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遊澳洲的女孩遇上意外後,獲得「最美的紀念品」

獨遊澳洲的女孩遇上意外後,獲得「最美的紀念品」

南岸公園旁的人造海灘。圖/陳思蓉 提供

「如果時間,可以倒回意外發生前的那一秒就好了......。」

短暫失去意識一分鐘,之前發生的事,在我腦海裡卻無法完整拼湊它。只知道連尖叫都來不及喊,這一刻已就先被疼痛給喚醒——我從階梯跌落,倒地不起,一個人在這陌生的城市裡,布里斯本的第一天。

意外發生的當晚,正踏在走回背包客棧的路上。想起白天,逛著琳琅滿目的假日市集,躺在南岸公園裡草皮野餐著,看著一家老小或三五好友,在人造海灘玩的不亦樂乎,那映入眼簾的畫面,和諧得像幅畫;午後搭渡輪遊河,一覽這市區裡的繁華與愜意。

想著想著,嘴角仍掛著笑容,就在一個下階梯的同時,我沒有辦法控制即將跌倒的身軀,「喀!喀!喀!」時間彷彿凍結在這瞬間,我只聽見自己腳踝骨頭斷裂的聲音......無法控制地跪倒在地。

陌生人的齊力相助,順利抵達醫院急診

慌亂的意識較鎮定下來後,忍著刺骨疼痛,趕緊拿出手機,先撥電話給背包客棧老闆請求協助。就在等待救援時,一群路人走過,瞥了我一眼就走了,接著來了兩位年輕男子,看著我,並問我是否需要幫助。

當時基於對方是陌生人,雖然感激他們的善意,仍只想在原地等待老闆過來,因此我誠心說著謝謝,但仍表示婉拒。可是他們並未離開,數度表示「一點都不麻煩」,而且醫院很近可以馬上送我過去。對方或許看出了我的擔憂,於是又告訴我可以先用手機聯絡友人或院方,他們也能協助說明狀況與提供個人資訊。

於是我點點頭,他們先是把倒在路邊的我,齊力抬到平坦的石椅上,接著其中一人奔跑似地去開車,另一人則以「公主抱」的方式將我抱進副駕駛座。很快地抵達醫院,他們再小心翼翼地將我快速抱進急診室。

抵達櫃檯時,醫護人員問著:「請問你們是什麼關係?」男孩們回答著:「沒有關係,是在路邊遇上的女孩。」此話一出,護理站的人員們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像是在說著這兩人真是太熱心了。

接著,我數不清自己說了多少句謝謝,這一刻多希望他們聽得懂中文,就能明白我內心的感激多麼溢於言表。我還是鼓起勇氣向其中一位男士要了電話號碼,想在日後找機會好好地道謝。他一邊接過我的手機輸入著自己手機號碼,一邊說著:「等平安離開醫院後,再傳訊息和我說。」

不求回報的善意,成為意外最美的紀念品

等到他們踏離醫院的那刻,眼淚再也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也許是直到這刻才忽然意識起,我自己一個人,在異國發生意外了......想到這,我知道我要為自己勇敢,要當自己最好的後盾,擦著臉上的淚痕。撥給遠在雪梨的 Emily 姐姐,電話被接起時聽著熟悉的聲音,內心萬分激昂。她想起舊家室友們剛好也在布里斯本,馬上撥打電話給他們,希望他們可以過來陪伴獨自一人的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急診室外的每個病人都老實的等待著,沒有謾罵聲,也沒有不耐煩的抱怨聲,醫護人員不疾不徐地處理著每個病患......約一小時後,我被推入照X光,在那之前我透過玻璃看見舊家室友們出現在外頭,趕緊揮手示意。

他們和我一起聽著急診醫生的診療結果——腳踝骨頭斷裂,需打石膏治療。接著又在病房裡等候約一個小時,才出現護理人員為我處理。我嘴裡咬著衣服,緊張的情緒表露無遺,醫生笑著對我說:「一點都不會痛,而且一下就好了,你要相信我,好嗎?」我試著佯裝鎮定掩飾不安,也勉強笑著回答說好。順利的包紮完成後,帶著謝意與舊室友們道別。

回到背包客棧後,老闆主動幫我從四人合宿房,換到了獨立的單人房,並拿來了一張滾輪式的椅子,讓我方便移動。爾後幾天,他不時敲著房門,問我有沒有哪裡需要幫忙的,不光是倒水及買飯,甚至還借給我備用手機,更接送我回醫院複診......

我們只不過是互不認識的背包客棧老闆與住宿者,彼此唯一的連結是——他是小時候移民到澳洲生活的台灣人。我真心地感動於他對我伸出的援手,一件件大小事,我都仔細記在心裡。

背包客棧裡有來自各國的旅人。每個遇見我的人,都關心地問候著我,哪怕素未謀面,仍有許多人主動扶我進廁所、或是幫我打開行李箱,找出放在深處的止痛藥。甚至還有和我共室一晚的義大利女生,自告奮勇挽起衣袖、幫我洗頭,只因為我帶著幾天的油頭深感不適。

我和這些年輕的、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們都僅是一面之緣,但他們不求回報、帶給我的幫助與善意,卻是如此溫暖人心。

背景為房間,打石膏當天剪破的褲子,褲管卡在石膏上,無法脫下。圖/陳思蓉 提供

人性的美好一面,我會永遠銘記在心

房間裡,我和受傷的自己獨處著,心卻意外地感到踏實且平靜。我不再難過流淚,更不怨天尤人,而是細細回想著,這一個有點荒謬,卻意外帶來滿滿溫馨的故事。

荒謬的是,沒有人想得到,在澳洲打工度假整整半年沒有出過大事,來到布里斯本旅行的我,卻會在回家的路上,從三格的階梯跌落導致骨折;溫馨的是,一路走來,也許顛簸、也許波折,但其實回想起來,從打工度假至今,其實我遇見了好多善良的人們——即便我們語言不通,無法完全明白彼此表達的心意,但仍能從眼神裡感受到那自然流露出的溫暖。

我只是個來自異國的陌生女孩,但這個城市的無數人們,仍舊毫不吝嗇地為我加油鼓勵。來不及好好認識這個城市,就發生了這起意外的插曲,但我心裡仍堅信:我喜歡這裡,關於這裡的記憶,不會因為我的意外受傷而有變化,反而正因為在這裡受傷,我才更清楚感受到這裡的美——那不僅僅是眼裡看見的美麗,還有心中扎實感受到的,人性的美。

謝謝布里斯本送給我的這份禮物,而我也決定寫作這篇文章,希望讓更多人們可以透過我淺白的文字,認識到你們深切的美好。

從醫院離開後,我傳簡訊給那位善良男子,他叫 Carlos。

我告訴他,我即將回台灣繼續治療,日後這個澳洲手機號碼可能無法使用,並希望他留下如地址等聯絡方式,讓我可以在康復後,寄個小禮物表達謝意。

我很快得到他的回傳簡訊,Carlos 的回信內容是這樣的:「我們只是在那時候盡一點能力所及的力量希望可以幫助你,並沒有希望得到任何回禮。如果有一天,你再回到布里斯本後,也許我們可以再聯絡上,祝福你一切都好。」

我想,真正願意助人的人,是真的不求回報的,只願你能好好的。我不曉得多久之後才會有機會再訪布里斯本。但我告訴自己,倘若有一天能回去,一定會想辦法對每個幫助過我的人,親口說上一句由衷的:謝謝你。

布里斯本的打卡地標。圖/陳思蓉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思蓉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