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與重逢、和解與算計──當「離散家庭」在金剛山團聚,兩韓的未來將會何去何從?

分離與重逢、和解與算計──當「離散家庭」在金剛山團聚,兩韓的未來將會何去何從?

2018 年 4 月 27 日,南北韓第三度高峰會,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首度踏入南韓領土,於「和平之家」與南韓總統文在寅進行會談,會議室牆面高掛南韓畫家《從上八潭俯瞰金剛山》巨幅畫作,會後簽署《板門店宣言》,其中內容包括重啟離散家庭團聚活動,並於 8 月 20 日至 26 日在金剛山分二梯次舉行。

韓國分裂後,承載兩韓集體記憶的金剛山

由於 1950 年至 1953 年的韓戰,導致南北韓大批家庭因戰亂分離,自此天各一方,滄海桑田,僅能在兩韓關係和睦時於指定地點重逢數日再各自歸國。算起來,8 月的團聚活動便已睽違 3 年之久。

韓戰距今近 70 年,如今倖存者都是白髮蒼蒼的長者,雖相聚無多,但骨肉分離多年且生死未卜下竟得以重逢,之於當事人已屬萬幸。迄今兩韓尚有數萬名離散家庭家屬無此機會,使團圓場面往往悲喜交集,賺人熱淚。

自 2000 年以來的團聚活動,皆選在南北韓軍事分界線(MDL)東端,位處北韓境內的金剛山舉行──對照南韓同樣選擇金剛山畫作象徵南北和解,金剛山作為落實《板門店宣言》的首個兩韓大型公開活動地點,箇中自有深意。

究竟歷史上的金剛山,對於兩國人民有何重要意義呢?

時序倒回 1998 年,「現代金剛號」郵輪自南韓江原道束草港滿載南韓遊客,避開陸上的軍事分界線,自北韓港口入境赴金剛山旅遊。2002 年北韓成立金剛山觀光地區,由南韓現代峨山公司負責開發、進行飯店與交通建設。2003 年北韓方面開放陸路交通,讓南韓遊客得以直接跨越軍事分界線,前進金剛山。

但 2008 年,南韓遊客在金剛山遭北韓哨兵槍殺,南韓政府隨即中斷金剛山旅遊並要求調查,2010 年北韓則以沒收南韓金剛山資產與驅逐工作人員報復,並宣布禁止南韓人民踏入。為彌補南韓客源的流失,隔年 4 月,北韓正式成立「金剛山國際旅遊特區」,將目光對準世界。

北韓境內金剛山。圖/高紹沖 提供

初次走訪金剛山,親歷兩韓觀光發展的落差

今年 7月,因緣際會下,我有幸親自走訪金剛山。由於首度在北韓旅行中,離平壤如此之遠,我對有機會觀賞沿途風光期待甚深,興奮不已。奈何車行路況之「慘烈」實在難以形容,簡直顛簸到腰痠背疼,猶如騰雲駕霧般走完 318 公里的路程,也真切地見識到北韓基礎建設之不足。

金剛山是聞名朝鮮半島的旅遊名勝,屬「朝鮮八景」之一,號稱擁有 12000 峰。可粗分為層巒疊翠的「外金剛」、嶙峋海景的「海金剛」與溫婉溪谷的「內金剛」。

當我與同行團員風塵僕僕地於晚間 6 點抵達金剛山,一進飯店地界,登時感到南韓鋪設的路面相當平坦,不禁喜出望外。而當時下榻的「外金剛飯店」也是此次離散家庭團聚的會面地點之一,已全由北韓籍人員服務,規模雖較平壤羊角島國際飯店為小,但不愧是南韓所建,住來相當舒適。

另外,最神奇的莫過於當時恰逢 2018 俄羅斯世足賽,經過同行團員的「強力」爭取,飯店竟破例於內部頻道播放球賽。大夥兒在一樓大堂餐廳大螢幕前啃小魚乾配啤酒,與北韓兩位導遊共賞足球賽,稍稍把旅途的疲憊拋諸腦後。雖然是將前日的比賽畫面字幕改成韓文,左上角烙上火炬符號(朝鮮中央電視台標誌),添上北韓球評講解,化身為北韓版世足賽的重播,仍讓我至今歷歷在目,心想果然即便是在北韓,還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不過看似安逸的金剛山之旅,隔日卻出了狀況──早晨已逾出發時間,導遊卻不見蹤影,原來團員中多人腹瀉不止,連其他台灣團旅客也出現類似情形。

而我們在外閒聊時,發現一位似乎是南韓籍人士駕著現代汽車,前後車牌以白牌遮蔽,出現於外金剛飯店,再加上昨日也有兩位不知是商人還是遊客的比利時人出沒,金剛山旅遊大舉開放似乎可見端倪。

延宕一小時後,導遊不斷請示再請示上級,才請來北韓醫護人員打點滴並留女導遊於飯店照料,讓其他團員得以繼續登山行程。

與北韓民眾擦身,看見在平壤難見的可愛景象

目前北韓金剛山開放外金剛與海金剛部分景點,外金剛則以「九龍淵景區」為主。金剛山山景秀麗,往往山巒絕壁直上雲端,蒼松再立於懸崖,或是山頂怪石隆起,誕生許多雄鷹、笨熊的奇岩故事,抑或是深谷溪流,亂石崩雲。

九龍瀑布。圖/高紹沖 提供

我們頭頂豔陽,穿梭於小橋山林,充分感受到行程的「扎實」。步行良久,汗流浹背下,一個岔路左轉後,高達 13 公尺,終於抵達步道的折返點:如同銀絲帶曳地,傾瀉至碧綠水潭的九龍瀑布。金日成的傳奇在此廣為流傳,步道與奇觀都號稱是他親自到現場指導與品評。

整套健行行程不算輕鬆,但下山更難,「膝蓋炸裂」下,雙腿抖個不停。時近中午,上山的北韓遊客絡繹不絕,既有攜家帶眷踏青,亦有軍人來進行「愛國教育」。我難得與北韓民眾近距離交錯擦身,也偶遇來人點頭微笑致意。

北韓民眾嬉戲於金剛山蔘鹿水景點。圖/高紹沖 提供

在「蔘鹿水」,據說飲用可回春的清泉處,更見到北韓遊客闔家聚攏自拍,追逐嬉鬧,旁若無人的景象,流露在平壤難見的可愛感覺。同時,鑒於 2008 年的槍擊事件,一路上我多有留心,但全程不見哨所,想北韓在動線上有所調整,金剛山登山應安全無虞。

隨後搭車轉至海金剛,登涼亭遠眺「三日浦」。三日浦是金剛山絕美之地,將金剛山處於朝鮮半島東岸濱海的脊梁風光完整呈現出來。

遠遠觀之,狹長湖區僅以一綠野與大海相隔,光滑湖面與碧海晴天湛藍一色,青松覆蓋的臥牛島位居湖心,艷紅吊橋搖曳於湖岸,下方竟還有北韓遊客划塑膠艇嬉戲,洋溢著中人欲醉的氛圍,與邊境地帶肅殺的氣息全然不襯,卻不愧「三日浦」是君王到此一遊,著迷於美景,流連忘返三日後才甘願歸去的美名。

金剛山風光秀美,是值得參觀的美景,但一想到返程要再度於崎嶇不平的道路上趕路,實在讓人不敢領教,導遊也直陳其實搭火車更耗時;且因行程耽擱,我們不得已在具危險性的北韓山間夜行疾馳,最終於晚間 10 點多抵達平壤。

三日浦。圖/高紹沖 提供

美景下的省思:兩韓關係

幸運且平安歸來的金剛山之行讓我心生感概,在此與大家分享:

首先,無論是近來的「東亞鐵路共同體」抑或兩韓跨境經濟特區倡議,持續強化兩韓經濟合作是南韓的中程目標。

金剛山作為兩韓經濟合作的「試金石」,坐擁天然美景,發展觀光的難度最低,過去便曾讓南韓遊客絡繹不絕跨越邊境湧來,束草市更因金剛山旅遊繁榮一時。但北韓發展觀光旅遊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不論是基礎設施,還是服務業的彈性變通都有待加強,也是北韓經濟發展與兩韓經濟合作想更上一層樓需突破的障礙。

其次,北韓重啟離散家庭團聚活動也是著眼於兩韓「血濃於水」,祭出溫情攻勢。讓垂暮之年的老者環抱相擁,雙手緊握不放,於座車前依依難捨的感人畫面透過媒體傳送,不停激盪人心,以訴諸民族情感。

善於造勢的北韓,再度掌握曝光,讓金剛山重回螢光幕,試圖使南韓重啟金剛山觀光旅遊項目,並加速連接及升級東海線鐵路,吸引遊客消費,賺取北韓急需的外匯。換言之,北韓深知手握的牌組,也有將牌打好的本事。

雖說國與國之間以利益計算,但信任卻須建立在誠懇的基礎上,北韓所作所為卻始終難以建立互信,也使南韓設下「無核化」才有合作可能的前提,北韓仍需以誠釋疑。

最後,我想到過去臺海兩岸因國共內戰,同樣有被大海阻隔的「離散家庭」。當中國改革開放不久,尚未三通時,便開始有人偷入中國尋親祭祖,甚至連目不識丁的老人家也飛至香港再入境違法探親,但此情此景早已不復見。

兩岸日漸高漲的民族主義,讓台灣更加強調主體性,中國不斷壓縮台灣經貿與外交空間,台灣又該如何自處?兩岸如今的格局與南北韓分裂的現況,雖並不全然相同,也難一概而論,但兩韓的相處模式與未來發展,其中應也有值得我們關注、深思甚至借鏡之處。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