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華埠珍奶店拒絕、被台灣學姊「擋面試」,與無數的挫折——沒有名校學歷、沒有英國經驗,我的英倫職場求生記

被華埠珍奶店拒絕、被台灣學姊「擋面試」,與無數的挫折——沒有名校學歷、沒有英國經驗,我的英倫職場求生記

2013 年我剛從美國研究所畢業,面臨「去紐約念博班」、「美國工作一年後,期望能有雇主願意繼續贊助我工簽」亦或是「回到台灣,申請英國 2 年打工度假簽證」的人生三叉路。

這三個選項,看起來似乎不難選——至少大概可以很快先刪除一個。的確,同學們也都強烈建議我留在美國。畢竟學位拿到了,也累積了一些人脈及資源,之後倘若希望能繼續在海外工作及申請永居,當時評估的條件下,美國相較於歐洲系統還是容易一些。

更何況,會考慮「英國打工度假」完全只是因為結識了現在的老公,在「為愛走天涯」的傻勁下,硬是列上的選項之一。

但最後正如上面的理由,我仍然不顧眾人反對,選擇了「風險高、報酬低」的英國打工度假,也就這樣開始了我「不浪漫的」英倫職場求生計:

面試前在倫敦著名金融城 CanaryWharf 坐著沉澱心情。圖/艾利王 提供

不浪漫的英打:被珍奶店拒絕的我,到底該何去何從?

英國打工度假一年的名額是 1,000 位,分兩梯次核發。申請前還不曉得熱門的程度,資料文件填一填就送件了,之後才知道我這梯申請的人數,大約是 2,300 人中只抽出 500 位,而像我一樣一次就抽到的人,算是極少數。當時更天真的以為,抽到了簽證就是「海闊天空」的起點,但真正的挑戰,卻在三個月後踏上倫敦才開始。

五月申請後到八月底飛往倫敦的三個月間,我清楚自己學經歷的不足:國內私校商學院畢業,美國學位也非「常春藤盟校」或「全球五十大」等名校,更沒有全職的工作經驗。因此在出發前,我就很積極在網路上投履歷,也很幸運的被邀請到 Skype 面試,但過後因為人資等不了我八月才能到倫敦,便沒有下文了。

到了倫敦後,開始全心投入找工作時,更驚覺找工作的難度有多高——我一天至少投 10 封的有效履歷,但往往得到的結果都是沒被受邀面試或者無消無息。

真正擊垮我的,是面試完唐人街上的珍奶店時,華人店長一句:「我覺得你好像不是很親切,可能這個職位不適合你?」即便當時的自己,是因為緊張才顯得面無表情。

當下真的猶如當頭棒喝——我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看著鏡中的自己,隨著時間流逝、快速消失的簽證有效期而惶恐的表情——我已經蹉跎光陰,失業整整兩個月了,到底該怎麼辦?

面對打壓,只能化批評為蛻變養分等待時機

之後我想,因為我的個性容易緊張又慢熟,「講求親切面孔」的餐飲業或許真的不適合我,於是找上了百貨零售的經紀公司——經紀公司跟倫敦的幾個百貨及品牌都有合作,很適合幫助當時對百貨時尚產業完全沒有概念的我,對這個產業有個入門的認識。

適逢聖誕節前後的促銷季節,我很快就開始先在各個百貨的櫃位兼職打工,也因為這樣開始對各品牌及其產品有更深的認識,做了一個多月之後,我開始被派到精品品牌支援。

在英倫職場求生,直到此刻,長久的黑暗中終於出現第一道曙光:在新邦德街(New Bond Street)一個精品品牌工作時,遇到第一個同為台灣英打的學姊簽證快到期了,因此副店經理當天便口頭跟我提,希望能面試轉我為正職。

但學姊的態度,卻在得知我可能會接手她簽證到期的職位後,有了轉變——副店長要我在第二天店長在時,再致電到店裡跟店長詳談面試細節。到了當日,接電話的是台灣學姊,我表明來意後,卻感覺學姊並不想幫我轉接電話,推託著說「店長很忙,明天再打」便掛上電話。

等到第二天再致電時,又是學姊接的,這時她有意無意的暗示我:「以你的經歷,他們不可能僱用你的,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就這樣幾經波折,終於接到店長電話詳談與面試。雖然最終結果:因為我是經紀公司介紹過去的,如果他們要僱用我,必須支付經紀公司一筆介紹費(Finding Fee)而還是沒能談成。

倫敦 Westfield Shopping Mall 不定期的展覽,是我午休時抽離銷售競爭的方法之一。圖/艾利王 提供

每周日精品開店前,在精品店裡練習用當季的產品作穿搭為客人找靈感。圖/艾利王 提供

階段性里程碑,讓求職路的坎坷不彈性疲乏

但這次的事件,也讓我認識到由經紀公司轉品牌正職的劣勢,於是我一邊繼續跟著經紀公司到處去品牌兼職,認識各個品牌,一邊繼續更新我求職網站上的履歷表——我儘管還是十分焦慮,卻強迫自己轉變心態,把每一次兼職的品牌工作,都當成正職一樣地努力付出。

我詳加認識每一個不同的品牌,與其背後的故事;了解不同店面、不同客群的喜好與需求,並且把每得到一個新的兼職工作機會,都視為得來不易的階段性里程碑,努力經營。

這段期間,我也發現同樣是百貨精品的銷售,相較於活潑路線的「潮牌」(HighStreet),「精品」(Luxury Brands)行業貌似相對較青睞我的經歷。兼職時,不時有精品經理來詢問我有沒有意願轉為正職。

最後,某天早上一通獵人頭顧問的電話,成為改變我在倫敦苦無正職工作的契機——對方在電話中簡單詢問我的經歷及應徵精品銷售的意願後,很快為我安排到了一份正職工作的面試。

就這樣,在來到倫敦七個月後,我終於拿到了第一份全職的工作。

Westfield 短期展覽-看到有關鍵字台灣一定要拍照的。圖/艾利王 提供

我的英倫求職路,走得既不輕鬆也不浪漫,再加上我自認是「悲觀派的樂觀者」,時不時有好像快撐不下去的頹喪感。幸運的是,或許因為「悲觀派」的視角,我在設定階段性目標時,總採取務實保守的作法;遇到挫折時,也因為事前的沙盤演練,已把各種不好的結局都想過了,快速整理完情緒後,便能馬上「樂觀地」把思緒拉回來,尋找可行的解決方案或下一個機會。

這樣的心態,加上身旁家人及男友的支持,是我在競爭激烈又瞬息萬變的倫敦職場,能夠生存下來並繼續奮鬥的主因。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