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赤裸的「教師危機」:為何她碩士畢業、16 年教學經驗,卻得「賣血維生」?

美國赤裸的「教師危機」:為何她碩士畢業、16 年教學經驗,卻得「賣血維生」?

某天學校剛放學,在走廊上碰見一位老師匆匆要離去,他解釋他要趕在銀行關門前去申辦一張新的信用卡。原來他家裡的熱水器壞掉了,而且屋漏偏逢連夜雨,地下的水管剛好又裂開。這筆突來的四五千塊美金(約新台幣 12 萬 到 15 萬元)開銷讓他有點措手不及,所以他才準備去辦一張新的信用卡來刷這些帳單。

我內心不禁暗忖:美國人是不是真的都沒在存錢的呀?這位老師是已屆退休的年紀,照理說應該會有足夠應付這筆開銷的存款才對。正當我在腦中跟自己說,每個文化的金錢觀可能都不一樣時;不待我開口,這位老師就主動跟我解釋起他的財務狀況:

他們夫妻倆都是中學老師,沒有任何「昂貴」的嗜好,平時只不過愛遛狗而已。然而儘管生活單純,在美國擔任老師,卻讓他們很難存到錢──除了繳房貸和各種帳單,還要幫兩個孩子買車及繳車險費用,加上美國大學貴得驚人的學費,因此要替兩個小孩存一筆教育基金相當不容易⋯⋯。聽他講完,連我都替他覺得沉重。

無獨有偶,剛來美國教書的時候,我也曾聽到一位同事下班後要趕去當翻譯員。當時我就想:哇!在台灣幾乎沒有聽過中學老師下班後還必須去打工的。不過後來才發現,在我的學校裡,幾乎每個老師都有第二份工作,最普遍的是下課後兼當球隊教練,還有的是房地產經紀人、有氧舞蹈老師、瑜珈老師、樂團主唱、廚師、大賣場經理、服裝銷售、攝影師,甚至有老師兼開校車,就連校長等級的行政人員,也兼職做黃豆跨國買賣交易⋯⋯。總之,幾乎沒人沒有第二份工作!我想這真的反映了,在美國光是只有一份教職,薪水真的是不夠用。

美國教師的縮影:學經歷豐富,為何仍需「捐血維生」?

去年教師節時,很諷刺的,我剛好看到一篇《時代雜誌》評論美國教師的文章。那期的封面標題是這樣的:「我擁有一個碩士學位、16 年的工作經驗、兩份兼職工作,但我還得靠捐血漿來繳帳單。我是一個在美國教書的老師。」

看了不免感嘆,孔子若是在他誕辰之日看到這篇報導,可能也會想從土裡探出頭來,問問美國社會到底怎麼了?

比起在台灣提到教師或是其他公職人員,大家都會覺得是份不錯的職業──鐵飯碗,福利也很好,可能還會被其他行業的人眼紅退休金領太多。但在美國的經驗裡,我如果跟人提到我是一位老師,大家都是一副同情的臉孔,甚至替我抱屈:「你們當老師的薪水應該要調高一點。」而每每教到職業的主題,問學生以後想要當什麼,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提到以後想要當老師的。

根據《時代雜誌》,同樣具有大學學歷,教師與其他行業比起來,平均薪水少了18.7%,與 1994 年只少了 1.8% 來說,這 20 多年來,教師的薪水可說是直直跌落;除此之外,2016 年教師新鮮人的起薪,跟其他一樣需要大學學歷的行業起薪相比,足足少了 20%。

時代雜誌指出,教師薪水這麼低,與美國近年教育經費一直被刪減有關。而教育經費會被砍,可能又是源自於國家財政緊縮,兩大政黨對公立教育的爭論不休,以及過去教師工會爭取到的退休和健康保險福利,也讓某些州的財政吃不消之故。

美國近年多起的教師罷工事件,已經反映出現在的教師待遇是個問題。《時代雜誌》也提到,有些州出現了「教師荒」──過去 10 多年修教育學程的學生數驟減了 23%,現職教師也出現流動率高的現象。種種資訊都顯示,「教師危機」在美國有多嚴重。

政府應認知教師影響力,正視眼前危機

教師節又快到了,一年過去,美國的教師待遇危機依然存在。我聽到身邊的美國老師們討論到,某某學校開缺,缺額卻比來應徵的老師還多,更是唏噓不已。

「教師」對我而言是一份神聖的職業,老師們陪伴這些小孩、青少年成長過程中,相當長而重要的一段時間,我們可以對他們的人生產生的影響,或許遠超我們想像。看著幾位畢業的學生,大學決定繼續進修有關中文的科系,身為華文老師的我,都有點感動又震驚地想著:我到底對他們的人生做了什麼?

與此同時,我卻又不免想及,無論我對教書再有熱忱,若將來下課後還可能要趕去賣血漿,我都不免猶豫我是不是該考慮轉行了?我希望這份神聖使命能被美國社會看重,讓教師們能無後顧之憂的投身教育,而不用想著明天放學後,又該如何活下去?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時代雜誌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