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威特歡度 2 月國慶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悲痛歷史

科威特歡度 2 月國慶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悲痛歷史

二月份的科威特又迎來了舉國歡騰的國慶日和獨立紀念日!從月初開始就可以紛紛感受到城市的不一樣:居民會在房子外掛上大大的國旗,並打上國旗四色燈,而學校、大公司等機構打上的燈又更加璀璨浮誇,上面還會有 25、26 的字樣。整個城市到了晚上就像不夜城,被紅色、白色、綠色的燈點亮,到處都可以看到飄揚的科威特國旗。

路上行人的衣服也會開始以紅、白、綠、黑裝扮──小孩穿著國旗色上衣,尤其是女孩,從頭飾、髮箍,到衣服、裙子、鞋子,整身都是國旗色;大人則是在小細節上面下功夫,像國旗胸針、袖扣、手飾都會緊緊貼著國慶氣息。

以科威特國旗色打扮的小孩。圖/黃筑渝 提供

就連汽車,科威特人也都會加以裝飾,像是在車邊黏上一根根國旗,或者直接在引擎蓋綁上一大塊國旗。其他生活中的物品,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或是眼睛看到的,都會與「科威特」有所關聯。

至於市區的古老市集,一到每年國慶,都會被裝飾成具有國慶特色的樣子。從月初開始,整條街就會出現像「文創市集」一般、國慶專屬的手作攤販,熱鬧非凡。那整個月,身邊都會有同學下課之後跑去逛逛。

科威特市中心的市集擠滿了人潮,小販也兜售著不同的國旗飾品。圖/黃筑渝 提供

6 月國慶,人們卻在 2 月慶祝

事實上,科威特本來的國慶應該是在 6 月,但那時正是天氣最熱的時候。聽說,以前科威特人長時間在高溫下狂歡而發生了不少意外,所以之後政府便把脫離英國統治的國慶移到了 2 月,在伊拉克入侵的解放日(2 月 26 日)前一天一起慶祝。

也因為如此,慶祝國慶日的方式還有「互相潑水」的習慣(不過老師說這大概是這幾十年來開始的,不是很傳統)。2 月 25、26日兩天,走在路上突然被弄得一身濕的機率是 90%,孩子們會拿水槍「掃射」路人,或用水氣球砸人。我跟朋友在過馬路時,曾被呼嘯而過的車子丟出來的水球砸過;雖然危險,但也抵不過他們對國慶狂歡的熱情。

在學校裡,每個學院也會在 2 月份舉辦慶祝儀式,通常是準備免費的外燴飲食並邀請傳統樂隊來表演,讓國際學生可以一起共襄盛舉。

科威特是一個很團結的國家,人民普遍熱愛國家的情緒在一年中的這個時候沸騰到最高點。除了人民自己慶祝以外,他們更是樂於對外國人宣揚科威特的好,外國人的一句祝福語更能讓他們樂不可支。

從外國人的角度來看,被科威特人這麼熱情邀請慶祝國慶真的很有意思。我們的女宿也舉辦了慶祝會,大廳擺出舊時傳統的傢俱、生活用品當佈置。在慶祝會上,我跟幾個非科威特朋友在舍監要求下唱了「我親愛的國家」( وطنةحبيبي)這首科威特童謠,讓在場科威特人笑得東倒西歪,一邊拿著手機錄影,最後還跑來要求合照並鄭重跟我們道謝。雖然這裡不是自己的國家,但透過這些國慶參與程度 100% 的經驗,讓我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科威特國民一般。

科威特的大學也在國慶當日準備傳統阿拉伯式點心,共襄盛舉。圖/黃筑渝 提供

波斯灣戰爭──科威特人無法抹滅的傷痛

話說回來,2 月的科威特到底在歷史上發生了什麼事?

1756 年,科威特沙巴赫(الصباح)家族實際成為科威特領導者是在 6 月 19 日,但後來因為炎熱的天氣,才將國慶日移至 2 月 25、26 日──這兩日對科威特來說,是一個值得牢記的痛苦日子。

1990 年,隨著兩伊戰爭結束,伊拉克國力大傷、民不聊生,國家也因為戰爭積欠了科威特大筆戰爭債務。在沒有能力償還之下,伊拉克向科威特請求債務免除未果,因此兩國關係開始交惡。

8 月 2 日,伊拉克在海珊總統命令下半夜突襲科威特,佔領這個世界第 5 大石油出產國,獲得波斯灣對外的海岸線,還建立了省政府。沙巴赫家族連夜逃往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國當時即時譴責了伊拉克的入侵行為,也要求軍隊立刻退出,但對伊拉克來說,科威特在歷史上的確曾經是劃分在一起的,所以拒絕撤兵離開科威特。

整個入侵事件長達 7 個月,直到 1991 年 1 月,在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其中也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埃及等阿拉伯國家)大規模空襲下,伊拉克部隊才離開科威特。但後續也開啟了美伊不和平關係,戰爭亂事延續至今而有餘波。

而伊拉克的佔領,對科威特而言,也造成國家、社會、甚至環境的傷害。

1991 年 2 月 26 日,伊拉克軍隊撤兵之時,竟點燃了科威特境內 700 多口油井,當時的情況光是看照片都能震驚許久,用「人間煉獄」來形容也不為過吧──濃濃的黑煙遮住了天空,明明不是極圈國家卻出現永夜現象。

這場大火足足燒了 8 個月(最初專家預估大火將持續 5 年,所幸在各國援助及取得技術突破下,大大減少了時間),比伊拉克佔領的時間還長。雖然大火最終被撲滅,但整塊土地被噴發出的石油覆蓋,形成一片片「石油湖」,科威特的環境遭到史上因為石油造成的最嚴重傷害。

 2 月 26 日,伊拉克軍隊撤兵之時,點燃科威特境內多口油井,引發難以收拾的大火。圖/黃筑渝 提供

在國家、社會方面,最初阿拉伯國家之間因為遊牧及商業往來的關係,邊界並沒有很鮮明,各國人民經常互通有無,大多會流動到有工作機會的國家打工。但事件發生後,科威特變得很保守,開始清查國民(必須提供在科威特居住至少 3 代的證據)、核發身份證、執行嚴格的關口系統。

這使很多人沒辦法回到原本的國家,只能流離在科威特,但又沒辦申請成為國民,就這樣成為了沒有身份的人。貝都因人( بدو)在阿拉伯語中指的是「沒有家的人」,除了指稱遊牧的貝都因人之外,他們也會用這個詞來形容這類像在科威特的無身份者。這個黑戶問題持續至今,並沒有完全解決。

和平,是人類最寶貴的資產。圖/黃筑渝 提供

為了銘記這個歷史事件,人們在科威特近郊保存了一幢當時留下來的民宅。房屋外觀被破壞的景象已經讓人卻步三分,屋內牆上、窗戶、電風扇等等留下來的大量彈孔更是怵目驚心,戰爭所帶來的種種傷痕凸現了科威特的復國有多麽意義重大,更在在警惕著世人:和平,是人類最寶貴的資產。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