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敢花錢的世代是 4 年級,中國最敢花錢的世代卻是 80 後──我們該羨慕他們嗎?

台灣最敢花錢的世代是 4 年級,中國最敢花錢的世代卻是 80 後──我們該羨慕他們嗎?

台灣的 50 後,是最敢花錢的世代,為何充滿狼性的中國 80 後,卻是最敢不存錢的世代?

台灣某相當具影響力的商業財經雜誌,去年曾做過一期封面報導,用鉅細靡遺的調查分析,報告了台灣的 50 到 64 歲,是史上最敢花錢世代。每 5 名台灣人中,就有一人在此年齡層中,他們年消費額 1.3 兆。週刊更稱,這群人仍將主導未來 15 年消費市場。

不過,日前在 Forbes 上,一位研究中國中產家庭經濟結構的權威,針對現於市場中崛起的中國第二代,分享了一些有趣的新發現:到 2020 年,也就是 3 年半後的今天,中國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註一)將達到 3 億人口(美國的同世代預估只有 8,000 萬人口)。根據浙江大學最新的研究,35 歲以下的這群中國年輕一代,是最揮霍的世代,因為他們是不存錢的,能讓他們如此活在當下的原因有二:

1. 中國的 80 後從不用擔心學貸壓力,多數學習支出皆是由父母負擔。
2. 90% 以上中國家庭擁有房產,80% 已經還清房貸,以致年輕一代無需擔憂安家問題。

不同的民情,當然無法以相當的標準並列比擬。但以中國的情況來看,父母傾注一切供養一個孩子,讓他們無後顧之憂,但他們不像上一代,不會為了獲得心中想要的東西存好幾個月的薪水。他們活在當下並喜歡透過旅遊體驗世界。

根據中國國家旅遊局調查,2015 年 120 萬中國旅外遊客,一半是 80 後,他們的消費能力佔了三分之二的支出總額。

這讓我想到一個愛情故事。

前陣子我認識一個 90 後的北京「小鮮肉」,這是人生第一次和年紀比我小的男生約會,我終於體認到原來姊弟戀是這麼美好的事情。

但每每談話後,聽聞他的生活經歷、學識見聞,和對於未來的企圖,我總是感觸很深,甚至有點汗顏。縱然以現在輕熟女的身份,聽他說起一些天真的想法會覺得有點傻氣,但我捫心自問,在他這個年紀時,大概連他的一半優秀、積極,或是勇氣也沒有。縱然因幾年的工作經驗,累積了自己的專業與實力,但我感慨他這個世代,是我若重新活過一次恐怕也無力而及的。

名校經濟數學雙主修 Summa Cum Laude 畢業(註二),住在紐約市中心相當高級的地段與樓層,他和他的朋友可以每週工作 70 小時後,週五晚上不是又參加新的畫廊開幕、週末開車跨州到國家公園露營或攀岩,就是計畫下一個長假要飛去西岸住上幾天⋯⋯毫無經濟壓力,對於機會,無論是工作上的專業表現或私下的生活娛樂,也總是奮力爭取、從不拒絕。

他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是:「因為我聰明阿!」我雖資質魯鈍,也曾受父母疼愛之餘,當過揮霍無度的孝女,但求學成長的路上都算非常力求上進,從沒想過自己這種 Work Hard Play Hard 的自信,可以被不只一個,而是一群優秀的中國 90 後突破。

「我不認為有可能每天都過得很有趣,但我相信每天都能做些有意義的事而很快樂。」

前陣子,由作者姚詩豪先生發表的一篇文章〈成功一定要具備狼性嗎?我沒有狼性是否注定失敗?〉極度受到關注,文內探討沒有狼性的台灣人,是否就註定失敗。讀後,我慢慢能釋懷:「狼性是艱苦環境下的產物,不是說要有就有的。」

如作者所提及,能出國讀書的中國人,有家境不錯的,也有些是背水一戰,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裡的。我明白我所認識的這群中國年輕一代大概只是小眾,他們或許是家境相當理想的富二代,並無法概括代表飽具狼性野心的中國人。

但我更傾向於相信所謂的「艱苦」,並非是指單純的物質條件,無論貧富,每年和全國幾百萬名考生,競爭北大、清大的窄門,同樣也是非常艱辛刻苦的。我很喜歡作者說的:「台灣欠缺狼性,關鍵在於整體環境的改善」,導致我們對人生的追求,不再跟隨基本物質或名利的外部誘因引導,而開始被像成就感或意義這類的內部誘因激發。

個人認為,現在的(新世代)台灣人是不會、也不需要有那種狼性的,因為生長環境就是不同。我或許永遠沒辦法和他們一樣,但沒有關係,比起擁有雄厚的消費能力來享受有趣的生活,我更希望追求那些我知道有意義的事,並因此而快樂。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曾在 2015 年的一段訪問中,被問及:「如何定義快樂?」,Mark 是這麼回答他的生活態度與想法:「很多人都把快樂(Happiness)和有趣(Fun)混淆了,我不認為有可能每天都過得很有趣,但我相信每天都能做些有意義的事而很快樂。」

"I think lots of people confuse happiness with fun . I don ' t believe it is possible to have fun every day . But I do believe it is possible to do something meaningful to be happy every day ."

光鮮亮麗的有趣,和其背後因有意義的價值而付出努力的快樂,你選擇哪一個?

縱然 Forbes 的專家預言,中國這群充滿狼性的第二代與他們龐大的人數和口袋,將帶給未來幾年無限的商機,但他們享受的那些,看似光鮮亮麗的有趣(Fun)、和其背後因有意義的價值而付出的努力才感到的快樂(Happiness),並非相同,只是多數人往往混淆了。重要的是,台灣人是否能在社會和環境進化的過程上,努力找出符合自己熱情的天職,成就工作與自己,並樂在其中?

話說至此,我仍非常羨慕小鮮肉的精力和對新鮮事物的渴求,這或許是年紀稍長的女人相當需要的動力(笑)。

備註:原文刊載於 CAREhER,原標題為〈養不出狼性的台灣,我們可以追求的成功指標又是什麼呢?〉經作者授權轉載,並由換日線編輯部重新核稿潤飾。

註一:Millennials:千禧世代,或稱 Y 世代。出生於 1981 年-2000 年。
註二:Summa Cum Laude:最高榮譽畢業。在美國,許多學校會頒發拉丁文學位榮譽,一般 GPA 在 3.8 分或以上。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