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實力、人脈、自知之明——我在進入 Amazon 工作前,赴美攻讀碩士時期的綜合檢討

豪賭、實力、人脈、自知之明——我在進入 Amazon 工作前,赴美攻讀碩士時期的綜合檢討

就像許多先前的文章一樣,每每在寫文章的時候,總會想到「別人是否會在乎我的生活」、「我是否有權利代表某族群說話」......等等。然而每次的答案都是一樣的:一方面想確實地紀錄自己每個人生階段的想法,這對於捕捉自己成長的軌跡很有幫助;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這些想法,可以禁得起檢視與討論,並能分享給同樣不斷摸索、成長的朋友們。

我在台灣念完大學後,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攻讀電機碩士,如今在畢業後進入 Amazon。開工在即,在此希望能先仔細地審視上一個階段的種種,如此也方能安心地面對下一個階段的挑戰:

之一:豪賭

對沒有拿到獎學金的美國碩士班留學生來說,學費很貴。甚至可以說,學費的昂貴程度,足以支配大部分的決策。

到底有多貴呢?具體而言,假設把學費很單純地平均分攤於上課的時數,對一個一學期修 10 學分的留學生來說,每分鐘的花費大約是新台幣 83.9 元(詳細算法歡迎討論)。單單學費就如此昂貴,更不用提住宿、保險、伙食費等等。

每次計算學費,就會想起北宋書法家米芾的故事(一張紙五兩紋銀),我雖然蠻確信自己在碩士班比大學時期認真許多,但卻很難區分到底是自己心態上的轉變,抑或只是單純的因為學費很貴,不想浪費:

在美國碩士班,高額的學費,讓人不想花時間在課外活動上,也令我更重視自己所選的課、與課程的負擔。選課時變得戰戰兢兢,為的是確保課程的內容有接著自己的「技能樹」;或至少確定是「派得上用場」的。

反觀大學時選課,難免有些課只因單純有興趣就填了,或是因為「聽說某一門課很操」,就覺得負擔重的課,勢必會給自己帶來豐收,而沒有仔細的去想這些負擔是否合理,習得的知識,能不能為自己現有的技能組加分。

課堂負擔的部分,改掉了作業上網找抄解答的習慣(作業因需要更多思考變通,「解答」當然也不易取得),也儘量減少考前才臨時抱佛腳而這麼做的代價,就是許多趕作業的不眠之夜。

跟大學時期最主要的不同,是對自己花的時間跟心力有更強的目的性。畢竟「花的資源越多,要求的報酬越高」,是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換言之,讀碩士,就是某種程度上的豪賭。

所幸充沛的資金,也讓學校能提供相對應的設備與課程,因此大部分的學習過程,仍是十分享受的。

之二:實力至上

我總是將碩士班生涯,定位成「從學生轉型成上班族」的過渡階段:簽證身份上是如此,畢竟我們是用學生簽找工作;生活上也算是,從總是和家人、朋友一起生活的學生時期,逐漸轉變成彼此尊重獨立自主性,比較自由、比較有隱私,卻也比較孤獨的上班族。

此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外人看待自己的態度,也從「教育導向」轉變成「實力至上」:

比方說,大學時期的選課跟學習方式,與高中相比都已經相對自由,但師長們還是多少秉持著「要把你教會」的精神,對錯誤以及遲鈍的容忍,跟工作場域相比,還是相當高的——然而,若用同樣的心態求職時,就會遭到「當頭棒喝」:

廠商想要的技能組合,不會明著跟求職者講;面試表現不佳,也不會提醒你,只會滿面微笑地對你說:「我們決定不繼續面試的流程。」

廠商需要的是即戰力,是要「用人」,而不是單純「教育」人——先前實習時,有感受到同事怎麼不太重視工時(努力加班)以及對主管講話的態度、語氣,但只要工作有成績,別人也不在意;然而換言之,如果工作做得不好,就算顯露出一副「夙夜匪懈」、「勤懇踏實」的樣子,也是於事無補的。

認知到旁人越來越趨向「實力論」或者「結果論」,對我來說是個相當艱難的過程。但後來漸漸明白,只能說這裡的競爭及其激烈,時間真的太稀缺了,對面試官而言、對職場主管而言,要詳細去了解每個求職者、工作者成長至今的脈絡,根本是天方夜譚。

憶起大學時,導師曾經說過:「就算你對你的組員有怨言,也要先把 project 做完。成功完成了,甚至得獎得名了,才能發一點點的牢騷——如果東西沒做出來,講再多怨言都沒有用。因為在別人的眼中,只看得到一個失敗的 team,而沒有人會在意失敗的人,是怎麼失敗的。」

所以無可奈何地,只能強迫自己不論任何環境條件,在別人的眼中,都要努力展現出實力與成果,變成「很有用的樣子」。

在別人的眼中,都要努力展現出實力與成果,變成「很有用的樣子」。(示意圖)圖/Flickr@Maryland GovPics CC BY 2.0

之三:人脈

人脈的重要性,和一個人的專業能力不分軒輊,且往往能相得益彰——因為能力強的人,往往會吸引人群接近,而人脈廣的人,做事情的方法總是比較多,也因此機會也比較多。

小時候,一直保有一種「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的思維,覺得倘若有實力,就不怕別人不會看見,就算暫時懷才不遇,也總會有被別人發掘的一天;反之,經營關係、使用關係,總覺像是在「走後門」、耍小手段,取得不公平、不光榮的成就。大學時不曾實習,某部分的原因就是對「建立人脈」、「行銷自己」的怠惰。

其結果,就是大學時期幾乎所有面試活動都鎩羽而歸,碩士班初期的找工作,也十分踉蹌。

雖然說不難想像真正負面的「走後門」、耍小手段等種種事情,在社會上屢見不鮮,不過其實更多時候,「人脈」與「關係」,是幫助兩方互相了解的管道:

以求職為例,現有員工推薦的人選,不但有已經認證過的人力背書,現有員工也可能對公司的需求比較了解,從而介紹適合的人選,這通常遠比網路上「來路不明」、還要花一番功夫徵信的人,更受公司人資部門的歡迎。而如果公司的目標,是「以合理的成本,有效率地取得堪用的人才」,那麼運用這些現有的資訊,應該也算不上「耍小手段」。

人脈的經營跟行銷自己,有很大部分的重疊——在培養專業能力跟素養之餘,仍要不厭其煩地去說服別人相信、接納自己的能力,其方法可能是精心包裝自己的能力,強調對方所需要的部分,或者是找中間人背書、推薦。

當然,這背後經常需要忍受彼此資訊不明時,相互來往、試探的「繁文縟節」;以及拓展社交圈時的恐慌與猶豫,但若不這麼做,徒懸的瓠瓜就只能繼續徒懸,想達成的目標也將遙遙無期。

之四:自知之明

某強者同學曾經說過:「我覺得本系的人,很常沒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這個詞,常常被用來說「某人沒什麼能力、卻自認為自己很強」,但在這裡的意思卻是反過來,指的是「大家通常都對自己過度的沒自信」:

回顧碩士班剛開始時,自己的日記:剛登陸強者如林的美國,被海量的資訊轟炸、在一團迷霧中被趕鴨上架開始求職......當時的我對環境不熟,也沒有朋友圈,看到學長姐用心過生活,也在積極求職,學業上更是有聲有色,內心的壓力與焦慮即便已經事隔一年半,還是可以透過當時的文字,深刻感受到。

光譜的另一端,則是實習剛結束時,那大概是我最得意的時候:一方面取得了很棒的經驗,二方面還在放暑假所以壓力較輕。然而一開學,就被「還債」的重課以及面試的挫敗,快速打回原形......這些過程,也都透過日記歷歷在目。

其實,大學時就經歷過類似的過程:剛進大學,面對科目難度的提升、同學競爭的激烈,到後來才逐漸建立了自己的朋友圈與名聲,也漸漸找到學習的節奏——同樣的模式,在當兵的時候出現過;短暫的實習過程中也出現過。

雖然宏觀而言,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可説「過於平順」,但是這種「小幅度」的高潮與低潮,還是常常交替出現,並且在可預期的未來,想必還是會一直出現。

所以希望自己能學習的,就是「認知到這些順境與逆境」是常態,並且在逆境中不要看輕自己,學會相信挑戰與痛苦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反之,在小規模順境的時候,也不要誇耀自己的才能,張揚自己的功勞,因為挑戰不會止歇。

但話又說回來,這點連顏淵都難以做到,想必很難吧。

最後,以剛開學時,在 Shapiro 崩潰求職時,看到的一張勵志小語作結。

圖/Wen Jen Hsieh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