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正性別開放、尊重多元平權,還是「因為他們可以幫我們賺錢」?——誰,才是東南亞思想開放的先驅?

是真正性別開放、尊重多元平權,還是「因為他們可以幫我們賺錢」?——誰,才是東南亞思想開放的先驅?

東南亞這個區域,一直是我最感興趣的地方,它在東西方貿易數百年來的蓬勃引領下,激發了文化及歷史交錯穿插、燦爛無比的特色。

這次因為工作關係出差越南。在來到這個國家之前,我對越南有幾個特別的印象,包括了法國殖民帶來的影響、越南近代內戰及與區域衝突,最後則是「性別議題相對開放」:

圖/Lukas Niu 提供

先談談亞洲的「多元開放指標」:

出身法學院的我,一直把法律的發展,當作我出國時,衡量該國發展的重要指標。尤其在幾個議題上特別明顯,例如:死刑存廢、同性婚姻合法與否、通姦罪存廢等等。

性別的開放與否之於我,代表的是國家發展的成熟度,是否可以擺脫過去因為各地方民俗、歷史、宗教或政治體制所帶來的結構性偏見與歧視,逐漸成為多元、平等而開放的社會——例如過去在受到「大中國文化圈」影響的國家及地區當中,所謂的「重男輕女」及「男主外女主內」;男性「陽剛」女性「陰柔」,這一類的觀念深植人心,進而在男女平等及性別解放、乃至同性婚姻議題上,往往都相對保守。如今的景況,則依各國此後發展脈絡的不同,在保守—解放程度上,有非常不同的樣貌。
 
而在亞洲國家裡面,我認為性別解放連帶的,更是國家發展成熟及思想開放程度的指標,而這些條件是否成立,又與政治制度息息相關:一個開放且民主的政治制度,才有機會讓不同意見及思想發展、碰撞、討論然後形成觀念成長。在亞洲國家當中,真正的民主國家及地區並不多,也因此能夠讓觀念及思想新陳代謝的機會也不多。而我一直認為台灣在這方面表現相對傑出,男女平等及同性婚姻等議題,幾乎都已經取得卓越的進步與發展;同時隨著社會發展,過去傳統的觀念也慢慢被打破,逐漸可以回歸理性及科學的角度來討論事情,得以用科學及醫學的角度,去討論性的傾向及單純回歸法律的平等權保障等等。
 
對於同性議題來說,亞洲國家各因環境不同而狀況不一:在東南亞國家裡,仍有許多國家將同性戀行為視為違法,例如:新加坡規定同性性行為違法,違法者可面對最長兩年監禁;緬甸和新加坡如出一轍,也沿襲英國殖民時代的法條(英國本地早已廢除),同性戀可被罰款或判刑監禁;馬來西亞則因受伊斯蘭教義影響,在世俗和宗教法律中,均將同性性行為列為違法。

「性別開放」的泰國與越南?答案未必如此

在這個保守的東南亞區域裡,大多數人認為越南及泰國,也是相對開放的地方,但就我的觀察及體驗,我不認為這是真正的開放。

這些政府因為國家發展需求,以觀光為主要產業,又因為早期外國遊客的「需求」,讓當地性產業茁壯成為雙面刃,連帶著因為不同的性別需求,進而讓多元的性取向、性別認同,成為一個多數人「可以接受的存在」。

但在我眼裡,這不是真正的觀念開放,而是「這些人可以存在,因為可以去賺錢」——只要法律制度上不同性取向、性認同族群依然不受保護,無法在法律這個天秤之前與其他人平等被視之,這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平等與思想成熟。

在越南及泰國,這兩個國家的同性戀衍生出來的議題,我認為都還是跟觀光產業深深地綁在一起,整體社會仍尚未到真正男女平等,尊重不同性別傾向這一步。

例如,在越南出差期間,我和許多當地的白領越南同事聊天,聊天內容裡,依舊充斥著「男生比女生好」的價值觀——僅管在越南目前的就業市場中,女性早已「撐起半邊天」,在15歲以上之就業人口中,與男性近乎是 1:1 的比例。此外,包括越南政府政策和許多當地人想法在內,在東南亞許多國家,仍然以將「通過同性婚姻的平等保障」,等同視為「鼓勵大家成為同性戀」,進而認為將影響國家的出生率,最後導致人力資源短缺,對國家經濟造成影響等論述為主流;此外,越南人對於自己文化認同感強烈,因此當自己的性傾向和整個大文化有衝突時,自然會有許多拉扯與排斥。

圖/Lukas Niu 提供

越南廢除同婚「禁令」,是進步、但絕不是「亞洲第一」

在過去,越南官方媒體,曾多次論述諸多對同性戀不友善的論調,包含指責同性戀是「社會罪惡」,且與「賣淫嫖娼」、賭博和使用毒品等不良社會行為掛勾。也有媒體認為,「同性戀是疾病」,且與越南歷史悠久的習俗和良好的道德不符。

近年來,越南確實在該議題上有諸多的進步:例如越南在 2015 年元旦,正式廢除同性婚姻「禁令」。

當然這樣的動作已經領先東南亞各國,但部分台灣媒體報導顯然有誤:事實上,這並不等同越南政府「承認」同性婚姻,只是「取消罰則」——越南這次讓新結婚法生效,同性戀者仍拿不到結婚證書,也沒有婚後雙方權利義務的任何相關規定——但當然,這已經在同性戀者權益保護上,領先不少東南亞的國家。

對於這樣的轉變,越南當局也不諱言地表示:「解禁」同性婚姻,將會創造對同性戀更友善的環境,「吸引全世界同性戀者到越南旅遊」。我很樂於看見越南在同性議題上的進步與轉變,但只怕那背後,仍然是旅遊業掛帥的經濟考量,而非在平等權之下,真正給予不同婚姻的組合在醫療、身分、財產上的實際保障。

在台灣,即便於大法官釋字 748 號出爐之後,台灣對於未來的法律修訂尚未有定論,但種種議題的公眾討論,其實背後都代表著台灣的民主、平權發展,已經走到一定成熟的民主制度及思想開放。而每一次出國,也都讓我再一次體驗到自己國家的好。

其實我認為,這些所謂的「軟性議題」,才是讓台灣真正偉大,持續在亞洲乃至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的「核心競爭力」。這些人文水平的成熟,乃至對於各種不同議題的包容、理解與尊重,才是台灣最讓人嚮往的溫暖之處。

我站在河內喧囂的酒吧街頭,看著這個被觀光客視為「玩樂天堂」的區域,衷心地希望當有一天繁華落盡,每一個地方的法律、制度與思想,都能夠真正保障每一個人,生而為「人」的自由與權利。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atsamon Tri-yasakda@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