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內甲日記】02:不得不從「兔子」變「獅子」——面對「侵門踏戶」若不挺身而出,怎麼領導部門?

【馬內甲日記】02:不得不從「兔子」變「獅子」——面對「侵門踏戶」若不挺身而出,怎麼領導部門?

作者前言:因緣際會之下,進入富士康子集團,到中國大陸工作,毅然脫離了舒適圈的日子。這段期間過得非常艱苦,卻也得到了被「揠苗助長」、「強迫成長」的機會。

去年底,剛跳槽到另一家企業升任經理,「馬內甲日記」系列,是換了新工作之後才開始寫的,希望紀錄自己的工作與學習歷程,也希望能分享最真實的東莞台幹生活給大家。


「經理!倉庫的地被搶了!」一早廠務會議才剛開始,就接到 T 課長的緊急來電。

由於最近廠裡在做「空間搬遷調整」(簡單來講,就是因為產線擴張、地方不夠用了,於是到處看看(廠內)誰的地盤順眼,就叫他們搬遷......)。原本,我的原料倉轄地已經跟產線談好,只要保留 6 個棧板的空間給我做入料周轉,其他空間都挪去使用沒問題。

結果,產線遷入的今天,製造單位竟然說這裡「全部」都是劃給他們的,然後就自顧自地不斷指揮機台、設備一直陸續地往裡送進去架設......

我殺到現場,趕忙找了產線的老大— H 廠長,想說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肯定是溝通的哪個環節會錯意了......吧?

H 廠長面帶微笑地回覆我說,他當初的確有「聽到」說要留 6 個棧板的地方給倉庫,但是他「並沒有答應」。(哇靠!這是在演哪齣?紙牌屋還是宮廷劇?)

我轉頭馬上去找了當初居中協調「保留 6 個棧板空間給倉庫」的 L 經理出來調解,因為這次就是他主導大家談好搬遷空間規劃的。

無視協議的對方,與協調不利反而惱羞的「中間人」

不過作為初來乍到的馬內甲,想說我還是合群一點好了:「不然這樣吧、大家就各退一步,我倉管這邊願意犧牲配合,但最低底限一定要保留 4 個棧板的空間給我用,之後入料不方便我們再自行想辦法去克服。這樣可以嗎?」(這話説出口,我的處境已經有如脫得剩一條內褲站在懸崖邊了......)

然後 L 經理就帶著我的「馬關條約」去跟「土匪」溝通了,結果才沒幾分鐘就被他們打槍......「理由」是:「因為這裡根本還不夠他們擺設備,所以裡面的一點空間都不能少。

這下我可就不開心了:「L 經理、這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呀!!」(這是啥反客為主的概念?要知道,這裡面原本全部都是我的倉庫用地呀!)

這時協調不利的 L 經理反而有些惱羞不耐煩了:「那你自己去協調啊!」

天哪!簡直遇到職場詐騙了!

當初大家一團和氣,三兩下就拍板定案的事,現在竟然說推翻就推翻?然後居中協調的人既不去積極調停,這下撒手不管,反而要我自己去解決?!

回頭看到我那客氣的 T 課長和倉管員滿臉愁容站在一旁,無奈地看著別人「侵門踏戶」不斷搬遷進來......。我心想郭靖當初看著蒙古兵殺進襄陽城,是否也是這般地悲憤?(這是在演哪齣)

「如果關鍵時刻不能為團隊挺身而出的話,我這馬內甲以後還要不要在廠裡混呀?!」

堅守立場的緊急處置,才換來「再次談判」的機會

MD、想著想著火都上來了!於是心一橫,吼了我的倉管員:「你給我去拉 4 個棧板的料過來,把地給佔了!」倉管員一嚇,拉著叉車轉身跑出去拉料。接著,一個「釘子戶」在 3、4 分鐘內就生成了......。

沒多久,製造單位發現了之後,開始在旁邊哇啦哇啦地抱怨。
產線課長:「經理、您這樣是幹啥呢~~?」(對方看我是台幹經理、倒也不敢放肆)
馬:「......」 (眼神死,充耳不聞)

產線看我打定主意要當「釘子戶」抗爭到底了,只好轉而跑去跟 L 經理「投訴」,現在反倒是他們在投訴我了。

果不其然,調停人又出來盡他「應盡」的責任了,然後開始「畫大餅」餵我,說要挪別人的出貨空間給我。(開這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條件最簡單了,可是不知情下「被割地」的單位會同意嗎?)接著,又說要把眼前一塊沒有遮雨設施的空地劃給我。(我如果原材入料淋雨受潮了,你要擔這個責任嗎?)

L 經理看我對這些餅(提案)都不買單,再次惱羞:「你這個人怎麼格局這麼狹隘!不看公司的全局,只顧自己的部門利益!」

說實話,這個帽子扣得很好啊!(我給 87 分),今天如果是剛從台灣過來,有著「溫良恭儉讓」這些傳統美德的台灣青年,或許還真的就含淚成全了......。

馬:「你要讓我的東西放哪裡?」(翻譯:我要我能滿意的提案)
馬:「我才剛來,其他部門的事情我不是很懂,我現在只顧得到我的採購和倉管。」
(翻譯:我管你們那麼多意見?那是你家的事!)

唉......沒想到才來沒多久,我這「菜比八」的馬內甲,就已經開始頂撞老鳥了——當下內心其實無比驚濤駭浪,但站在部門主管的立場,我絕不能如此任人擺佈,視已經達成的協議於無物,否則以後還有誰會相信我?

後來 H 廠長眼看 L 經理在一旁氣得七竅生煙,但僵局依然無解,反而主動過來跟我提議,把他們的成品倉庫劃 5 個棧板的空間給我們使用,而且那裡還是室內空間。

然後,這位之前說著自己「並沒有同意」協商條件,因而導致這一連串糾紛的產線老大,反而搖身一變成了「和事佬」,又是一臉微笑地領著我和 T 課長一起去看地。

不過,他的條件比我(原先自己讓步開出的條件)還好,而且 5 個棧板的空間,對我而言也是很夠用的了,所以協商結果馬上就敲定,事情得以圓滿落幕。

堅守立場,換來團隊的信賴

走回辦公室的路上,我家 T 課長開了口:「經理、看你平常人蠻客氣的,沒想到剛剛......」

言下之意,就是我剛剛的表現,跟平常的「親和形象」有極大的反差。

我問了課長:「你知道我剛剛為什麼要去頂撞 L 經理,甚至直接做出『佔地』的舉動? 」(課長微笑不語,所以我接著繼續說)

「因為我如果守著那個已經破滅了的承諾但無作為,看著人家把地佔光,然後帶著你們到處去哭訴陳情,搞到最後,反而變成我在求人家挪空間給我用。

但是我剛剛死不退讓,人家看我也是部門主管台幹、拿我沒輒。這時候再讓出來的空間,就是對方必須重新提出條件,換取我的同意。

換言之,儘管會有短暫的衝突僵局,但這兩種對應方式,會導致兩個截然不同的結局。」

「況且,倉庫的地本來就是我們的,我為什麼要搞到最後,反而是我去求人家? 」講完,我看到 T 課長眼中,發射出「信任度+20」的光芒......。

圖/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身在叢林裡,不得不從「兔子」變成「獅子」

但,說實話,今天敢這樣跟其他主管開幹,對我而言也是個初體驗。

以前老東家集團裡面可說是「眾星雲集」,作為中階幹部,只要上級交代下來,乖乖服從領導指揮就對了,反正天塌下來,還有老闆扛著!

現在,終於有一天換自己扛一個部門了,如果才剛來,就讓部門遭受「割地侵權」的損害,我這馬內甲以後的威信將蕩然無存......。

所以這次的對峙,我早已打定主意,除非是接到老闆命令收兵的 12 道金牌,否則這局絕不能退讓!

要知道,來到這裡,可是必然要跟所謂「充滿狼性的一代」競爭,你的恐懼、退縮就像血腥味一樣,只會激起狼群的野性——自此之後,你對他們而言,就會是一隻「隨時可以吃定」的兔子。

說實話,我當初剛來中國大陸的時候,也曾是隻「蠢兔子」,但是歷經了一段喝血吃肉的痛苦磨難之後,時至今日,終於有機會可以扮演獅子的角色。

你問我怎麼從兔子轉變成獅子的?

這回想起來實在太難受了,留著以後再說吧。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