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性騷擾」運動若無限上綱,會不會造成性別平權反效果?借鑑美國 #metoo 風暴,我們需要更健康有效的「影響力」

「反制性騷擾」運動若無限上綱,會不會造成性別平權反效果?借鑑美國 #metoo 風暴,我們需要更健康有效的「影響力」

多年前,美國一場曲折的家暴官司,引發司法界的高度重視:當年 9 歲的小女孩,告發父親性侵自己,父親因此被判入監服刑至今。16 年後,女孩無預警地出面還原真相,描述當時在吸毒母親精神渙散的脅迫下,竟說謊陷害了自己的爸爸。

事隔多年,案情的轉變驚動全美,輿論一面倒的撻伐母親之餘,也指責小女孩年幼無知的行爲,簡直害慘了那些真正受到家暴、噤聲未語的無助孩子——因為這起事件,將使得未來舉發家暴和性侵的管道,更加繁複。

為防止誣告再度發生,眾人擔憂,往後警方在獲報第一時間,極有可能無法即時保護真正的受害者,反而得先質疑一番,「看看這孩子有沒有說謊」。這該如何是好?

美國職場性騷擾風暴:時間軸與遍及產業圈的一次整理

美國這場打擊職場性騷擾的社會運動,其實也逐步邁向如上述這般「大家先來抓說謊的孩子」的分歧趨勢:自 2017 年 2 月,Uber 離職員工 Susan Fowler 公開發表文章,揭露企業內部的性別歧視後,掀開了以男性為多數的矽谷科技圈,職場性騷擾、性別待遇不公的種種亂象

同年 10 月,NBC 記者 Ronan Farrow 在 The New Yorker 製作了鉅細靡遺的專題,揭發好萊塢影視大亨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位女性長達 30 年之醜聞,鬧得滿城風雨之餘,更進一步帶出許多男藝人被控訴性騷擾的風暴

這風波越演越烈,11 月後,竟也燒到了新聞圈,不少知名男性主播與重點媒體高層(NBC、CBS、NPR 等)皆被點名,就此引發全美職場中性別霸凌、性騷擾、性別歧視等隱藏問題,以及後續我們較為熟悉的 #metoo#timesup 社會運動。眾人開始鼓勵曾在職場中被性騷擾的受害者,勇於出面發聲。

分歧點的開始:意圖正確,作法有失妥當

根據 ABC 電視台(ABC NEWS) 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聯合於 2017 年 10 月發表的統計報告(註一)美國職場中,超過半數以上(54%)的女性,曾遭受來自男同事與男主管的騷擾,其中 30% 選擇隱忍,高達 95% 更表示這些男性往往安然無恙,從未遭受懲處。

正因職場中,性別與權力長期的不對等(註二:世界經濟論壇「2017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造成單一性別(父權男性)成為主導,所以我揣測,眾人多半能夠認同 #metoo 之「初衷」:提供安全的平台,讓擁有相似困境的弱勢群聚,彼此相互扶持。這是善意的出發點,如同「癌症病患互助會」、「AA」(Alcoholics Anonymous, 戒酒無名會)的存在一般。

然而近期,美國防止性騷擾的運動,和輿論走向,開始出現重大分歧:專家學者紛紛公開表態,認為這樣的局面有隱憂存在——例如,缺少正確的指引,這些受害者的「片面之詞」,無法積極與有效地達成「職場性別平等」的願景。

自這些社運的鼓動後,「各說各話」的言論更紛紛湧出:到底是個案或累犯?惡意中傷或復仇式栽贓?真有其事或故弄玄虛?大眾無從得知。而手握大權的一線男性一旦被點名,「下場」或「反應」則不外乎是: 1) 發出聲明揭露性向、此外表明不予評論(紙牌屋男主角、1999 年奧斯卡影帝 Kevin Spacey),2) 消聲匿跡先避避風頭(2017 奧斯卡影帝 Casey Affleck),3) 宣稱雙方是兩情相願,無違背任一方的意願(NBC “Today Show” 主持人 Matt Lauer )。

但在輿情渲染和媒體炒作下,不論「受害人」或「加害人」,多半都未曾對已經「未審先判」並且明顯分裂的輿論,擁有查證、質疑、或澄清的機會。

近期美國防止性騷擾的運動,和輿論走向,開始出現重大分歧:專家學者紛紛公開表態,認為這樣的局面有隱憂存在。圖/Shawn Goldberg@Shutterstock


「上綱」是否過了頭?公開發表性騷擾經歷,三步驟處理較為妥善

雖說這是美國的走向,亞洲尚未遇見這股衝擊。但,幾週前於台灣社群媒介上引發的事件(註三),或許預告了台灣因社會進步與人權意識抬頭,職場中隱性(Implicit)的性別霸凌,逐漸引發重視,也鼓勵著更多勇敢的受害者,出面講出自身經歷或公開表態。

長期關注兩性平權議題,我同時學習女性談判。因此拙見認為,在台灣社會和職場強烈感染起這風氣前,或許有些前車之鑑,可以學習避免——這篇文章,意在提供一些淺見與觀點,讓有需要的朋友參考,運用更健康和有效的溝通方法來發揮影響力:

1. 起因(CAUSE)是什麼?

無論歧視、騷擾、霸凌、或家暴,我們鼓勵弱勢的受害者(不分男女)主動呈報(給予警方或人資部門),都是正確且應持續推進的。但是若屬於「公開表態」,我們必須要說明「緣由」:是什麼原因決定公開?為何現在才說出來?——或許是長年遭受欺壓、也可能是加害者累犯的行徑,使我們決心公開表態,阻止事件惡化。

許多群眾心理學書籍,都會談到關於「說服力」的技巧:給對方一個原因,比較能夠增加自己的可信度(Credibility)並說服對方相信你(註四)。若希望所表態的內容能夠有足夠的可性度與說服力,應提供「起因」或「緣由」,合理化我們的行動。

2. 訴求(APPEAL or DEMAND)是什麼?

多半的受害者選擇公開發聲,最讓人憂心的就是「只破壞不建設」:抒發完自我經歷就撤場,並無提出具體的期望或結果。這也是專家學者們不安的主因,因為情緒性的表態無濟於事,嚴重時更可能引發團體深陷於負能量而無法振作,反倒模糊了需根治的主要議題——不單是性別平等議題,諸如學運或大型社會抗議事件,都需準備好「理想內可望達成的訴求」,才能盡力確保傷害不再發生,且能造就長遠永續的解決方案。

舉例來說,即便 #metoo 和 #timesup 社會運動逐漸遍及全球,許多人恐怕還是難以分辨它們微妙的差異(註五)#metoo 早在 2006 年創立,專門處理「性別霸凌」議題,意在提供安全的平台,鼓勵受害者發聲,因應 Harvey Weinstein 事件,藉由社群媒體的發酵,才廣為人知。#timesup 則創立於 2018 年初, 寄望提倡「職場兩性平等」。當時正逢金球獎(Golden Globe)與奧斯卡獎(The Oscars)頒獎典禮,影視界藝人們透過高曝光的影響力宣傳。由此可見,即便是同性質的社會運動,#metoo#timesup 在訴求上也有所不同,其最大的差異便在於:#timesup 更具解決方案(Solution-based)與可執行性(Action-oriented)。

3. 影響力(INFLUENCE)將發揮什麼用途?

一個人講出來的話,是有影響力的。若受害的你選擇勇敢發聲,肯定是不管遭受多少蓄意攻擊,都希望藉由現有的影響力,將上述的緣由和訴求觸及更廣,進而改變一些不義之事。

拿此文為例,這篇文章若能有一丁點的影響力,僅是盼能提供一個值得參考的準則、思考方式、或解決辦法,幫助有需要的人在未來需要時使用。

當然這些建議或準則,絕不會是唯一或最佳辦法,肯定有更多、更好的觀點存在,也因此,影響力的發揮,除了散播訊息,更應樹立未來他人仿效的榜樣,才能在正確的軌道上,鼓勵更多人士共同努力。

性別平等,台灣並不「落後」。台灣的課題是:「批判式的破壞後需要建設」

圖/Global Gnder Gap Index 2017


台灣雖未被列入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2017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排名之中,但從地區排名來看,東亞及太平洋地區已達 68% 的性別平等,正好是全球的平均值。當然還有許多隱形問題尚待克服,但以學習機會、公民權益、衛生福利、及就業能力來說,台灣均有良好的根基。

比較可惜的是,多數人士(又或,多數留言發表意見的人士),往往對此議題充滿具攻擊的言論,使得深受職場性別騷擾的弱勢,在無指引的形況下,又要處理自己情悲傷緒的同時,很難思慮周全又理性的對外界表述,我們應多體諒。

而對勇於發聲的受害者來說,其實「被攻擊」並不可怕,挑戰性的言論,是一種反饋和不同觀點的學習,讓我們明白自己也有無法察覺的盲點。

重點是,批判式的「破壞」後更需要「建設」,只是一昧強烈地指責和檢討受害者,根本無助於指引他們。並非每位受到不對等待遇的弱勢(不分男女),都能擁有自由意識、選擇方法、與獲得知識的管道,得以自行脫離如此處境。

也因此,我們才需要各界人士的介入,鼓勵和接納不同觀點的分享,盼借助成熟的資源,幫助彼此和他人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案。

話雖如此,遺憾的是在美國,男性似乎越來越害怕和女性一起工作了

#MentorHer Campaign. 圖/Lean In


4 月 4 日,「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甫發表的調查顯示(註六),美國半數以上(51%)民眾認為,近期這些社會運動的發展,使他們對於「如何和女性相處」更加不知所措了:越來越多女性「爆料」,導致男性為了「自保」,開始與女性保持距離——男上司不敢與女下屬單處一室、男客人避諱與女廠商代表私下見面交流、男同事看見女同事走進茶水間便迅速離開,過去稀鬆正常的工作討論、或談笑風生的開個黃腔,現在都因深怕一句無心的話,造成她人誤解的不良意圖,兩性的隔閡,看似只會導致更崎嶇的未來。

也因此,Facebook 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 Sheryl Sandberg ),於 2013 年發起「領導全球性女性互助」的組織 - Lean In,推出了新的宣導主題:#MentorHer:無論男女,我們都應勉勵彼此並相信,這其實是個女性最需要男性一起加入的時代——既然父權社會與性別不等是遺憾的事實,我們便更該鼓勵如今作為主流多數的居高位者男性,一起放心的指導(mentor)和賦權(empower)女性,讓職場性別不平等的差距,盡快縮小。

職場應該是共同交流、合作的成長環境,然而現在兩性的互相攻防,並無助於彼此理解。故兩種性別的觀點,我們都應學習理解。如果因為歷史的錯誤演化與性別發展的歧異,而選擇放棄了認識另一半人口的機會,豈不是非常可惜嗎?

希望大家都能 #說美麗的話:)


註一:此報告透過電話訪問進行,三天內訪問了 1,200+ 職場女性,抽樣誤差 3.5。全文於此
註二: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所發表的「2017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The Globle Gender Gap Report)」預測,要真正使全球國家達到兩性平等,需再花約 100 年的時間。「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是一份展示男女間在經濟地位、學習機會、政治參與、及衛生福利,四個範疇中的差距的報告。由世界經濟論壇於 2006 年在瑞士首次發表,其後每年發表一次。詳細資料:行政院性別平等會
註三:張旖旂 WaWa 於臉書專頁上,指控曾兩度遭受男性在職場對她的騷擾。詳文可參考此處
註四:以例說明,排隊結帳時,比起和前一位客人說「不好意思,你願意讓我先結帳嗎?」,若說成「不好意思,我趕時間赴約(緣由),你願意讓我先結帳嗎?」更有機會能說服對方(當然,我們不能編造假的緣由!
註五:詳細說明可參考時代雜誌的專題報導
註六:調查期間(2018/2/26 – 3/11)訪問了美國 6,251 名成年人,包含他們的年齡、政治傾向、性別。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awn Goldberg@Shutterstock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