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北韓電影】金正日的電影夢:綁架南韓影后與大導、不惜血本拍鉅片,更曾成功「進軍國際」

【你不知道的北韓電影】金正日的電影夢:綁架南韓影后與大導、不惜血本拍鉅片,更曾成功「進軍國際」

南韓影后、莫斯科國際影展最佳女主角得主崔銀姬최은희)於 2018 年 4 月過世,享年 91 歲。

由於崔銀姬屬於「上個世代」、甚至「上上世代」的資深女星,並非近年來橫掃亞洲的「韓流」明星,此新聞在台灣不起波瀾,也沒有受到太多關注。

但她精彩的一生,絕對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最好詮釋,其與導演夫婿申相玉「轟動全球」的戲劇性經歷,更讓她與「北韓電影」結下不解之緣。(註)

「北韓電影」?一點沒有錯。事實上自 1949 年至今,北韓一直都有其獨具特色的「電影工業」,甚至還有大型影城、定期舉辦國際影展、並在國際電影產業鏈中,從「動畫代工」到「影片外銷」均有涉獵──而崔銀姬和申相玉,更在金正日的「全力支持」下,成為「開創北韓電影新格局」的重要人物。

以下,我們就來──細數北韓的電影史,與金氏三代、尤以金正日為最的「北韓電影夢」:

北韓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與「綁架自南韓」的影后崔銀姬(右)、知名導演申相玉(左)。圖/《愛人與暴君》資料照片網飛(Netflix)

從鮮為人知的「北韓國片」說起:

長久以來,台灣民眾比較有機會觀賞到的,多是「北韓的紀錄片」:部分是北韓境內偷拍側錄;部分是脫北者的血淚史──但出人意料地,北韓可是擁有自己的「國片」,且發展久遠。

在電影發展史上,南北兩韓的電影工業,同樣承繼朝鮮半島日本殖民時期的基礎而來,但因 1948 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即北韓)建國,政治制度的差異,造就了兩韓電影截然不同的發展路線:

1949 年,北韓即已推出獨立以來的首部「國產劇情片」:《我的故鄉》,描述金日成領導軍隊,自日本殘酷的殖民統治下解放農村;韓戰時期,北韓電影繼續以《少年游擊隊》等戰爭片「凝聚士氣」。

韓戰後,北韓電影題材更貼近現實生活,也較為多元,諸如: 1961 年呈現勞工生活的《海鷗號船員》、 1971 年有關「千里馬運動」的《摘蘋果的時候》、1972 年的《賣花姑娘》、 1974 年觸及南北統一議題的《金姬和銀姬的命運》、 1978 年至 1981 年的長篇諜報電影《無名英雄》等。

北韓電影《賣花姑娘》劇照。圖/維基百科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1960 年代 4 名叛逃至北韓的美軍除了充當英語教師、翻譯電影對白外,還變身為北韓電影中的「反派常客」。

常化身北韓電影中「反派常客」的叛逃到北韓將近四十年的美國老兵詹金斯(Charles Jenkins),已於去年12月11日逝世。圖/路透

金日成編劇、金正日導演的代表作,「熱銷」文革時中國

而北韓電影的代表作之一《賣花姑娘》,也是在此時登場:劇情描繪日本殖民時期的佃農一家備受欺壓,最終在革命軍的解救下翻身。雖主題仍不脫「階級鬥爭」範疇,卻營造出楚楚可憐的煽情氛圍,並成功「外銷」中國──時值中國文化大革命,適切的題材加上悠揚的配樂,立刻紅遍大江南北。

該片的成功另有一重大因素:因其編劇正是北韓「國父」金日成,並由其子,金日成之後的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監製完成(並掛名導演之一)。
    
由此亦可知,北韓電影之所以能蓬勃發展,與金氏三代的重視密切相關──其中尤以金正日為最。

或許大家有所不知,北韓電影院的覆蓋率極高、票價也相當便宜,主因便是金正日曾負責宣傳部門( 31 歲時任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鼓動部部長」),深諳電影「潛移默化」的效果。他更透過電影進行政治宣傳,形成「造神運動」,強化對其父金日成的個人崇拜,從而贏得金日成的歡心,鞏固自己的「儲君」地位。
    
為了發展北韓電影,平壤近郊還有座壯觀的「平壤影城」,影城內齊聚遠自「高句麗」、近至「日本殖民時期」的各式建築,還設有「朝鮮街」、「中國街」、「日本街」和「西洋街」??等異國風味街道可供取景。北韓對電影的用心,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金正日:我心裡有一個電影夢,所以我綁架南韓電影人到北韓!

金正日本人相當熱愛電影藝術,據稱他共收藏了約 1.5 萬部到 2 萬部各國電影, 1973 年還出版了《電影藝術論》一書,更與北韓電影明星成蕙琳生下(最後在馬來西亞遇刺身亡的)長子金正男。

不過當時的北韓電影仍不脫「勞動、革命、戰鬥」三大主題,基本上圍繞著推崇集體主義的優異、批判資本主義,與激發北韓人民對美國、日本的仇怨,宣揚社會主義乃至主體思想的意識形態,並形塑金氏家族的「不朽貢獻」。

但北韓電影過於教條、造成電影之「藝術價值」大為降低的情況,到最後「連金正日都看不下去」──

這完全不是浮誇的形容,因為「為了提升北韓電影的意境」,金正日竟於 1978 年,相繼將當時知名的南韓女演員崔銀姬與其前夫,南韓知名導演申相玉,先後「設計至香港」再「綁架至平壤」,以完成金正日的電影夢!(註)

以國家機器公然綁架他人固然令人髮指,北韓更已有陸續綁架日本人的惡例;但另一方面,卻也能從此處看出,金正日個人對電影的狂熱程度。

北韓哥吉拉:打擊資本主義的平壤怪獸。圖/http://t.cn/R1zc1nY

不惜血本,支持(前)南韓影人拍電影:「北韓哥吉拉」的深意

金正日此後,更不計成本、幾無預算上限地支持申相玉拍攝電影──申相玉在北韓共執導了 7 部電影,讓北韓電影界出現首部「浪漫愛情片」、首次將吻戲帶入大螢幕,可說「開創了北韓電影新格局」──1985 年,崔銀姬更憑藉夫婿申相玉(兩人於 1983 年,在平壤再婚)執導的《鹽》一片,贏得莫斯科國際影展最佳女主角獎。這也是北韓電影在歷史悠久、具規模的國際影展中首次獲得獎項。

1970 至 1980 年代,堪稱是北韓電影的「黃金時期」。不過更特別的,是申相玉竟然設法與日本合作,於 1985 年拍攝「北韓版的哥吉拉」電影《平壤怪獸》,劇情描寫無道君王徵用農具、民不聊生,鐵匠以米糧捏成玩偶,祈求神明垂憐襄助,其女不經意滴血其上,竟成為以金屬為食、日漸茁壯的龐然大物,並助「農民起義軍」推翻暴政。

至於此片結尾,意外地「頗有深意」:消滅獨裁君主後的「平壤怪獸」,仍繼續大食農具,最後是靠鐵匠之女自我犧牲、與怪獸同歸於盡──該片於 2000 年,更成為首部在南韓電影院公開放映的北韓電影。

到了 1986 年,申相玉和崔銀姬最終利用參與柏林影展前,「前往奧地利維也納勘景」的機會,投奔美國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在旅居美國多年後才返回南韓,並分別於 2006 年、 2018 年辭世。

但金正日的「電影夢」並未因此終結: 2000 年,已繼位擔任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金正日,仍親自監製《流血無流淚》一片,該片取材自二戰後的「浮島丸沉沒事件」,全片極力向好萊塢大片《鐵達尼號》「致敬」,對外宣傳更號稱「比原版更好看的北韓版鐵達尼號」。

北韓也有「國際電影節」與「外銷歐美」片、「中資合拍」片

不過事實上,在進入 1990 年代後,北韓由於經濟積弱不振,電影產量也因此下滑。

北韓電影院絕大多數仍播放國片,偶有中國或俄羅斯電影。但北韓人民透過來自中國的 DVD 、隨身碟、記憶卡收看盜版的美國、韓國、中國影劇成為常態;北韓東北部收看外國電影、電視的比例更高,在在都讓北韓電影產業遭遇考驗。

北韓政府於是「另闢蹊徑」,以1987 年創辦, 2002 年正式定名的「平壤國際電影節」應對──此為北韓電影界兩年一度的國際盛事,以「火炬獎」為最高榮譽。

第 16 屆平壤國際電影節訂於今(2018)年 9 月 19 日至 28 日舉行,雖然選片不離電影節宗旨「自主、和平、友誼」,審批的標準也相當嚴格,但電影節期間由於北韓電影院能播放「參展的外國電影」,還是盛況空前,一票難求。

北韓電影外銷不多,目前要看到近年來推出的北韓電影難度較高, 2007 年《一個女學生的日記》,以女學生的心情帶出青春與家庭寫照,成為首部成功外銷歐美的北韓電影

2012 年,北韓與中國則首度合拍電影《平壤之約》:介紹平壤街景,以及阿里郎大型團體操。 2012 年的《小金同志想要飛》更由北韓、英國、比利時合作,介紹北韓女礦工志在當上高空雜技演員,「飛翔在夢想中」的故事──此片在 2012 年曾於台灣的「金馬影展」中登場,也能看出北韓電影的努力求新求變。

此外,北韓的動畫代工產業其實頗為發達,自金日成時代便自捷克習得技術,奠下良好基礎,由於人力成本低廉又有一定水準,連美國迪士尼都曾下單,更是北韓賺取外匯的主要來源之一;本韓現任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也曾視察動畫片廠、嘉勉從業人員。 更有趣的是,在 2005 年,南北韓還曾聯合製作動畫電影《王后沈清》。

南北韓聯合製作的動畫電影《王后沈清》。圖/Mtime時光網

總之,北韓電影的確為政治服務,總有「善惡分明」的宣傳特色,但「生命總會找到出路」:影人們「在大是大非中包裹小情小愛」,也讓北韓電影在變與不變間力求突破──正如同這個謎樣國度一般,散發出非常獨特的風采。

最後,附上「北韓鐵達尼號」片段

註:關於文中所述,崔銀姬和申相玉相繼被綁架至北韓、「被迫從事電影工作」的故事,至今在南韓與國際上仍有許多不同議論、說法莫衷一是。更無疑是兩韓「影壇」最具戲劇性的真實故事之一。

在 2016 年上映的紀錄片《愛人與暴君》(The Lovers and The Despot, 又譯《情人與獨裁者》),由英國影人 Robert Cannan 和 Ross Adam 執導,在片中高齡 90 歲的崔銀姬現身說法,談起這段與前夫相繼「被綁架至北韓」、又於北韓於金正日見證下再婚的過往經歷。片中亦揭露兩人聲稱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日的錄音對話,與來自日本影評人和南韓影人的「不同說法」,讓這宗羅生門更顯神秘。

《愛人與暴君》預告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紀錄片《愛人與暴君》資料照片@Netflix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