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人在歐洲」的鍵盤大戰談起:認清你我都有「意識形態」認同,才能更理性地交流與抉擇

從「台灣人在歐洲」的鍵盤大戰談起:認清你我都有「意識形態」認同,才能更理性地交流與抉擇

近來,成立已 7 年,在旅歐留學生、工作者圈子裡頗為知名的「台灣人在歐洲」臉書公開社團,因為短期之內核定大量會員,部分會員質疑其中參雜「大陸網軍」;又因有關兩岸議題的文章在粉絲頁中被轉載、提及,使網友們展開了一場意料之外的「鍵盤大戰」,紛紛抒發各自觀點,其中以「自我身份認同」和「國籍認同」的討論最為熱烈(e.g. 該支持台灣國還是中華民國),猶如台灣選舉期間,社會的小縮影。

這個事件,讓筆者深深意識到「兩岸關係」、「自我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對台灣這個民主社會的發展而言,是如此的重要,卻也是如此地容易受到煽動與引發爭議。

因為今年適逢台灣直轄市、縣市首長選舉,所以希望能藉由此篇文章,與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對於「政治意識形態」的一些感想與觀點──在此強調,本篇文章是「七彩顏色」,非針對單一色彩提出「抨擊」或「吹捧」,希望單純為大家提供一個「認識自己,並選出理想候選人」的方式:

釐清「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的重要性

筆者認為,所謂「自我身份」和「國家」的「釐清」與「認同」,雖然常會面對外在衝撞,其實卻至關重要──除了能藉此建立、確認自己的「中心思想」,可以無罣礙、有自信地和外國人士交流、交朋友外,另一個重要的功能,將會體現在民主制度上:

怎麼說呢?

因為,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每四年都有總統大選和各級選舉,而我們在投票時,根據諸多台灣選舉的研究,通常會依照下述「兩大指標」做出選擇:1. 意識形態(各種價值觀);2. 候選人實際表現(實際政績或政見)

而其中,選民對於「自我身份和國家的認同」,在台灣的各級選舉中,常會和候選人的兩岸意識形態產生連結,並據此做出選擇(e.g.阿扁偏「台獨」;小馬哥「親中」)。由此可知,選民的身份和國家認同會反映在投票行為上,其實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也因此,甚至會大大影響到台灣的未來。所以正視每個候選人都有「意識形態」,並花時間釐清自己的身份認同,思考自己想要怎樣的家園,再以手中的一票,決定台灣未來的走向,是有其必要性的。

如何釐清「身份認同」?

「身份認同」在台灣,可以先從「我是誰」看起──根據國內最具指標性的政治大學選舉中心調查,多把受訪人分成四種「認同」型態 :1.台灣人;2.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3.中國人;4.無反應(無認同、拒答等)。

而根據 2017 年最新調查,受訪者的反應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佔 55.3%;「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佔 37.3%;剩下兩項各約佔 3% 。按照歷年數據來看,第二項選項「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近來有略為上升的跡象。

「國家認同」又是什麼?

但筆者認為,光以這項調查,尚不足以釐清候選人或選民的「統獨意識形態」為何,應該要再配上國家認同來探討。而「國家認同」依兩岸現況,可粗分為四類:1.「台灣國」 2.「中華民國」3.「中華人民共和國」 4.「其他、無立場」。 

藉由「個人身份認同」之傾向,和「國家認同」之傾向,交錯驗證確認,這樣能夠更了解自己和候選人的認同傾向,也會更清楚自己「為何會選擇某候選人」的理由:

釐清候選人的「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是什麼?

在此舉現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和前總統馬英九,兩位代表性的政治人物來當例子──賴清德雖未公開表達過自己在「個人身份認同」上的立場,但參考民進黨「台獨黨綱」和著重本土文化來講,在「個人身份認同」上,我們應可很明確地把賴清德歸於 1.「台灣人」的選項;但在國籍方面,由於他和馬英九一樣都曾經明確表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不需要再次宣布獨立──所以在「國籍認同」方面,我把他歸類到 2.「中華民國」的選項。(但與馬不同的是,他曾說過「我是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因此我們或可解釋為,賴清德的「國籍認同」是在1. 和 2. 之間,或不排除「由 2. 到 1.」)

接著談談前總統馬英九:他曾表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炎黃的子孫」,所以在「個人身份認同」方面,我們應可很容易將之列為 2.「同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和中國人」;而在「國籍認同」方面,如前所述,他亦很明確地屬於 2.「中華民國」。(但由於其在 2005 年曾說過:「對我們的政黨而言,終極的目標是統一,但是,我們並沒有時間表。就目前而言,我們不認為任何一方已準備好要統一⋯⋯其實狀況還沒有成熟。」所以,我們或可解釋為,馬英九的「國籍認同」是在 2. 和 3. 之間,或不排除「由 2. 到 3.」或「由 3. 到 2.」)

圖/Flickr@Prince Roy CC BY 2.0

意識「認同傾向」的目的,不是「分化對立」,而是回歸檢視「政見與政績」

看到這裡,不知讀者朋友是否覺得:「何須分得那麼仔細?這不是製造分化對立嗎?」

事實上不然──正因為我們其實不論受到出生背景、學校或社會教育、同儕團體、接觸資訊等影響,一定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意識形態認同」。唯有先認清這一點,並且用相對「科學理性」的方式,與候選人的認同傾向做對照,才能真正將意識形態很容易「隱而不顯」的影響力降低,回歸到候選人的「言行是否一致」和「政見或政績等實際主張、作為」上,加以檢視。

在此以我個人作為選民的「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舉例:我個人認為中國和台灣是分開的兩個國家,但確實有相同的文化背景,所以我在「身份認同」上,較傾向選擇「2.是台灣人也是(文化上的)中國人」;在國籍方面我也是較認同「2.中華民國」。

在此可以看出,在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上,我似乎是一位「較親馬」的選民,但正因為我已經先釐清了自己的認同傾向,我更能理解這並不能作為我投票行為的唯一標準──我會參考候選人的實際表現和政策主張,把確保「台灣主權」、「民主機制」和「經濟發展」三項要務,作為我投票選擇候選人的最重要前提。

簡單來說,如果我透過理性分析、判斷後,認為蔡英文、賴清德、或任何其他人,相對馬英九來說,更能確保此三項(我認為最重要的)要務,那麼我的票將會投給該候選人。

換言之,對我來說,台灣主權、民主和經濟發展的確保,比我個人的「身份認同」或候選人的「兩岸意識形態」更為重要。依照這樣的邏輯,雖然「親馬」可能是我的基礎,但候選人如何鞏固以上三項,才是我決定投票行為的關鍵──也就是說,在筆者考量候選人時,兩岸關係的意識型態雖然會有影響,但實際政績、政見更具決定性。(當然,候選人對兩岸的意識型態,也常會影響到其政見和政績的內容,這是選民應該要注意的一點。)

而候選人當選後,我也勢必會以上述三項要務,檢視其是否真的實踐,還是只是「說一套、做一套」,並以此作為下次選舉時的投票行為依據。

看不見,但是它依舊存在:別讓自己被意識形態綁架

近年台灣的選舉,常被兩岸意識形態大大地狹持,選舉時間一到,媒體篇幅更常只剩下「認同問題」和「兩岸議題」,也間接造就了藍綠紛爭的加劇,更使大眾常常因此忽略了候選人實際的政見、政績。

因此,此篇文章的主題「釐清自我身份認同、國家認同」的重要性在於,若選民們能夠了解、釐清自己的「身份」、「國家」等認同為何,在選舉中就可以更清楚的了解選擇此候選人背後的原因。譬如詢問自己:「對我而言,兩岸的意識形態,在自己心中佔了多大的份量?在選舉中的重要性為何?又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重要性?」如此一來,應可清楚辨別出「意識形態取向」和「候選人實際表現」,在自己這神聖的一票中,各佔了多少比例。

再次強調,「意識形態」並沒有「善、惡」之分,這個詞本身是中性的。但在民主選舉中,涉及「個人認同」的意識形態如出生的族群、背景、生活環境等差異;涉及「國家認同」的意識形態如統獨傾向、對外態度等,卻常常是選民心中最為激昂,同時也最為柔弱的一塊,也因此常受到政客影響操弄,產生所謂的「民粹」。

在民主國家裡,社會中擁有不同的認同與聲音,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但如果若選民願意釐清自我身分,確認中心思想,且在釐清身份的過程中吸收更多資訊,即更有機會在資訊爆炸造就的各種言論狂潮中,穩如泰山、不輕易被他人左右、操控。

我們在享受民主、自由的同時,更必須不斷進步,使自己成為更稱職的選民,甚至成為對岸近 14 億人口的表率。

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協助大家更了解自己的定位與認同。也希望我們能一同學習,透過真正的「選賢與能」,創造出一個更好的台灣、一個更好的家園。

圖/Flickr@KeroroTW CC BY 2.0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ame0399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