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感受最深的,是這裡的『氣質』」──在現代與傳統、華麗與樸實間尋找平衡的「多面寮國」

「讓我感受最深的,是這裡的『氣質』」──在現代與傳統、華麗與樸實間尋找平衡的「多面寮國」

寮國,身為東南亞唯一的內陸國,在政府大力提倡新南向政策之時,終究因諸多因素未得到台灣過多的關注。

2017 年因緣際會經曼谷轉機抵達龍坡邦機場,機上西方遊客遠比東方臉孔(蒙古人種)為多,不意與鄰座閒聊,一位荷蘭籍乘客一聽到我們是台灣人,立刻切換成中文頻道,向我們自我介紹:他在中國雲南擔任導遊,接待西方遊客,這次是來開發寮國市場──讓我不禁對寮國發展產生好奇。

湄公河對岸龍坡邦鄉間

龍坡邦的美麗與哀愁

龍坡邦是一座由湄公河與南康河懷抱的小巧古都,既有自己的文化特色,也帶點泰國的味道,歷史上甚至與台灣有個鮮為然人知的關聯(註)

湄公河對岸

我們風塵僕僕地抵達龍坡邦後,直接逛起了龍坡邦夜市:皇宮前的街道,入夜後竟成了夜市,以四根支柱撐起頂蓋的帳篷,便是謀生的小攤位。華燈初上,燈火點點,台灣熟悉的夜市感頓時大增。商品有知名的寮國咖啡或手工製品,也有看似自中國批來的雜貨,五花八門的商品固然炫目,但我感受最深的,卻是這裡的「氣質」。

龍坡邦夜市攤販或坐或臥,不吆喝、不拉客,輕聲細語、不疾不徐,歐美人士安靜的穿梭其間,連中國遊客也小聲起來,生怕破壞這份寧靜,我突然感到不好意思,原來「近朱者赤」,陸客環台的吵雜,或許跟台灣人其實也沒多安靜有關。

龍坡邦夜市

這裡的夜市價位平易近人,並沒有誇張的價差,我索性以店員的微笑來取捨店家。不過這裡的夜市,9 點多就開始打烊收攤。眼見遊逛的人們,有人表情滿足,帶著豐收的神情默默地打包,也有不少家人彼此碰頭、嬰孩嬉戲的團聚場景──這樣自然祥和的氣氛,堪稱是最動人的風景,頗有些「帝力於我何有哉」的味道,與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北韓完全不同。

隔日,我們選擇信步之所至,就在主要的法國街上走走逛逛。而龍坡邦的主要景點,不外乎舊皇宮改建而成的皇宮博物館、擁有「生命之樹」的香通寺,與能賞日落的普西山──全都在法國街附近,轉轉繞繞離不開市區。

龍坡邦夜市與皇宮

市區上的店舖幾乎都是餐廳、民宿、旅行社甚至是設計師精品店,我必須承認:這裡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與自創設計品牌,的確有過人之處,但有些價位不免讓人咋舌。這裡的市區有如緬甸蒲甘,連街邊大媽都能用英文溝通,相當便利。

有天,我們在湄公河畔遊蕩,跳上可載運汽機車的駁船橫渡湄公河到對岸探險,只見碎石道路、簡陋屋舍,再往前走黃沙漫天,便是荒山野嶺。途徑警局,本想如同在台灣般問個路,年輕女警卻睜著大眼無法溝通,僅管此地與市區同樣是寮國,卻忽然間充滿陌生感。

返回市區後來到寮國菜餐館用餐,年輕服務生好像是建教合作的餐飲學生,微笑客氣卻僅能比手畫腳,所幸櫃台店員可通英語,我便向他說起去湄公河對岸的經歷。

她淡淡地說:「以前我也住在龍坡邦市區。」手指一棟我常路過的特色民宿。
「後來賣掉便搬到對岸,每日往返工作。」
「龍坡邦生活變好了,只是好多人都搬走了⋯⋯。」語氣中微含淡淡的無奈,龍坡邦的兩岸,似也隱含著身為外地人的我不懂的雙面寮國。

首都百貨公司,彷彿外資發展的縮影

隔日搭乘國內線航班飛往永珍,於寮國最後的行程,我刻意選擇寮國最新也是目前唯一的百貨公司 Vientiane Center(官方譯名:萬象中心),因與機場有點距離,便首度搭嘟嘟車代步。

寮國最大百貨公司

沿途看著永珍市區的平房低矮,偶有鬧市,並時常可見簡體字招牌商家,地面不時沙塵揚起,顯見基礎建設有待加強。路上沒有許多東南亞國家有的可怕噪音,連喇叭聲都喊有,維持著一貫的寮國氣質。

由於過早抵達百貨,無法進入,四顧所及,赫然是一家中國銀行萬象分行,便入內吹冷氣兼歇息飲水。銀行內多為中國籍行員外派至此,但也有幾位可操英語的寮籍行員負責接客。

而百貨公司 10 點開門後,仍有許多人員頗為悠閒,尚未就位,但百貨內當真精品雲集,已進駐許多國際品牌,家電、寢具、美食街等一應俱全,還有我首度於寮國發現的大型超市:超市內中國食品佔大宗,泰國居次,韓國也不少,我納悶洋芋片到底有好賺,可以佔據那麼多架位。

寮國永珍大型超市

美食街同樣異國料理雲集,中華料理好幾間,中國果然是寮國的重要貿易夥伴。我特地點了一道黑胡椒牛排,只見西餐以蔥花佐牛排,且牛肉奇老無比,屢「鋸」不斷,讓我印象極為深刻。

電影院則以中、美、泰三國電影鼎足而立,只是頗為冷清,遊樂設施倒是相當有趣,且硬體的電子設備已跟上時代。整間百貨便是東南亞外資發展的縮影,價位也有首都風範,看來資本主義也順勢蔓延至永珍。

寮國風景,多面燦爛

寮國之行,一葉知秋。我個人不客氣地說,深深覺得如果一個國家沒有對自身文化足夠的認知與自信,那麼觀光業將很容易變成一種侵蝕人心的產業,讓一個國家容易在商業利益前迷失自我。

不過,我也從未認為現代化會「玷汙或犧牲」掉原先居民的風格,反之,適度融合傳統與現代,不過度擁抱資本而放棄傳統,也不一味拘泥傳統而拒斥科技,才是長遠發展的大計。

總之,無論是永珍碩大無雙的百貨公司,還是寮國郊區「一條龍」式的中國房地產,抑或是龍坡邦湄公河兩岸,那飄著西方氣息的市區與郊區簡陋的民居,盡皆是寮國萬相,都在在見證了寮國的奢華與樸實,亦體現了東南亞燦爛多樣的真實面目。

註:冷知識:寮國首都永珍以北,包含龍坡邦在內的寮國領土曾短暫由中華民國軍事占領。由於二戰後盟軍命令日軍佔領的北緯 16 度以北,原為法屬印度支那之地向中華民國投降,因此越南北部與寮國大部份都由國軍短暫接管,部分輾轉來台的異域孤軍 93 師就曾在此時於永珍接受日軍投降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