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機時遇上吵鬧的孩子,是「孩童父母的失職」嗎 ?── 談「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文化差異

搭機時遇上吵鬧的孩子,是「孩童父母的失職」嗎 ?── 談「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文化差異

「搭飛機時,坐在有體臭的成人身邊,或會哭鬧的孩子旁邊,你寧可選擇哪一個?」

這不是玩笑,還真有人統計出答案了!根據《時代雜誌》(Times Magazine)報導,美國市場分析公司 Harris Interactive 訪問 2,200 多名乘客: 63% 的乘客,「寧願」選擇坐在哭鬧的孩子旁邊,也不願坐在身上有異味的成人旁。

雖說,在多數人心裡,這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但拿哭鬧的孩子和身體散發異臭的人相比,好像也太傷孩子、父母心了。不過這項趣味調查,也間接帶出了台灣近期發生的幾件糾紛與爭議。

圖/shutterstock  後製/crossing

父母帶孩童搭機引發的多起爭議,讓雙方都滿腹委屈

例如近日,網友捕捉到一群幼稚園學童,成群在機場排隊辦理登機的照片,引發了熱烈的討論和媒體報導:現場眼見除一位老師外,並無其他家長隨行,由於孩童恐尚處於不受控制的年紀,故部分輿論擔憂,沒有多位成年人一同看護,孩童出國是否安全?有無可能因失控喧鬧,干擾了同行旅客?

這不禁讓人想起月餘前,一位母親帶著 2 歲孩子參加旅行團暢遊歐洲。因孩子不時哭鬧的頻率過高,導致同行團員的不滿與怒罵,認為「該母親未盡到管教職責,進而讓大家所費不貲盼前來享受的旅程,掃了興致。」結果雙方互受委屈,也使承辦旅行社裡外不是人──這件事情,因而也成了新聞
  
搭機時遇到會哭鬧的孩童,並非新穎話題,不過從近期的輿論反應可見,這儼然成為所有乘客們嘴上不一定說出口,但內心必定滿是糾結或不悅的經驗。當報到櫃檯的地勤人員好心詢問:「請問偏好走道或窗邊?」在逃生門座位被選走的情況下,回答:「那,偏好離小孩遠一點」的玩笑,似乎也成為大家自我幽默或會心一笑的揶揄哏。

國外月亮不一定比較圓,但他們有什麼特殊解法嗎?

坊間早已有非常多教育類書籍或網路文章,探討西方國家對於嬰幼兒的教育,是多麽「不同於亞洲國家」。例如針對類似上述的新聞事件,過去就常有諸如「因為『尊重』,西方父母不會責罵哭鬧小孩」;「想哭沒關係,美國父母體諒孩子情緒」⋯⋯等說法。(註一)

許多這類型的文章,或許有「一味歌功頌德國外教育方式」之嫌,不過若細緻拆解,多少也能提供一些不同文化的觀點,讓我們吸收學習 ── 但重要的是,這些「差異」其實並無優劣對錯,更多半會牽涉到原生家庭和其背後的「基礎心態」,也就是我們成長背景與文化的差異。因此很難將不同脈絡混為一談,「教育方法」也很難全盤移植。

我未有養育孩子的經驗,並不足以用豐富的實證知識分享心得,也因此,這篇文章意不在權衡東西方文化的教養差異,而是透過「社會心理學」角度,嘗試解釋東西文化「基礎心態」上的背景差異,間接導致人們不單是在教養孩童層面,甚至在許多社會處事上的思維,有著高度不同之處:

這「基礎心態上的背景差異」議題,在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與跨文化心理學(Cross-cultural Psychology)中,也是經常被學者們著墨的項目之一。最鮮明的例子之一,即為:「集體主義」(Collectivism) Vs. 「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

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學術名詞暨辭書資訊網》,「集體主義」(Collectivism)主張:經濟、社會、和政治的基本運作,是由許多人基於互助合作關係組成的團體,而非個人;「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則認定「一己的利益」: 一個人應有能力主宰自己的行動與思想,其價值和自由不應該因考慮大團體的利益,而受到限制或否定。

用社會心理學來拆解,基礎心態上的跨文化差異:集體主義 VS 個人主義

舉例來說,我們常聽聞,「歐美的」同事或客戶,下班時間一到、或休假期間,拒絕接洽或回覆任何工作事務,人就這麼消失了;然而「亞洲的」社會,卻時常因老闆或同儕還沒下班,使得職員們不敢輕舉妄動。(當然,隨數位科技發展,這現象有漸少的趨勢,但也進而衍生出「責任制」的種種「變形」,這是另一個議題,此次未列入討論)

上述現象當然不是「通例」,也可能因人而異。但普遍來說,因西方文化相對重視個體,在這樣的思維下,任何大團體的利益(公司賺不賺錢、老闆累不累)都不該凌駕一個人的行動或思想,也因此「我重視我的下班時間,並且無須將這行為帶給團體的感受,當作己責」,是多數西方職員理所當然的想法。

而在許多東方國家,大家多半有著「生命共同體」的思維:我們所作所為,必須顧慮到大團體的感受與利益;若撇下老闆或團隊先行離去,甚至是一種「情感上的背叛」。這種文化和原生家庭教育,往往讓我們很難割捨對於大團體(家庭、組織、到社會)精神上的義務和忠誠(註二)若有高度「自我主張」,有時還會有些過意不去、甚至因而遭到團體的排擠。

簡而言之,於西方較普遍的「個人主義」相對強調人權與自由;而東方較普遍的「集體主義」,則推崇將團隊間的整體利益,擺放於個人利益之上──每個人的言行舉止,都要盡可能「考慮到他人觀感」。

根源思考問題:孩童是獨立的個體,抑或是父母的生命共同體?

回到「孩童的哭鬧」一題。正因個人主義的普遍認知是:每一個人(包含孩童)都是獨立個體,他們的舉動關乎個人的利益與責任。故團體利益(飛機上乘客的舒適),不應凌駕於個人利益(哭鬧表達情緒)之上;而個人的行為責任(如因哭鬧影響他人),也由個人(小孩本人)承擔。

換言之,多數西方人士其實同樣不喜歡哭鬧的小孩,但依循社會心理的角度,及我淺見的理解,那是出於對「吵鬧聲音」的不悅,而非對「父母疏於管教」的不滿:因為他們清楚「個人主義」,同時也在保護自己的個人利益,故成年人通常不會主動去對「幼兒的父母」表達不滿──因為在他們眼中,孩童的哭鬧是其「個人利益」,在沒有違背法律的前提下,「團體利益」不該凌駕其上;而在表達抗議(維護自身利益)時,若對父母表達不滿要求「好好管教孩子」,則是間接干涉、否定了(孩童的)人身自由。

但在東方社會,就完全不同了:若仔細觀察,許多批評父母沒好好管教哭鬧幼兒的評論,說法皆是「父母很自私」,這種言論便是典型的「集體主義」思維 ── 這種思維認定,幼兒「非」獨立個體,是仰賴父母、與之緊密連結的「生命共同體」。故當一名尚未有行動或控制力的幼兒犯錯,就是父母的失職;而幼兒哭鬧若干擾、妨害了「團體利益」,爸媽應當出來道歉。

學者提醒:這只是文化的傾向(Spectrum),並非絕對的偏好或優劣

再舉一例,我們常能從新聞中窺見,在日本,政府或企業若有一名幹部失職爆發醜聞,整體內閣、全體幹部,常常會召開記者會一同出來鞠躬致歉 ── 這便是典型集體主義的案例:因為「一人的」成敗得失,代表著「大團體」的榮辱與共。在許多學術研究中,常將日本社會視為集體主義表現的極致。而在台灣的許多社會事件中,也有類似的傾向。

但近幾年,隨著台灣社會發展,在「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的處事基準上,也出現了不同的思考和觀念。例如在嬰幼兒的學齡前教育上,親子專家們提出許多知名的「教條」,其中之一是建議父母「與孩童對話時,要蹲下來與他們目光平視,而非站在高處俯視他們」──此舉其實正是以個人主義為出發點,意在讓孩童感受到他們是獨立的個體,他們的意見(利益)值得被重視,而父母亦非絕對權力(主宰他們自由意識或行動)的象徵。

從另一面來說,在主流文化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國,在包括「擁槍權」等敏感議題上,眾人也對於「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之間的邊界如何劃分,有著長年以來的討論與爭議。

換言之,其實「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在現代社會中,是相對、而非絕對二分的觀念。特定社會、民族有其「主流文化傾向」,但沒有絕對性的差異與優劣之分。

至於,是什麼造就了東西方「主流」社會文化的差異,眾說紛紜,即使從歷史角度、思想潮流分析,也尚未擁有完全的解答──可能與氣候、地理位置、戰爭、殖民有關係(註三),甚至 2017 年還有最新的研究推測,DNA 中的某節染色體,也可能是影響因素之一。

crying baby。圖/MillaF @shutterstock

那麼到底搭機時、面對會哭鬧的孩子,可有妥善的解決方案?

1) 研究建議,與其對父母抱怨,如果直接直視孩子並告知他們「請小聲一些」,往往效果大於由父母親出面。原因是,幼童對於陌生的面孔或環境,會因害怕而產生自我保護意識,不敢輕舉妄動;父母熟悉的面孔表示安全環境,反而會使他們覺得能放縱表現。

2) 許多班機上皆備有塗鴉簿或玩具能借給孩童分散注意力,可詢問空服員取得 。

3) 若想多準備些「備戰用品」,Travel & Leisure 也整理了 10 件能及早預防的措施,提供父母們參考。

當然,這些理論、討論都有個前提:「教養」肯定有著不分種族、國籍、貧富,以「禮儀與尊重」為基礎的準則,是放諸四海皆通用的。倘若是放縱已有行動與判別力的孩童在公眾場所喧鬧,而有失尊重他人的空間,則無論哪種文化,都會使人不悅。

但嬰幼兒的哭鬧,屬生理上自我無法克制的不舒適,非父母能代為控管,孩子自己恐怕也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痛苦 ── 因此也希望,成年的我們,都能多體諒孩子的不適,畢竟我們都曾是孩子,有天或許也會為人父母,盼他人也寬容對待我們的孩子。

希望大家都能說美麗的話:)

註一:對「過度歌頌西方教育方式」的去脈絡化言論之批評,可參閱此文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7498/972674

註二:由 Leon Wang 分享的表格整理,精簡出東西方社會文化:「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的差異

註三:有興趣多了解的讀者,可參考由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心理學系教授 Harry Triandis「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一書,作者研究跨文化心理至今已長達 60 年。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oey Toey@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