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富豪齊聚「賭玉」、「緬甸版迪士尼」,撐起新都觀光風景──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下)

各國富豪齊聚「賭玉」、「緬甸版迪士尼」,撐起新都觀光風景──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下)

內比都(註)為新興城市,在原先舊市區下劃入外圍大片土地,成為內比都直轄市。遷都時緬甸政府更保密到家,未經事先公告,即在突然間將部門與軍隊大舉遷入。定都初期,甚至連公務員用餐都成問題。

迄今,內比都雖然仍在大興土木,但已具首都規模與機能,並以花朵為名分區,如「蓮花區」、「荷花區」等,我僅憑所見所聞,依其性質略為分類:

內比都花朵造型圓環。圖/高紹沖 提供

政府部門區:相當於台灣的「博愛特區」,內比都政府機關均占地宏大,門口設有軍警護衛,門禁森嚴,除警察局以英文標明「願提供外國人協助」外,其他部門若想拜訪參觀、拍攝留念,建議先請示警衛,一般都會獲准。

公務員宿舍區:除一般的 4 層公寓宿舍外,還有政府高級官員獨棟宿舍,環境優美,有的還有「小橋流水」等庭園造景。

飯店區:內比都的住宿相較緬甸他地並不便宜,多為外國人居住,飯店不是屬於豪華酒店,就是獨棟別墅類型。當時 2013 年東南亞運動會舉辦在即,飯店區到處可見新建工地。

商場與餐館:內比都共擁有 4 間大型購物商場、百貨公司,另外購物尚可在內比都長途客運站旁雲集的小型商家中尋找。餐館則位於飯店區旁的丘陵上,這是緬甸當地人最常去的地方,其他大景點門口也有路邊攤。

國際機場:2011年內比都國際機場國際航廈完工,成為僅次於仰光、曼德勒的第三大國際機場,距市區 16 公里遠。國際線定期航班極少,僅有曼谷、昆明,但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暢旺,因此不時會有中國玉石商人專程包機飛抵。

中央火車站:內比都中央火車站相當氣派,站前還置有蒸氣火車頭,但路過感覺人氣不旺,與一般火車站的人潮洶湧大相逕庭。

此外,內比都還有高爾夫球場、醫院等設施,主要為緬甸富豪顯要所用──貧富差距極大是東南亞國家的常態,內比都自然不例外,也顯示出緬甸「藏富於民」、不為人知的經濟實力。

內比都中央火車站。圖/高紹沖 提供

搭「摩的」到「寶石博物館」:當地「賭玉」風氣興盛

搭乘「摩的」(Motorcycle Taxi)遊逛市區雖然頗為累人,優點卻是能近距離觀察當地,也因舟車勞頓,我們當晚睡得香甜。次日的景點放在內比都更為冷門的郊區,約有近 1 小時車程方能抵達,同樣包昨日兩位司機摩的,緬甸司機人不錯,參觀時都在景點大門不遠處等候,隨傳隨到,突然增加行程也不廢話,還可介紹參觀路線。

此外,緬甸摩的須具執照──我們遠行時,司機還特地穿起藍背心(由監管單位發給有照司機)以防臨檢。「摩的」應該是背包客到內比都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不過當地緬甸司機多不通英文,須帶名翻譯才行。還有司機們愛吃檳榔,黝黑皮膚與滿口「紅牙」,初看有點不適應,但其實都是老實人,最後趕車時間不及,還主動幫我寄明信片呢。

赴郊區前,我特別要求去「內比都寶石博物館」(Gems Museum):緬甸翡翠玉石世界聞名,中國經濟崛起後,富豪們更趨之若鶩,價格已高不可攀,但聽說該處有如同台灣「金瓜石黃金博物館」般的鎮館之寶「巨型翡翠」,我自然想見見世面,可惜因故緣鏗一面。

緬甸「賭石」、「賭玉」的風氣原就興盛,如今還透過直播熱銷中國。

朋友說,在緬甸的大型玉石交易時,當地與世界各地的珠寶富商齊聚,本就不便宜的內比都住宿價格,登時暴漲 3 倍還供不應求,是內比都人氣最旺與緬甸賺取外匯的重要時刻。

緬甸版的「小人國」、「九族文化村」與「迪士尼樂園」

隨後離市區遠行,長途車程帶出內比都建都過程,過去與現在都攤在眼前:穿過平交道出市區後,兩旁景色登時由富麗堂皇的嶄新建築,變為平民住宅的木造平房,也有看來很是單薄的民居,常可見建築工地,修路更是家常便飯,內比都建物相隔甚遠,明顯是經過規劃,紅綠燈也不多,市區常採用圓環,緬甸司機的行車習慣不錯,既不橫衝直撞,按喇叭情形也還行。

長途跋涉後,終於抵達內比都動物園與野生動物園──園區占地廣大且彼此相連,可一同參觀,並提供遊園車服務,緬甸的動物園除罕見的白獅白虎與海獅表演外,還有「餵食秀」,諸如大象、長頸鹿、鱷魚、白虎皆可餵食,由於遊客稀少,估計也是動物園開闢財源的渠道,並讓遊客藉機觸摸動物。「白獅夫婦」更是動物園的明星,我也難得這麼近距離接近猛獸──當然這與台灣動物園的管理模式相去頗遠,雖說對動物的健康管理打上問號,卻讓人童心大起。

白獅餵食秀。圖/高紹沖 提供

鄰近的緬甸國家地標公園(National Landmark Garden)則相當推薦,匯集了緬甸知名地標與少數民族建築──簡言之,就是緬甸版的「小人國」與「九族文化村」,有緬甸各地,如撣邦等民族傳統建築與曼德勒的舊皇宮等地標,盡皆等比例縮小。園區超大,遊園車極速駛完,竟也耗掉 45 分鐘,此外還有遊樂設施,地標公園內並附設小木屋旅館,基本上是想打造成闔家歡樂的「緬甸版迪士尼樂園」。

但內比都晴空萬里、乾熱逼人,無法──遊歷,只好躲去附設的空中景觀餐廳用餐──國家公園旁是非常雄偉的「軍事博物館」,我們從空中餐廳遠眺,包含坦克、大砲、艦艇等,廣袤如同軍事基地,占地可是基隆役政公園的幾百倍之大。

內比都軍事博物館。圖/高紹沖 提供

談起「羅興亞人」敏感問題,當地知識份子亦立場激烈

由於身處民族園區,而 2012 年若開邦又有衝突發生,我便順口詢問此事,結果緬甸朋友當場糾正我:

「他們才不是緬甸人,是從孟加拉偷渡過來的,而且裡面很多壞人!」

拜訪內比都的 2013 當年,其實我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直到近來雙方衝突事態惡化,才又想起這段往事──我朋友的學經歷與家族背景,皆屬高知識分子,他在各地從商多年,也非井底之蛙──但即使這樣背景的他,同樣與緬甸當地報章媒體,對羅興亞人作出了類似評價。

不僅如此,即便西方輿論、主流媒體、國際組織,多對緬甸政府處理羅興亞人問題的種種措施大肆抨擊,但緬甸軍民對政府處置的支持度,卻一面倒地極高。

甚至連代表「愛與和平」的緬甸小姐選美冠軍 Shwe Eain Si ,也公然上傳影片至網路,指責羅興亞人武裝勢力才是罪魁禍首,引起廣大爭議。

 
相關影片報導與後續

關於羅興亞人問題我始終不解,迄今也無法分辨究竟是單方面的種族清洗,還是如「漳泉械鬥」般的互相傷害。以民主人權象徵起家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之舉措,對此事件的影想的確動見觀瞻,我卻無意簡化地以「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批評──這個世界也許不是非黑即白,只能靜待時間檢驗,緬甸之行,又扎實地為我上了一課。

若暫且不談敏感的種族衝突議題,緬甸人民絕大多數都極為友善──我真心盼望這個國度能解決接踵而來的難題,早日苦盡甘來,迎接和煦的春天。

另外,雖然緬甸邊疆並不平靜,但緬甸國土廣大,中央精華地域仍相當平穩、治安良好。鄰國強權、與緬甸關係密切的中國,更不會容許通往印度洋的生命線動亂──緬甸的未來,也符合機會與風險並存,禍福相依的真理。

註:關於緬甸新都名稱在此先做說明,就好比緬甸的英文國名有 Myanmar Burma 兩種稱謂,背後也各有其政治意涵。緬甸新首都 Naypyitaw 原先中華民國外交部翻為「奈比多」,但我拿「奈比多」去問我的緬甸同學時,根本無法溝通──原因是緬甸通用的中文譯名與中國譯名相同,為「內比都」。

此處也反應出台灣冷門語言發展的侷限,因缺乏冷門語言人才,多自英文翻譯而來,不如中國人口眾多、撐得起冷門語種市場,得以直接自緬文翻譯。不過不知何時外交部竟也默默從善如流,將該地名稱修正為「內比都」了──雖然台灣媒體尚未統一譯名,不過全文仍以「內比都」稱呼緬甸新都。

補記:

由於緬甸民族組成複雜,共有 135 個少數民族,且少數民族據守邊疆地帶由來已久,目前官方承認至少有 21 支少數民族武裝力量,迄 2018 年僅與 10 支簽訂全國停火協議。至於近期較嚴重的衝突,則有 2015 年緬甸北部撣邦果敢自治區因果敢軍欲奪回原有地盤,與緬軍爆發武裝衝突,原為南明部隊流亡緬甸的漢人後裔形成的「果敢族」紛紛逃入中國雲南避難,戰火甚至殃及中國境內平民; 2016 、 2018 年撣邦木姐縣則因緬北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勢力,同樣因爭奪地盤突襲市區及炸毀交通動線,致使中緬邊境貿易一度停頓,也造成難民湧入中國雲南。

而延續至今的羅興亞人問題更為複雜:英國殖民時期的分化、歷史上的仇殺屠村、羅興亞人對緬甸國家認同的低落,最終若開邦中的羅興亞人不見容於緬甸,羅興亞人完全被緬甸官民視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數十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形成難民潮。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