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歷又拼命也沒用」:埃及青年的共同「薪」酸

「有學歷又拼命也沒用」:埃及青年的共同「薪」酸

說到埃及,第一個浮現在你腦海中的,會是什麼呢?沒有意外的話,還是「金字塔」、「法老」或是「尼羅河的女兒」等等的關鍵字吧?多數人對於現代的埃及,多半還是比較陌生,也沒有具體的印象。

實際上,現在的埃及早在西元七世紀時,即有阿拉伯人定居,而現代的阿拉伯國家,要到二戰以後,才正式成立。埃及完整的國名是「阿拉伯埃及共和國」,屬於阿拉伯國家之一。

阿拉伯之春後,觀光業限困境

在阿拉伯國家中,埃及有著一定程度的文化影響力。以阿拉伯語來說,各個國家阿拉伯語都有自己的用法,比較容易理解的說法,大概有點像台語在不同縣市,有不同的說法和腔調。儘管如此,埃及的阿拉伯語,不論是電影抑或戲劇當中,都被廣泛的使用,足見其影響力。

可惜在經濟上,就沒有同屬阿拉伯國家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那樣幸運,雖然也有石油等天然資源可開採,可富裕程度尚不足與之相比。目前支撐埃及的產業,還是以觀光業為主。不過,自「阿拉伯之春」之後,政局動盪也使得觀光客銳減。

「阿拉伯之春」是阿拉伯世界從突尼西亞爆發革命後,一連串引發其他阿拉伯國家要求民主化的連鎖效應。

2011 年,埃及也揭開了抗議的序幕,除了總統長期專制外,人民生活的水準一直都不見改善。因此,部分的埃及人認為推翻了政權後,或許就有希望扭轉這樣的局面,使得自身的生活得以有些許改善。然而,這樣的美夢究竟是否成真了呢?

圖/Mohamed Elsayyed@Shutterstock

革命五年後,埃及青年的困境

埃及革命後的 5 年,也就是 2016 年時,我曾一個人至埃及首都開羅走訪,因緣際會下,認識了當地兩名埃及青年。他們都選擇了相較起來能掙更多錢的觀光業,不過自從革命浪潮後,外國觀光客對於當地治安沒有信心,人數也因此銳減不少。

所以,即便兩人都在埃及知名大學就讀,也沒有因為學歷的加持,而獲得比較高的薪資。其中一名青年,姑且稱他作青年 A 吧,講著相當流利的英文,或許是平日生活裡時常使用的關係。閒聊時,他說了:

「我想要多存一點錢,給弟妹學費之外,之後可以去國外賺錢,再回來繼續深造。現在埃及經濟狀況不太好,本來想著換了新政府後,會有所改變的。」

另一個青年 B,年紀又比青年 A 年輕,仍在學,卻已經出來一邊工作了。年輕氣盛,想法又更為激進些。延續青年 A 的話題,青年 B 也說:「滿懷希望的想著新政府可以為我們帶來一點新氣象,實際上什麼也沒有改變,這個政府完全沒有為了我們做什麼。」

對於埃及男人來說,賺錢是首要之事,在傳統的伊斯蘭教信仰裡,男人是經濟來源的概念依然根深柢固,事業的發展成為了普遍男人的焦慮之一。這兩名青年努力的工作,有時一天甚至達到 12 小時才會有人換班,但一個月所能得到的薪資,大約只有 3,000-4,000 埃鎊(2016 年初時,3,000 埃鎊約等於臺幣 18,000 左右)。

埃鎊貶值、炸彈攻擊

再說說這一、兩年的景況,大約在 2016 年年末時,政府宣布埃鎊和美元匯率脫鉤,造成埃鎊大幅的貶值:現在 3,000 埃鎊約等於臺幣 5,000 左右。

埃鎊幣值的下跌外,2017 年 4 月初,一處科普特教堂遭到炸彈攻擊,全埃及進入了緊急狀態半年。換了新的政府,其政局仍不穩定,觀光客雖然漸漸有復甦的趨勢,但遠不及過去的輝煌時期。

台灣青年的共同心聲:長工時,低薪資

回頭說說臺灣的情況,雖然比起埃及的經濟狀況,臺灣要好上許多,但年輕人一樣面對著「長工時、低薪資」的問題。我想起後來青年 A 說了:「我有認識一些臺灣朋友,聽說臺灣治安好、政府也很好的樣子,如果有一天有錢了,我也想去看看。」

青年 B 也語帶羨慕地接著說:「嗯,我也聽說臺灣很好呢,也希望我有機會去。」看著他們憧憬的模樣,一面贊同他們對家鄉的讚許外,另一方面,告訴他們臺灣也有很多人,跟他們有著同樣的心情,令他們有些驚訝。

最後,我們互相給予對方祝福、為彼此加油打氣。這是種奇妙的體驗,語言不同、種族不同,但是面對類似的遭遇,還能夠分享相同的心境。

或許不少臺灣人就和 2011 年時,聚集在「解放廣場」(Tahrir Squar)的埃及青年一樣,在相隔遙遠的地球彼端,內心期望著相同的事:想要許一個和現在不一樣的未來,一個充滿光明和機會的未來。即便,現實離所期望的,仍有一段距離。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ohamed Elsayyed@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