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bia商學院的 42 個故事──圍繞一項美國學校最重視的學生特質

Columbia商學院的 42 個故事──圍繞一項美國學校最重視的學生特質

每年九月開始,是美國研究所申請入學的熱門季節。收到了多位好友對於美國研究所的申請詢問,也著手幫著整理一些特別針對 Columbia 和幾間名校商學院的申請書,我有感大家關注的問題不外乎是:GMAT 要考幾分?推薦信要找誰寫才最有幫助?

過去的我,對商學院存有偏見

之前分享過在商學院上課的經驗,我總認為我非常幸運能和一群聰明、反應快、伶牙俐齒、有時又詭計多端的厲害角色學習;2017 年暑假,我也因受到幾位教授的青睞,得以協助 MBA 與 EMBA 的課程教學,但始終,我自認並非那麼融入商學院的生活──因為我有偏見。

美國有個取笑 MBA 學生的說法:「讀 MBA 就是什麼都懂一點,但說真的什麼也不懂。」過去我也曾對 MBA 有些迷思和憧憬,好像在國外唸書就是得拿個名校 MBA 回家,但越長大就越明白自己適合與不適合的事物。

決心攻讀"Negotiation and Conflict Resolution(談判與爭議調節)"這個冷門卻相當專精的碩士學位時,我已清楚知道 MBA 並不適合我。不負責任地簡而言之,我對商學院存有一些偏見──唸商學院的要嘛有錢有勢、要嘛愛交朋友、不然就是不知道自己想幹什麼,但 MBA 聽起來很酷,所以乾脆先來唸唸看。

直到這學期,我輔助了一堂長年受到學生熱烈推薦的課程,改變了我過去對商學院學生偏頗的想法。

我即將分享的故事,不是關於普通的商學院學生,而是關於 Columbia Business School(以下簡稱 CBS),相當頂尖的 42 位商學院學生。這些故事和申請入學並無直接相關,但我拙見設想,若可以參考這些現任商學院學生的思維,並從中找出可以學習的架構,或許對於即將申請、甚至是未來有興趣加入的潛在學生,能有些收穫和幫助 。

商學院學生如何選課?──「競價」機制

這堂課教授的是"Personal Leadership",聽起來非常陳腔濫調。一如我們在雜誌看過的報導,或公司員工訓練的講課內容,我原本猜想不外乎就是那些關於如何管理自己、聆聽、 和自我反省的主題;但由於太受歡迎,紐約許多知名企業都與 CBS 合作,派高階主管來上這位教授的課,我還是很期待能有驚喜的收穫和頓悟。

課程進行的方式很與眾不同:整學期只上課五天,每日從上午 9 點到下午 5 點;五天結束後,學生須自費 $500 美元,由教授帶整班學生到紐約州北邊的飯店住上三天,進行全天候的密集課程。

三天 Class Retreat,沒有課表,沒有人──甚至包括作為助教(TA)的我──知道,抵達飯店後我們即將面臨什麼。

我百般好奇的,並非這堂課有多神秘或奢華,而是既然它如此受到吹捧,究竟是哪些商學院學生,才能選到這堂課?

原來 CBS 有個選課機制,是透過「競價(bidding)」的概念進行──好比過去我們在 eBay 需與其他買家互相競價買商品,每位學生初進 CBS,皆會被分配到 1200 點,在 CBS 的兩年,你所選課程,都需用這些點數「競價」。

由於你不會知道其他學生對於這堂課的出價,所以每堂課的選課資格,便是由出價最高的學生首先獲得席位,並以此慢慢遞減直至課堂席位已滿為止;簡而言之,出的點數越多,越能保證選課的機會(真實資本主義的實踐)。

因此,那些普遍受到歡迎的課程,學生自然願意出價更高。而願意競高價標到這堂課講授「個人領導力」的學生,果不其然都是有過多年管理或領導經驗的業界人士,如:Goldman Sachs(高盛)、McKinsey & Co.(麥肯錫)、Boston Consulting Group(波士頓顧問公司)、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等主管,當然也不乏我在 Ogilvy & Mather(奧美)紐約辦公室的優秀同事。

申請入學的條件?說一個關於自己的好故事

在這 42 位學生身上,我看到了商學院入學標準的縮影。縱使商學院的學生年齡平均為 28 歲,其實頂多是初入社會、有過幾年工作經驗的年紀──睿智的前輩都知道,這不是足以經歷豐富人生的年紀。

但,這裏竟沒有一個人,說不出一段精彩的人生故事。那三天沒有課表的行程,並不是以授課為主,而是營造了一個全體彼此信賴與充滿安全感的環境,透過教授指定的主題,大家得以透過公開分享與反饋的方式,互相幫助彼此去思考自己過去人生的轉捩點:是什麼影響你成為今天的樣子?過去發生的事情如何幫助你做人生道路上正確的決定?追求未來目標的同時,你依循的人生價值觀又是什麼?

三天緊密地與這些學生朝夕相處,聽到無數的故事和反饋後,我深深明白,也在課程結束那天告訴這些學生:「我真心相信,你們能進到如此優秀的 CBS,是有原因的。」

《21》(決勝 21 點)不是部賣座的電影,但若你尚未看過,我很推薦。由 House of Cards (紙牌屋)男主角 Kevin Spacey 領著幾位演員,描述一位家境清寒的數學天才,如何從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為資助自己即將進入 Harvard 醫學院的學費,誤用數學天賦,踏上 「數牌(Counting cards)」 一路──透過心算、記憶力與團隊合作,他週週出入 Vegas 高級賭場並賺入數萬美元;卻又因貪婪受騙,在幾天內輸掉上百萬。

電影最後一幕,當事過境遷,他再次申請 Harvard 獎學金,被入學面試官問及,聰明跟優秀的學生太多了,他如何不同於泛泛之輩,受到 Harvard 青睞?他於是回頭講述了那年在 Vegas 進出賭局的亮麗生活、如何一夕間輸掉數百萬、遭受賭場通緝,被黑道追殺,最終洗盡鉛華,決心回到校園的人生故事。

我認識的這群人、所聽到的 42 個故事,幾乎都能拍成一部電影,而且不會比《決勝 21 點》的劇情遜色

日本同學分享了他出身於軍閥世家,給予他人生價值觀的掙扎與影響;有人首次分享了爸爸前幾年出櫃,對他和媽媽坦承自己是同性戀者,這幾年他家中的變化;有人選了一段被歹徒持槍搶劫的故事;有 Banker 因短線操作賺進數百萬美元,卻失去所有親友;也有人講了自己在 911 事件後從軍,多次被派遣到阿富汗,直至今日他每週仍在接受 PTSD (創傷症候群)心理治療的過程⋯⋯。

這些都不只是一個個動聽的故事,而是人生的轉捩點(Turning Point):他們沒有後悔當時這些決定,若再回頭,也不會做任何改變。因為沒有這些後果,就不會有今天的學習和心境,那都是幫助他們成長的養分。沒有這個過程,今天的他們,也無法講出一個能夠被記憶的故事。

回到入學申請,其實市儈點地說,美國學校愛聽這種「改變和探究過程」故事。我聽過有人寫了自己花一年時間減重的心路歷程、還有人描述自己追蹤遺失的信用卡和一路上的奇遇,而申請上 Harvard。

學校想要的並非優秀的學生,而是能具備 Resilient (順應力)的特質、不斷自我學習與進化的人──因為具備這種能力的人,到哪裡都能自我學習,並有潛力影響他人。

圖/ stock_photo_world@Shutterstock

我明白很老套,但成績真的不是一切

在探究名校的入學標準前,不妨先多了解名校的「處境」:每間學校都有不同的校風、文化與專攻,正如同台政清交都是台灣優秀的學校,但四所學校各有所長。

以八所常春藤學校來說,八間都是私立系統,換句話說,就是八間擁有龐大董事會和投資人的「私人企業」──每年學校間相互競爭,想要 recruit 全美、甚至全球最頂尖的教授來教書和做研究,讓數年後、或數十年後的某屆諾貝爾獎得主,留在自己學院。

它們也盼吸引有潛力的學生來讀書,因為只要投資教育一位未來的 Barack Obama ('83) 和 Warren Buffett ('51),學校往後就更有能力,透過這些企業家校友或政治家校友的資源和資金,吸引更多的教授和學生前來,不斷循環創造更多傑出的學術表現。

但每間學校有不同的特色和重心,好比 Princeton 重視人文與數學,Dartmouth 擅長深入鑽研特定領域,Harvard 以醫學、法學和商學院聞名,並定期發表商業研究報告 ,Columbia 在學術界教授眼中,則是相對均衡發展的。

你大概有印象──每年的 Pulitzer Prize(普立茲獎)是在 Columbia  Journalism School 頒發的、多位聯合國或外交大使畢業於 SIPA 、Law School 是學費最貴的、紐約市道路與地鐵系統是與 Engineer School 合作規劃的、東亞研究是全美藏書和文獻最豐厚的、"Global Warming"這個詞彙與定義是在 Earth Science 實驗室發現的。

但你可能不記得 Columbia 到底在哪一個領域特別強勢。因為它的校風樸實,座落在商業重鎮,卻沒有太重的銅錢味;帶點學者氣息,卻也不至於太兩袖清風與現實脫節。這是我當時深受這所學校吸引的原因──每所學校都有不同特質,你對於申請的學校,夠有這番了解嗎?

所以真的無關乎漂亮的學歷、高分的成績、或亮眼的工作成就。我接觸到受人景仰的校友越多,就越發明白,認識自己好重要──如果勉強進入一間不適合自己的學校(或企業),你往後不會開心的,因為那裡不適合你。

讀書是一個 18 到 24 個月、四五百萬新台幣的投資,那麼我們是否都該多花費一些心思與研究,知道什麼適合自己?探究那一種學校、公司、甚至是企業文化,最能讓你學習和成長?

我非常幸運,在年輕階段知道自己想追求的事情,過去所選擇的公關職涯,也訓練了我紮實的能力,說一個好故事。我並沒有豔驚四座的 GRE 成績,沒有擔任無國界醫生的感人經歷,沒有非常了不起的履歷,但所有申請資料全部圍繞一個關於我的核心價值,並透過不同的文件,呼應回答了學校最重視的三個問題:1) Why us? (為什麼是這所學校?) 2) Why now?(為什麼是現在來讀書?) 3) Why this program? (為什麼要讀這個科系?)

聽似容易,但要能理出一個核心價值,必須透過深刻的反思、嚴謹的組織、反覆的改寫、再三的校正;受人幫助之多難以想像,絕不是兩三個月可以完成的工作。

從 Columbia University 校園,放大看紐約市的風景

我的摯友 Julien Huang,是一名資深的旅遊線記者,目前在環保意識盛行的歐洲攻讀"Sustainable Tourism"。前幾日她於粉絲團中分享了在美國的遊記,並提到紐約強勢的資本主義與過度浪費的文化,是如何為她這個愛地球人士所不齒。我同意她的觀點,卻依舊深愛這校園和城市。

因為沒有哪個地方,比紐約更能讓一個人透過對話,快速學習他人的思考模式和觀點,並開始懂得尊重──即便你並不認同。

因為你瞭解,不一樣的觀點才是一種學習,爭執或吵架,都是個人語言和溝通方式的選擇,討論相斥的觀點並不一定要不愉快──很可惜不是這麼多人能理解此點。

我想這跟文化和社會風氣也有關係──而這就是紐約神奇的地方──不同的種族和教育,生長背景和文化,幾千種聲音在一起,光透過談話聽故事,就能從中學習一個與我完全不同的人,她/他的背景、思維、教育方式、文化水平、價值系統。

沒有人需要被說服,或必須認同彼此的觀點,反而是要「認同彼此的不認同(agree to disagree)」,並給予建設性反饋。若我們盼未來能改變更多人事物,應該要能知道如何和這些人溝通,而非一味強用自己的「理智」說服對方──當彼此的「理智」都認為自己是唯一的、絕對的真理,那到底誰才是不理智的?

此篇文章重複提及了幾個世俗的關鍵字──例如「名校」、「商學院」、「優秀」等等,我明白或許會讓人讀來有些負面感受。但其實本文的目的,並非在鼓勵大家追求菁英生活,或強化美國教育有多不得了──只是相信我們都希望能更了解自己,追求更豐富的學識/智慧和人生經歷。因為世界很大,優秀的學校或菁英大有人在,並且每人一生的追求不同,主流,不一定就是比較好的追求。

認識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事情們才會因為這些抉擇,慢慢帶領人生往前自己期望的方向邁進

有些人的人生濃度非常高,他們遇到許多一般人會覺得「非常扯」、「誇張」、「驚悚」,甚至常人無法負荷的人生體驗。但這些事件,替他們的人生添加了非常豐富的元素。

對於一個不熟練描述人生故事的人來說,許多經驗聽起來只像是一如往常的抱怨;但對於深入探究自己故事的人來說,它很可能就是一個精彩的人生 Turning Point。

越長大我越有感,人生並沒有所謂的「壞體驗」或「無意義的事件」—這些發生在我們生命中的經驗,是人生的助力或阻力,端看我們如何看待與面對它。現階段看起來也許相當糟糕的挫折或痛苦經歷,只要能從中有所反芻和學習,都會是之後值得一而再,再而三分享的故事──而如果我們真能從中獲得啟發,它就會是值得我用來表達自己,申請理想學校或工作時,誠懇講述的精彩故事。

我的 mentor,前 Apple Inc. User Experience 的產品開發者,現任 MAZ 創辦人兼 CEO - Paul Canetti ,是一位深受我景仰的領導者,他對於所謂的「領導」,下了一個很好的註解:"Be an authentic person before you be a leader."其實這堂"Personal Leadership"課程,並非教我如何管理他人,而是認識自己。

許多人時常嚷嚷要「做自己」,但我們足夠認識自己到知道怎麼「做自己」嗎?

「我不喜歡這個、比較喜歡那個」,這樣不算是真的認識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事情、知道何時該拒絕不適合自己的事情,並清楚明白為什麼它適合/不適合,並且願意為選擇承擔後果,我們才會因為這些抉擇,慢慢帶領人生往前自己期望的方向邁進。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achel Moon@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