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大象痛苦的靈魂上──造訪泰國的大象庇護所 Elephants World

不再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大象痛苦的靈魂上──造訪泰國的大象庇護所 Elephants World

2017 年,我第一次去泰國的「大象營」旅遊,園區內有各種以大象為主題的行程,包括「跟著大象遊森林」、「與象共浴」、「大象秀」⋯⋯等等。我跟朋友選擇了大象遊森林,其他朋友們則多選擇了跟大象洗澡這個行程。

原來我的快樂,建築在受苦的靈魂上

「跟著大象遊森林」,其實就是讓遊客騎著大象,沿著大象營附近的森林小徑遊走。路程中,大象得背著用以載運兩名遊客的椅子緩步移動,騎在大象頭頸處的象伕,則會不停地使用馴象棍敲擊大象,使之走在正確的路徑上──雖然當下沒有見到特別的傷口,但我也不禁問自己:「真的有必要這樣做嗎?我坐著這隻大象『遊森林』,到底是為了什麼?」

路程中,象伕做了一頂美麗的花冠送我。花冠很美、森林很美,微風很輕柔,陽光很燦爛,人類愉快的笑聲在我耳邊迴盪──但我卻感覺到,眼前的大象一點也不開心。

日復一日地在豔陽下來回載人、日復一日重複而漫長的「工時」、日復一日地遭受敲打與喝斥⋯⋯身在林中,這該是大象所過的生活嗎?我們開心地騎大象、拍照、撫摸與餵食牠們的同時,眼前木然且順從的大象,背後又經歷了些什麼呢?

後來仔細地查詢有關各地「大象營」的資訊後,我才發現這裡的大象們,都需經歷過無數殘忍且不合理的對待,才能使他們「完全聽從象伕的任何指示」──原來我們的快樂,是建築在悲傷的靈魂之上。(關聯英文報導請見此、攝影紀實

來到泰國的「大象庇護所」──ElephantsWorld

不久,我發現了「大象世界」(ElephantsWorld),在泰國當地,一個提供大象庇護所的大象園區,當時就下定決心,一有機會必定要去拜訪。

2018 年,由於親戚打算來泰國這邊過年,我也跟他們討論到「大象世界」 ,在我的介紹下,儘管該園區的門票,比一般的大象營貴上了許多,但他們仍贊同前往。

在大象世界,每一隻大象都有其姓名與「個人檔案」,詳細介紹他/她的出生日期、長相特徵,和來到「大象世界」之前的故事──其中有不少大象,正是來自其他的「大象營」,因長期勞動導致病痛,到了這裡後才逐漸恢復健康。

在這個大象的庇護所,園方人員會在參訪中,透過詳細的解說,教育我們了解大象生態──其中也讓我們了解到,大象營在「馴象」時,會用讓大象造成永久性傷口的勾刀(Agkuza)毆打大象最脆弱的頭心部位,以及佈滿血管的耳朵;但在大象世界,採用的是「用鼓勵(如給予食物獎勵動作)取代懲罰」的訓練方式。即使面臨必須喝止大象情緒失控、避免傷及旁人的狀況,大象世界也會採用以圓頭木棍、敲擊大象的關節部分,讓他們產生暫時性無力的方式,取代使用殘忍的勾刀敲擊頭部。

細細比對以下兩個地方對待動物的方式,也能從下面的圖片就可以很清楚的區別── 一般「大象營」是採用鐵鍊拴著大象,「大象世界」則是用麻繩,且並沒有限制大象的活動範圍。

來到這裡不是「遊客」,更像是服務志工

在大象世界「一日遊」的行程,十點前需要準時抵達園區,之後是「教育課程」──告知我們該如何跟大象相處,大象的喜好,及如何餵食大象。我們有自己多準備了水果給大象。(在此要特別注意,香蕉不可以拔根給大象吃,應該是怕大象嗆到,需要整串餵食。)之後陸續再去準備大象的纖維來源——幫大象割草。

再來是草藥球製作,混合香蕉及藥製作而成的藥草球,清洗及整理大象所需要的食物,過程中,大象與我們一同自在地生活著,我也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了解大象,和大象越來越親近。

一日行程的尾端,結束在跟大象一起玩耍,打泥巴戰、跟大象洗澡當中。

在這片河川旁,微風輕輕拂來,大象跟著象伕慢慢沒進水中,畫面好美,空氣中混合著濕潤泥土的氣息——當下,我們都一起生活著,我們都是快樂的,再也沒有人用動物的悲傷,去營造人類的快樂。

凝視大象的眼睛時,覺得世界好慢,原來我跟牠也可以這麼親近,不需要言語的溝通,也能感受到你我之間片刻的美好單純。我告訴他,我不會傷害你,我很喜歡你。

或許只是你我的一念之間,卻都能夠拯救一個悲傷的靈魂。請支持大象的庇護所。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李潔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