調台灣主體性。

但弔詭的是,兩岸一個推崇愛國主義,一個強調台灣主體意識,民族主義都在高漲,急速擴張的兩岸民族主義迅速對撞,讓兩岸關係陷入僵局。

民族主義背後形成原因雖然極為複雜,既有訴諸情感與熱血,甚至是直觀的原生論,亦有「想像的共同體」論述。但無論如何,民族主義本就是雙面刃,凝聚認同與排外情緒不易拿捏。更進一步來說,最難以想像的是兩岸政府間最大的共同點,恐怕在於既要運用民族主義,又要壓制民族主義。

圖/高紹沖 提供

我們想要怎樣的未來?

民族主義又相當程度形塑國家認同,使兩岸更陷分歧。而依照目前的政治氛圍,兩岸政治上的競逐已進入深水區,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我外交空間的打壓已無所不用其極,更透過港澳台居住證強迫「表態」。且兩岸的經濟轉型都進入瓶頸,未來因此而生的政治動盪不安可以預見。

而國家認同是一個既複雜又深刻的議題,但我並不認為選舉激化了統獨議題的衝突。相反地,正是有民主選舉,才能讓台灣人民不時反問自己:「究竟想要怎樣的國家,走向如何的未來?」

至於統獨議題引發的社會躁動,主要還是認知上的差異,國家認同應是「價值選擇」上的問題,並非善惡對決,若是黨同伐異,其實相當容易導向誰是叛徒或走狗。反之,如果可以接受其為選擇的話,便沒有誰比誰更高尚的問題,只有選擇與承擔。

最後,在民主且享有言論自由的台灣,你可以高唱獨立,也能追求統一,只是維持現狀絕非長久,該是時候思考與決定我們的未來!不過也請千萬不要忘記,無論要去哪裡,一定是從台灣出發,一定要從台灣出發!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英文 Tsai Ing-wen   臉書專頁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