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的首都不是仰光、翁山蘇姬在這裡「光環盡褪」──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上)

緬甸的首都不是仰光、翁山蘇姬在這裡「光環盡褪」──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上)

於政府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之前,身為小資上班族的我,在階級複製日趨明顯、貧富差距逐漸拉大的台灣,早已對未來戒慎恐懼,為此聽遍北至日本東京,南到柬埔寨金邊、馬來西亞吉隆坡等地的「海外投資說明會」,為小小的積蓄資金尋覓出口。

每個說明會現場,台下群集的各世代群眾,往往泛著熱切的目光、並積極地詢問。我一方面對台灣的投資環境感到憂傷,一方面也察覺到東南亞的機會與風險。最後,考量資金進入門檻,並恰逢緬甸友人的引介,於 2013 年 1 月,毅然決然踏上緬甸投資考察之路。

雖說是「考察」,但難得走一趟緬甸,旅遊的成分也相當濃郁。而我走訪他國有一特別習慣,便是至少要去過首都,才算認識該國。

在大多數國家這都不成問題,因首都多半是旅遊勝地,至少也有眾多史蹟與博物館供參觀──但偏偏就有國家例外,甚至許多人不曉得其為首都。這類首都又有相同特色:皆是新興開發、特意建設的新城市,並從原先知名的繁華舊都遷都而來。

而在東協各國中,我想「最神秘且鮮為人知的首都」,莫過於緬甸的新首都內比都(Naypyitaw)了。向來喜歡「神秘景點」的我,當即立定「志向」,走訪內比都!

噴泉公園。圖/高紹沖 提供

2005 年才播遷,緬甸「神秘」新首都

先來對內比都作個簡單介紹:

取代建都已久的仰光,內比都於 2005 年 11 月,正式成為緬甸聯邦共和國首都, 2006 年定名為內比都,意為「皇家首都」,近年人口已近百萬。

關於緬甸政府突然遷都到緬甸中部、人煙稀少之山間盆地的原因,可謂「眾說紛紜」:一說是緬甸邊區少數民族武裝勢力割據,仰光遠離山區,控制不易,內比都地處中央,戰略地位優越;二說是仰光靠海,難以抵禦外國勢力突然進襲,內比都深處內陸,安全條件極佳;三說是「官方說法」,則以仰光過於擁擠,無法容納欲擴建的政府機關。

不過遷都的原因,通常是多方面的──我認為最主要原因,恐怕是仰光多年來已成為(當時的)「異議份子」(註)大本營;軍政府在此勢力日漸衰弱,統治力遭逢挑戰,遷都方能另闢天地。再加以中部山區為緬甸貧困地區,遷都一可開發山區、二則同樣如上述避開外國勢力介入。

另外還有「八卦說法」,指軍政府相信風水占星說法,欲遷都保太平;不過緬甸百姓一般認為,「避免美軍攻擊」為遷都最重要理由。

當時大約晨間 6 點多,抵達仰光長途客運站,驗過車票及護照後上車,車上除我之外都是緬甸人──據我朋友說,從仰光前往內比都者, 8 成都是緬甸公務員洽公,內比都其實是個「公務員之都」!

客運行駛於緬甸「高速公路」(但對比台灣,約莫是快速道路等級),直至靠近內比都才開始出現柏油路,路面更寬達 6 線道,顯示緬甸新都的氣派。一過蓮花造景大圓環後,便正式進入內比都市區。

近 5 個多小時車程後,此刻已經中午 12 時。豔陽下,我趕忙聯繫久候的緬甸好友──內比都公共交通不發達,首都行全程採用摩的(摩托計程車)代步。

內比都百貨公司。圖/高紹沖 提供

開心地與多年不見的好友異地重逢後,便至飯店區入住,竟然是間獨棟含花園、超大間 Villa 式的渡假村飯店;隨後至大型百貨公司 Junction Centre 美食街用餐──我對長年「鎖國」的緬甸首都內比都內,竟瞬間出現如此具規模的大型百貨公司,實在感到太好奇,忍不住便逛了起來。

緬甸國會。圖/高紹沖 提供

這裡什麼都「大」:氣派的緬甸新都初印象

百貨公司應有盡有,美食街、精品店、超市、甚至還有電影院,且正在播映緬甸當紅女星主演的喜劇電影,著實讓我大開眼界。不過最值得逛的還是大型超市,擁有各式商品,以及如雜貨店般的袋裝緬甸特色食物,如羊肉乾及茶葉等。

在緬甸,茶葉可作食物,通常佐以酸甜醬汁配飯,當地人更喜以豆類、堅果下飯。超市內相關商品種類繁多,「國際化」程度也高,主要進口泰國食物,韓國也有,中國更不用說,幾乎可用「氾濫」來形容──令人眼睛一亮的,是商場內還販售有翁山蘇姬的書籍與「相片圖錄」:政治人物的「個人寫真集」大量擺放在商場中,著實讓我有些難以想像(不過據說俄羅斯目前也是如此),但緬甸朋友說此類商品在當地相當搶手。讓我深深感受到緬甸人( 2013 年當時)對翁山蘇姬的喜愛,緬甸真是不一樣了。

之後回飯店午休,緬甸中部的太陽實在太曬,冬季竟還如此炎熱,一直拖到下午 4 點方才出門,往緬甸國會邁進。

國會大廈極為氣派,我們試著停下攝影。緬甸軍警相當客氣,雖仍不准進入,但事先說聲即可大拍氣勢宏偉的國會殿堂──國會外的寬廣道路尤其讓人印象深刻,甚至有「可供飛機臨時起降」的說法。

至於內比都的道路本就相當寬闊,大到超乎想像,據說還有 20 線道之路,不過人口尚未聚集,路上車輛稀疏。我原也以為內比都乏人問津,但其實早有許多外國人訪問,除因其身為首都,外國使領館人員洽公外,還有中國官商不絕於道,其中以玉石商人最多,其次是中國官方與工程人員。

此處「插播補充」:據 2018 年最新消息,各國駐緬使館將正式搬遷至內比都,內比都發展前景還是能有所期待;只是內比都的土地資源早被軍政府官員及親屬卡位壟斷──此處也能發現緬甸濃厚的人治色彩。

仿仰光大金塔而建的少數「最知名景點」

隨後直奔內比都最重要景點:「內比都和平大金塔」(Uppatasanti Pagoda)。和平大金塔於 2009 年落成,高達 100 公尺,仿「仰光大金塔」而建,已成為中部地區的信仰中心。雖我朋友直說還是仰光大金塔最具盛名與魅力,但和平大金塔卻是以規模取勝,傲然聳立於內比都。

內比都和大金塔內部。圖/高紹沖 提供

大金塔身處居高臨下的廣場正中,可進入禮佛,金塔內部由素白之佛陀故事雕刻環繞牆壁,中有擎天巨柱,巨柱四面分置佛像,依你所祈願向該面佛像膜拜,比較須注意的是女性信眾無法踏上最近佛像之台階,僅能位於男性信眾身後膜拜──這是緬甸佛教習俗。我雖入境隨俗,但於講求性別平等的台灣多年陶冶下,頗有些訝異。

大金塔旁還有座「白象園」, 2011 年佛牙舍利抵達內比都時,便是由此吉祥白象開道。此地我們待了許久,適逢週日,人潮湧進,緬甸百姓屈膝佛前,寧靜肅穆,呈現出緬甸身為佛教國家的虔誠。

白象園。圖/高紹沖 提供

「民主改革」的變化:當地友人對翁山蘇姬從景仰到質疑

夕陽西下,緬甸的烈日已盡,氣溫驟降許多,但入夜的清涼讓我們得以繼續行程,前往噴泉公園。此公園是內比都我最喜歡之處──因它完完全全屬於緬甸當地人:氣派的拱型巨門入內後,經木橋、穿花圃,便是噴泉,由類似水舞的方式交織播送緬甸音樂錄影帶,既有畫面又帶聲響。聽著不知名的緬甸旋律,偶有台灣曲調,饒富趣味。

一群當地人,愜意地肩併肩靠在噴泉前長木椅:我正前方是緬甸小姑娘,看來是附近居民;右前方是印度裔緬甸人;左前方則竟有僧侶與身著粉紅袈裟的緬甸女尼──這正是內比都一般居民的日常組合。噴泉公園還附設盪鞦韆等遊樂設施,緬甸青年男女也在此歡聚。

近 9 點我們轉赴司機推薦、由東枝華人經營的撣邦飯館用餐,大口暢飲緬甸啤酒,飽餐閒聊,席間話題也不脫時局──由於當時緬甸推動民主改革,除釋放翁山蘇姬,更透過 2012 年補選讓以翁山蘇姬為首的反對黨民盟進入國會(註),這感覺很像台灣過去藉由「增額立委改選」,逐步釋放權力,進行民主化改革一般。

我朋友眉飛色舞地,熱切描繪著翁山蘇姬若執政,掃除貪腐後緬甸發展的模樣與願景,表示能在內比都瞻仰翁山蘇姬奮鬥的場所,讓他相當興奮。接著更說:「等之後經濟制裁解除,緬甸一定能像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在經濟上展翅高飛!」「現在好多外資都來了,連歐巴馬都來了,你能不來嗎?」

返台之後,因投資緣故,我不時關注緬甸政經,也繼續與緬甸朋友保持聯繫──但去年迄今的例行聯絡,他開始批評民盟治國無方,行政紊亂,經濟失調,緬幣再度大跌,抱怨生意比之前難做,對翁山蘇姬的執政能力大表懷疑。特別是貪污腐化並未改善,對改革與發展的期待落空,讓他相當失望。

短短數年間,當地人對翁山蘇姬的觀感大變、光環盡褪。已非「局外人」的我,也深感東南亞的投資機會仍在,只是真的需要長期耕耘,與對資訊有著精準掌握及判斷。

(未完待續,下篇請見《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下)》)

註: 1962 年 Ne Win 將軍發動軍事政變,成立軍政府推行社會主義,2010年終於在翁山蘇姬、緬甸政黨民盟、西方經濟制裁及民意高漲下,2010年軍政府同意釋放長年軟禁的翁山蘇姬,推動緬甸民主改革,開放選舉,轉型為民主政府。2012年翁山蘇姬先透過補選進入國會,並領導民盟於2015年緬甸國會大選獲勝,2016翁山蘇姬以特設的「國務資政」實質治理緬甸,但軍方藉由國會保障席位與軍事權力掣肘,使新政府施政難以發揮。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