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尼泊爾的「活女神」——庫瑪麗

拜訪尼泊爾的「活女神」——庫瑪麗

「你知道尼泊爾有活女神(Living Goddess)嗎?」

「活女神?你是說修道有成的活神仙嗎?該不會是我們台灣說的偶像女神吧?」

「不,定義上完全不一樣,是真的神祇寄宿在小女孩體內,她是庫瑪麗(Kumari)。」

從珠峰的基地營(EBC)健行歸來,我在加德滿都的時間還有一星期。閒來無事,開始讀一些關於尼泊爾的歷史和文化資訊。突然想起之前與友人的對話,還有在當地紀念品店,經常看見的小女孩照片:紅色系的盛裝、穿戴金屬飾品,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們額頭都畫上了大眼睛。

「庫瑪麗⋯⋯庫瑪麗⋯⋯」我翻找著資料。

找到了!我興奮地研讀資訊,想知道,「庫瑪麗」究竟是什麼?

源自 2,300 年前的崇拜傳統

庫瑪麗的歷史,其實相當悠久。在尼泊爾,甚至可以追溯到 2,300 年之前。當時是較單純的、對於尚未初經來潮的「完美處女」崇拜:當地人們相信她們有著特別的力量,但不如現在如此崇尚。

到了 13 世紀,則開始有了庫瑪麗的遴選制度、裝飾和祭拜。然而,現代推崇的庫瑪麗崇拜,則大約是從 17 世紀開始。

關於今日庫瑪麗的傳說故事,是這樣的:尼泊爾馬拉王朝(Malla Era)的末代國王──Jaya Prakash Malla 和他的朋友塔雷珠女神(Taleju),常常晚上躲在房間裡頭,一起玩 Tripasa (一種骰子遊戲)。兩人愈玩愈上癮,女神到後來每天都跑來玩,並且告誡國王,不准讓任何人知道,她不想讓閒雜人等看到她。

圖/許恆康 提供

但皇后察覺哪裡怪怪的:「國王每晚消失得無影無蹤,到底是跑去和誰幽會?」 這晚,皇后暗自跟蹤了國王,想看看國王究竟和誰見面——結果和塔雷珠女神彼此撞個正著!

女神為此非常生氣,並且告訴國王:「若你還想要再見到我,還想要我守護你的國家,就來尋找我吧!我會化身成一位釋迦族(Sākiya)的女孩。」

國王為了讓塔雷珠女神回歸,就這樣離開了王宮踏上旅程,尋找女神化生成的女孩,也就是今日我們所說的——庫瑪麗。

庫瑪麗的「遴選制度」

數百年下來,尼泊爾當地發展出一套「遴選制度」,以找出一任又一任的庫瑪麗——要成為庫瑪麗是非常嚴格的,先天條件上就有諸多限制,舉出幾個項目如下:

◆出身釋迦族金匠種姓的女孩(一說銀匠也行)
◆必須是月經初潮來潮前的幼女
◆健康狀況良好,沒受過傷,沒流過血、沒生過病
◆身上不能有斑點或胎記
◆牙齒整齊無缺牙
◆天宮圖(Horoscope)要和國王能夠匹配(現在沒國王,換成與國家相符)
◆頸部如貝殼般光滑
◆身形如榕樹
◆眼睫毛和牛一樣長
◆大腿如鹿
◆乳房如獅
◆聲音輕柔但響亮如鴨

⋯⋯等等,首先總共要符合 32 項「完美的特徵」,才能成為庫瑪麗候選人。

接著,每年德賽節(Dashain)的黑暗之夜(Black night),儀式人員會獻祭 108 頭水牛和山羊給迦梨神(Kali),並用 108 顆動物頭和蠟燭裝飾神殿內的暗房,由戴面具的男人在旁跳著儀式舞蹈。

年幼的庫瑪麗候選人將會被帶到此處,面對整晚的恐怖場景:若是她不動聲色,始終沒有面露任何畏懼,代表塔雷珠女神在她身體裡面;反之,則會帶下一位候選人體驗相同的儀式,直到找到那位「被選中的女孩」為止。

最後,通過恐怖考驗的女孩,還必須從一堆衣服中,挑出前庫瑪麗的衣服,這才算是真正通過認證。

成為庫瑪麗後,女孩則必須離開家裡,住在庫瑪麗之家(通常也為塔雷珠神殿),接受眾信徒的朝拜。平時不能去學校、不得隨意外出、雙腳也不能碰地。直到初潮來臨,塔雷珠女神離開其身,才可「卸任」回家。屆時,由於女神已經找到了新的女孩,遴選制度會重新展開,以找出新的庫瑪麗。

拜訪庫瑪麗

圖/許恆康 提供

今日的尼泊爾,「女神不只一個」,在加德滿都和部分大城市中,都有自己的庫瑪麗。不過據稱一般認為,古都巴丹的庫瑪麗,相對具有代表性。

來到古都巴丹(Patan),我詢問當地居民,很多人都知道庫瑪麗,但他們不知道活女神住在哪裡。這讓我有點頭痛——手上的資訊相當零碎,只有張神殿正面的照片,讓我每次經過有殿中廣場的神殿,就不禁拿出來與照片比對看看。

結果,還真的讓我給找到了!除了建築外觀一模一樣外,其實大門上就貼著活女神的照片,並用英文寫著「Lalitpur Living Goddess」——嗯⋯⋯怎麼有點觀光化的味道?

圖/許恆康 提供

踏進神殿內,就看見三位外國旅客站在內廣場,額頭上都有顆印度教常見的紅點(Bindi),導遊正口沫橫飛地介紹庫瑪麗文化——聽說不少旅行社都藉此「獨家行程」大賺一筆;殊不知,拜訪庫瑪麗無需經由旅行社安排,自行前往即可。

我站在庫瑪麗的房間樓下,門旁寫著「上樓前請先按電鈴」。

按下電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難不成壞掉了?正當我這麼想時,有人從二樓窗戶探出頭來,一位看似 30 歲上下的女性盯著我,接著給予了善意的微笑。

「Namaste(您好), 我是來拜訪庫瑪麗的,您是⋯⋯?」

「我是庫瑪莉的媽媽。」

「我可以上去見庫瑪麗嗎?」

「可以,你先脫掉鞋子上樓吧。」

我脫掉鞋子,踩著吱吱作響的木梯上樓,站在緊閉的木門前等待。聽裡頭的聲響,似乎正在做些準備。接著木門開啟,先是進入一個貼滿庫瑪麗照片的小空間,仔細一瞄,都是祭典時拍攝的照片——若是我讀的資料沒錯,她應該每年沒有出巡幾次,平日都被限制活動範圍,在這空間不大的二樓區域。

庫瑪麗的媽媽站在我面前:「來,先洗個手。」我將手伸到金屬水盆上,她舉起水壺倒了點水供我搓洗。

「請跟著我來,庫瑪麗在裡頭的房間等你。」

「謁見與祝福」

我們穿越了滿是照片的小空間,來到一間約 5 坪大小的房間。只見深處有位小女孩,坐在金銀相間的寶座上,她腳下有著金色的盤子,雙足與盤子之間還隔了一小塊木頭,身旁散落著各式各樣的金屬器具。她就是我在尋找的活女神──庫瑪麗。

圖/許恆康 提供

在我眼前的庫瑪莉,看上去不過 4—5 歲而已,和我資料上幾年前的照片不太一樣,難不成是新的庫瑪麗?她緊閉雙唇看著我,視線來回於我和她媽媽之間。

庫瑪麗的媽媽開口:「你跪在庫瑪麗前方的墊子吧!接受女神給予你的祝福。」

我跪著接近寶座,到達距離庫瑪麗不過 10 幾公分的墊子上,看著眼神還帶著稚氣的女孩、回望著我。

她面無表情。這是最好的狀況——若是她臉上顯示出任何情緒,不會是任何好的預兆:

◆若是她挑剔食物供品,代表我會喪失財務
◆若是她哭泣,代表我會有生病或死亡的劫難
◆若是她顫抖,代表我近來會被逮捕監禁
◆沉默是最好的,代表願望會被加持

這時,她伸出大拇指沾了一旁的朱泥,在我的額頭上點了顆紅點 (Bindi,又稱吉祥痣),這是她給予我的祝福。

這時我的腦袋一片混亂,許多思緒混雜在一起彷彿打了結,更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庫瑪莉的媽媽打破了沉默:「你可以放一些捐獻在旁邊的盤子中。」我都差點忘了這件事,拜訪庫瑪麗的傳統,是要給些捐獻金,通常在 20 ~ 50 盧比左右。

「請問,我可以拍個照嗎?」轉頭問向庫瑪麗媽媽。我之所以不直接問活女神,是因為傳統上她必須保持沉默與面無表情,所有的對話都要透過中間人——神職人員或是她的家人。

「可以,不過你必須後退到這邊的地毯拍。」

圖/許恆康 提供

拍了 3、4 張照片後,我的快門聲停了下來,空間中一片寂靜。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一切發生的太快,許多疑問攀上心頭:

拍太多,會不會對女神不敬?
這是不是有點觀光化了?
眼前的女孩,真正理解了自己的身分嗎?
眼前的女孩,知道等著她的未來是什麼嗎?

空間中的一片寂靜,帶給我些許壓力。我默默地向後退,向庫瑪麗與她媽媽點了個頭致意,說:「Dhanyabaad(謝謝)。」離開了房間。

下樓前,我向庫瑪麗媽媽拋出了簡短的問句:

「她⋯⋯成為庫瑪莉多久了?」
「嗯,我想想⋯⋯11 個月了吧。」

木門闔上,我離開了庫瑪麗之家。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許恆康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