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個「標籤化」的網路玩笑,越來越難笑?甚至可能成為另類「霸凌」?

為何一個「標籤化」的網路玩笑,越來越難笑?甚至可能成為另類「霸凌」?

多年前,曾看過網路流傳的一張「地圖」,描述的是「台灣人的世界觀」:地圖上,以一句話搭配一個國家,揶揄台灣人對於世界各國的刻板印象。

好比:提到南美洲,就想到「這些民族很會踢足球」;聽到阿根廷,就會唱起「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講到紐西蘭,就知道「那邊羊很多」;對於東南亞諸國,則是「一些差不多的國家」⋯⋯。雖然帶著嘲諷意味,但也因確實有這麼點真實性,還是讓人看了啼笑皆非。

但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近幾年,「千禧世代」(Y 世代,生於 1980─2000 年)成為市場主流,在全球數位化影響下,台灣有了越來越多的社會運動、人權意識、還有不少中文國際多元內容平台的出現,我們對於台灣之外的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有了更豐富的管道能接受資訊,學習不同觀點,實在是很令人興奮的。

不過,最近在台灣的臉書社群上,似乎又將掀起一股與「台灣人的世界觀」相似的熱潮:網友們用一張圖、幾行文字,簡化的歸納出某種群體的樣貌或習性。因「切中要點又戳中人心」,進而引發越來越多特殊群體被廣泛的描繪,讓眾多網友「拍案叫絕」。但同時間,許多被「點名」的群體、職業成員或個人,卻不見得都能欣賞這樣的「幽默感」,不只氣憤難平、更可能進一步興起爭議與訴訟。

社群平台上的例子。圖/1NㄒERDiSPL!NARㄚ SㄩㄈKs 臉書專頁

從心理學角度,拆解社會大眾的「以偏概全」與「刻板印象」

以過去就讀心理系的角度,我認為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心理學和社會學現象:上述的行為,其實牽涉了兩個學術間,經常相互影響的概念:「以偏概全」(Overgeneralization or Oversimplification)和「刻板印象」(Stereotype

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以偏概全」的意思是:以少數的例證或特殊的情形,來推論整體。因為過於廣泛和過於簡化的形容一件事情(或現象),造成俗話說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可以想見,從理性層面來說,這是相當負面的「邏輯謬論」;但從感性層面來說,這就是心理學所說的「人性」──自遠古時期開始,為了快速理解某些事情,我們透過前人的經驗分享與重點整理,得以藉由精簡好的內容,縮減學習時間,這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當「以偏概全」反覆發生,人們因為縮短思考的時間變得省力、甚至懶散了,進而下意識的,自動選擇仰賴廣義的觀感作為反射思考(註一),就成了所謂的「刻板印象」──對某特定類型的人、事、物、或情境,概括的看法或態度(註二)

這種因簡化思考過程,而先入為主的觀念,藉由歷史、文化、時間的演練,大大的影響全球人類看待性別、種族、貧富、教育的方式,其實是很強大又可怕的。好比:「男主外女主內」、「女老闆通常很強勢」、「客家人都很節儉」、「南部人都只說台語」、「黑人的犯罪率很高」、「刺青的人都混幫派」、「有錢人都很小氣」、「中國製造都是黑心商品」⋯⋯等等。

當社會中的多數反覆實行「刻板印象」,造就「標籤化」的形成

理性上,相信我們肯定明白,刻板印象既負面、又先入為主,並無法代表屬於這類型的人事物,都擁有如此特質。

只是,思想本就是很容易主觀、帶有情緒、以自我中心出發的,如果只是關在家裡對著電視或電腦螢幕,對著自己不認同的想法叫罵,其實也礙不到誰,對吧。但當網路的普及降低了言論自由發表的門檻,社會裡眾人的渲染、媒體頻繁的曝光,都開始消費和餵養「因為以偏概全而產生的刻板印象」,利用聳動或吸眼球的標題,精準的鎖定某些族群,甚至替他們貼上標籤,之後衍生的效應,就成了標籤化(Labeling)的結果(註三)

最普遍的例子,莫過於古早以前的廣告:「彈鋼琴的孩子(標籤),(都)不會變壞」,到現在時常可以聽見:「中國 90 後的年輕人(標籤),(都)充滿狼性」 ,又甚至可能是:「換日線的作者(標籤),(都)是家裡有錢的靠爸族,還認為一定要出國才能有國際觀。」(笑)

「標籤化」的失控,促使「霸凌」產生。但,如何界定「霸凌」?

而一旦社會中的多數人(Majoirty)主導一種想法,開始集體標籤化某特定或少數族群,甚至使用負面言論揶揄或嘲諷他們,就很容易形成霸凌(Bullying):尤其,現今世代,科技和數位化的便利,使得網路言論自由難以控管,造成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的門檻更低、速度加快。

很多時候,或許我們因為自己身為「主流」群眾,在發表看法時,若沒有刻意的提醒和留意自身是否「客觀評斷」下,其實都非常容易陷入主觀論點──私人分享倒還好,同溫層的朋友們大笑一場還能獲得些共鳴,但當公眾人物、有影響力的人、網紅們公開這麼做,後續效應就不僅於笑笑而已了。

回來看待近期社群平台的這股熱潮,我願意相信,其實揶揄的成分居多,創作者們用幽默來詮釋一些社會現象,帶給大家一些歡笑,並沒有傷害或攻擊人的意圖(Motives)。只是我或許會多心的往下思考:「如何定奪某個行為是霸凌還是玩笑?」這在釐清和調解爭議之初,常被質疑。

霸凌與性騷擾,其實有著部分同樣的切入角度,這些攻擊的界定,是取決於被害方的感受,並不是加害方認為自己有沒有做(註四)。

客觀思考:更有自覺的練習,留意自身的偏見與盲點

聯合利華旗下,以女性為主要客層的知名品牌──多芬(Dove),在 2015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後,發現社群媒體上的負面言論(hate tweet)大增,大家盡在批評女藝人的身材、穿著、與八卦。於是決定和 Twitter 推出一個宣導活動「#Speakbeautiful (譯:說美麗的話)」:Twitter 透過大數據,事前設定好許多經常被使用的負面單字,當發文者使用到這些單字時,Twitter 將會自動偵測並跳出警示,提供一個更正面的詞讓你替換。

無獨有偶,更有公益團體推出了「Reword」這一款線上工具:如同自動修正文法或錯別字的外掛軟體,Reword 的概念與多芬的社群活動操作概念相同,安裝後,它將會偵測你所打出的負面詞彙,像提醒你的文法錯誤一樣,建議你修正。

這些工具,意在讓我們於日常生活中,透過外來的助力,提醒網路言論的「恰當性」──因為自己挑戰自己的言論,永遠是困難的,我們總會不自覺依循過去的人生經驗、教育背景、價值觀,來形塑我們對這個世界種種人事物的看法。但若我們都願意練習,更有自覺的承認,難免會有無法察覺的偏見與盲點,就更能時刻有自覺(Self-awareness, Self-consciousness)的觀察,自身言論對他放造成的影響。

註一:2002 年諾貝爾經濟學得主 Daniel Kahneman 的著作「快思慢想」,主力討論這個概念,有興趣深入了解的讀者,很推薦一讀!
註二: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定義。
註三:標籤理論:公開譴責在標籤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公開譴責儀式,是一種「身分貶低儀式」,使受標籤者接受犯罪人之自我形象,且成為其身分之主要象徵,進而放大了偏差行為。出處:林宏銘,2013,〈 標籤理論、羞恥感與再整合
註四:教育部針對霸凌定義:在違反對方意願的情況下,以不對等的權力,讓勢弱一方暴露在負面行為之中。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放泥就可 繪製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