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給 16 歲勇敢背包客的公開信

一封給 16 歲勇敢背包客的公開信

致  勇敢的你:

最後一張投影片講完,講座來到了 Q&A 的最後階段。當你舉起手提問時,我的目光轉向你年輕的面孔,腦中浮起一種即視感——好像在哪看過你,一時卻想不起來。

你說出了心中的疑問:「雖然,我問過類似的問題了......請問你在南美旅行途中,是否遇見過很多 16 歲左右的背包客,一個人旅行?」

我認出你了,你是之前參加我另一場「環遊世界講座」的聽眾,也想起你上次提過的問題——你已經背包旅行過台灣,更打算在高中畢業後,一個人背上背包出國去旅行,想問問看我的想法。

「畢竟,」你說:「這跟台灣的主流價值觀,好像是相牴觸的......。」

講座的當下,我可能回答得還不夠完整。現在,我想要好好重新回應你的問題。

從我在澳洲「15 歲的同事」說起

在不少國家的文化中,有種叫做「空檔年」(Gap Year)的概念,發展至今,通常是指中學畢業的學生,在進入大專院校前,先用數個月到一年的時間,專注從事自己有興趣的活動,或是嘗試不同活動,來探索、尋找自己的方向。

「旅行」或「壯遊」,的確是 Gap Year 的選項之一,但不是唯一的選擇。

例如我在澳洲工作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年紀非常輕的打工同事,許多當地的青少年,年紀都只有 15、16 歲上下(澳洲法律規定,當地青少年 15 歲以上即可從事打工,並受最低基本薪資保障)。

我曾經和一位年輕同事聊過,

「你才 15 歲,怎麼會來這裡工作?」
「學校(初中)學習告了一段落,我打算先出來工作一段時間。」
「為什麼不繼續升學?」
「因為我還不知道要學什麼呀!」

「因為我還不知道要學什麼呀」這句話,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它讓我想起自己在高中時,也面臨了一樣的問題:究竟該選擇一類組還是二、三類組?高中指考結束後,我再次感到茫然:到底該選什麼科系才好?

回憶起這兩個選擇的時刻,到頭來似乎都以「我哪科成績比較高」或「哪一行比較能賺錢」去思考——我在不確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這個科系、未來是否要走這條路的情況下,做下了倉卒的決定。

圖/許恆康 提供


探索、挖掘自己的可能性

不過當時的我,對這樣倉卒的選擇,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因為好像大家都是這麼做的——照著分數選填志願,沒太多想法與疑慮,就這樣懵懵懂懂地讀到大學畢業。

直到畢業後步入社會,我才發現很多人從事的行業,跟過去所學相距甚大,甚至周邊有很多人宣稱:「過去所學的東西,八成以上出社會都用不到!」換言之,從小學到大學畢業,十多年的時光不過都是為了拿到文憑,人手一張所謂的「社會入場卷」?

我開始思考,若是在學習階段之間,有更充裕的時間去思考抉擇,像是「空檔年」——透過數個月的旅行、義工、工作來拓展視野,探索、挖掘自己未來的方向,是不是就可以更早挖掘自己的可能性,也可以降低「學非所用」的現象?

後來更發現,其實「空檔年」不只對身處學習階段的人有效,對社會人士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美好人生」不該被標準化,用「空檔」讓自己的道路更清晰

許多人從進入學校的那一刻起,不間斷地唸書直到大學、研究所畢業,畢業後接著進入職場,找份大家認為的「好工作」,找個大家認為的「好老婆/老公」,然後努力工作直到退休,等待走向人生終點的那一刻,過著符合社會期待和主流價值觀的「美好人生」。

這沒有什麼不好或不對,但隨著年紀漸長,我卻發現許多看似過著「美好人生」的人,私下卻告訴我他感覺到壓抑、沈重、不快樂、甚至依然對未來茫然。

我開始問自己何謂「美好人生」——每個人有不同的喜好,對美的詮釋也不盡相同,像是有人喜歡吃鮑魚、魚翅,而我卻比較喜歡豆干炒小魚乾,「美好」應該是相當個人化的形容詞,那為什麼「美好人生」卻彷彿被標準化了?

後來我體會到,有時候儘管照著「美好人生」的標準化劇本走,內心深處卻常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好像走得不太踏實,人生道路似乎仍陷在迷霧中......這其實很可能代表著,現在走的路其實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是平常生活工作太忙碌,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問題。

若是發覺自己「可能」不適合這道路,卻又無所適從或放不下,是否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走出習慣的圈子,去旅行、去服務、去不同的環境、去遇見不同的人、激盪出不同的火花⋯⋯然後再好好地跟自己對話,捫心自問:「我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以我個人的經驗,休息思考完了,再次回到軌道上,你會發現人生道路好像更清晰了些,接下來踏出的每一步也比之前更踏實——這才是自己的「美好人生」。

不只是我。在旅程上,體驗過「空檔年」的朋友們不論年紀大小、來自何方,幾乎全都異口同聲地說,那段歷練改變他們很多。

儘管每個人的經歷和得到的答案都不同,卻沒有人後悔當初踏出去的決定——旅程歸來之後,他們都更加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未來該朝什麼方向前進。

「尋找自我」之必要

所以,「尋找自我」可說是一個終身的、必須也只需要對自己負責的課題——而不論「空檔年」或「背包旅行」,當然不會是唯一尋找自我的方式,但卻是非常有效的手段之一。

最後,我希望再次提醒你,這位 16 歲的,勇敢的高中生背包客。

請不要太介意周圍或主流價值觀的「異樣眼光」,若你確定這是自己想要的,也有能力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比如說安全和很實際的預算),那就放手去做吧!

別的國家是不是有很多青少年背包客(答案是有的);「台灣主流價值」會不會不認同你的行為,都不是你應該在意的重點。

別人口中的「標準」是別人的想法,而不是你的——事實上世上根本沒有什麼「標準的美好人生」,只有你知道自己心中的美好。

出去前、回來後,你或許都會面臨到些許困難,但那是踏出舒適圈的必然代價——你必須去承擔它,沒有付出,當然就不會有收穫。

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

只要你真正想清楚了,也做好了準備,那麼你從旅程中獲得的成長,會遠大於代價;你的歷練與收穫,也會成為無價的心靈養分,並且引導著你,走向更加踏實的人生。

誠摯祝福你,加油!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許恆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