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兩個月的時間,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奧美「紅領帶招募計畫」實習心得

「我用兩個月的時間,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奧美「紅領帶招募計畫」實習心得

我一直相信,人的一生,就是竭盡所能地活出「自我認同」的樣子。而所謂的自我認同,卻常常與「社會(的主流)認同」纏繞,畢竟「自己認為自己很棒」這件事難以啟齒、也難以界定,有時候我們真的只能從他人眼裡的「成就」來發現、定義自我。

而當「自我認同」跟「社會認同」出現矛盾時,則會另導致一個狀況——你所處的社會,卻常常是自己不能苟同的。

回顧大四下學期,我在找尋暑期實習的地獄時,便遇到這樣的狀況——我歷經各式各樣的面試,但好似所有的面試者,都必須展現出同一種被社會所塑造的「標準」模樣:

我們必須「熱情」、「自信」、「好學」、「社團經歷豐富」、「年年得書卷獎」......似乎唯有這樣,才擁有在面試上的談資;我們得避免去談負面情緒(即使負面情緒也是生命中必然會有的一部分),更得扮演一位「正面陽光積極的大學生」樣子......。

這樣的現實,令我頗為難過——我發現自己在面臨「社會認同」時卡關了,我不想為了取得認同而異化自己,想大喊「我們做自己就好」,但當真的「做自己」時,過於誠實坦蕩的揭露,卻往往不被他人苟同。

「你當然可以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的實習計畫

正當我苦惱於社會的「現實殘酷」之際,看見了奧美(Ogilvy)的「林宗緯紅領帶計畫」標語:「我用兩個月的時間,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

此刻不禁想起蘇格拉底所說:「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無知」這句名言。儘管「無知」仍被多數世人解讀為負面詞彙——尤其在面試場合上,我們更「千萬不能顯得無知」。但這個招聘海報卻彷彿在直白地告訴我:「你當然可以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

一點都不誇張,當下我覺得自己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我被一則宣傳廣告救贖了!

從那刻起,我拼了老命都想進入奧美紅領帶,熬夜準備履歷不說、筆試更寫得滿出卷子,面試的作品集一修再修......我朋友曾問我:「你這樣,還不是在拼命追求他人、社會的認同?」

我心想:是!沒錯!我在等待奧美錄取我,而奧美也確實是在「社會主流」中有著高度認可的公司。但我發現這樣的奧美卻容許我「做自己」,在這樣的場域得到錄取資格,「我」才變得有意義。

我希望是真正的「我」被錄取,而非那個汲汲營營、迎合社會的我。社會的認同往往是必須的,但我過往一直忽略了一個重點:選擇適合自己的環境。「那真的是你『想被認同』的社會嗎?」

「欣賞獨特」的面試過程——瞭解人、才能引領潮流

事實證明,我沒有想錯。

無論是構思「各種形式/25 字文案,說明你為何寄出這封(報名)信」;還是題目特別活潑的筆試(舉例:如何推銷龜山島?);抑或是跳脫框架的面試型態——如我抽到的題目是:「三年後你覺得你會在哪裡做什麼?」

我當下老實地回答: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為我相信哲學家叔本華所說:「人類的痛苦來源,是因為我們不只活在當下、還活在過去與未來」;還有最後的期末報告,我在名為「無拘無束」的會議室——真實地無拘束下,大談我最愛的 BL(Boys'Love)......在嚴肅的會議場合暢談我所愛的次文化,沒想到這輩子真能有這個機會!

整個過程中,我努力地展現出自己最真實、純粹的模樣,最後仍帶走了紅領帶,謝天!

圖/張勾勾 提供

奧美説,他們是一家「在乎人」的公司。在這裡所謂的「在乎」,我理解的是:能夠理解、並欣賞每個人的不同模樣——實習結束前,我問當初面試我們的紅領帶委員 Amy ,為什麼願意錄取我呢?當時 Amy 一邊爬樓梯,一邊回頭笑著對我說:「你很真呀。」

我原本以為,「做廣告」,應該是一個為了得到認同(上司、同事、客戶、消費者)而「到處迎合」的產業。但進了紅領帶才讓我見識到,奧美取得認同的方式並非「迎合」社會,而是「引領」社會。

舉例來說,兩個月之間我常常問些蠢問題,像是進入我上司 Teresa 的辦公室對她說:「怎麼辦,我『覺得』『年輕人』不會喜歡這個(文案)欸!」

當時美麗的 Teresa 霸氣地回應我:「所謂的『年輕人』,都是一樣的嗎?你『覺得』的來源依據是什麼?」「要去深入瞭解跟你不一樣的人,要先努力站在高處,看清楚整個戰局、再選擇戰略。要更瞭解客戶的 Brief ,才能找到真正的切入點......。」

天呀,若不是這當頭棒喝,我差點要自以為是地去迎合自己「想像中的」年輕人了。

「我仍相信廣告能夠改變世界」

當足夠瞭解人,才能引領人;當足夠了解戰局,才能破除思考盲點。在這段實習期間,我深深體會到高段的「取得認同」不該是一味迎合,而是引領趨勢。

我想,這也是奧美廣告在這麼多年的歷史中、在全球這麼多不同的市場,為何能夠創造出那麼多廣告的經典案例。

好的廣告人,會盡其所能地去暸解人、同理人,就如同我前段所說的——奧美「在乎人」。當人的一生都在為了取得認同、迎合他人時,這個生命就變得沒有意義。若人不能活出自己,則每個人所擁有的特殊亮點即被社會抹滅——沒有特別的人,不會有異想天開的創意;沒有異想天開的創意,不會有創造好廣告的機會。

圖/張勾勾 提供

我仍記得,實習第一個星期,我的廣告人朋友 Wen 在聚餐時對我說:「我到現在,還是相信廣告能改變世界」。當時立刻想起我很愛的一部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女主角小明曾對男主角小四說:「我跟這個世界一樣,這個世界是不會變的!」

但如今我想,或許,當我們都更勇敢一點、更願意變得跟這個世界不一樣,這個世界,也就能夠有那麼一點點改變吧。

最後,我要感謝每天陪著我在一樓抽菸聊天的第七屆紅領帶得主Alex,每次聽他說好累喔我躺一下......然後便看著他大剌剌地躺在人工草皮上,陽光灑在我們身上時,我總覺得——我們正在試著改變世界,對吧?

我用兩個月的時間,真的發現了自己什麼都不會。但「什麼都不會」的心態,才能讓自己持續充滿追求的動力——畢竟如果覺得自己什麼都會了,就不會再去追求卓越了。

期許無知能伴我一生,期許卓越永遠在我的未來追也追不到,但我會一直追趕著。

備註:「紅領帶計畫」全名為「奧美廣告林宗緯紅領帶計畫」。2008 年,為紀念驟逝的台灣奧美集團出身廣告人、時任奧美廣告(北京)業務群總監林宗緯,由奧美集團所推動的實習、獎助計畫。詳細計畫內容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勾勾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