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祝福的,由人親手毀滅:物產豐饒、曾為「金磚」的巴西,如今為何深陷政經敗局?

神祝福的,由人親手毀滅:物產豐饒、曾為「金磚」的巴西,如今為何深陷政經敗局?

「上帝用六天創造世界,然後用第七天創造里約」,這是巴西人提到「上帝之城」里約熱內盧時,一定會形容的俗語,你可以輕易地從中感受到,這句話背後的自信與驕傲。

然而,今天的巴西,卻可能讓國民們一點也驕傲不起來──制度缺陷構成的無限循環,就像永遠餵不飽的水蛭,持續吮吸巴西社會的活力。糟糕的是,這個 2 億多人口的國家,至今對此毫無辦法:

總統大選年的市議員之死,點燃巴西民眾壓抑以久的怒火

今(2018)年下半年,即將進行總統大選的巴西,此刻正陷入社會動盪的狀態。

 3 月 14 日開始,因為知名人權運動領袖、里約市議員 Marielle Franco 當街遭人暗殺(詳見:〈請記住這個名字:Marielle Franco ──因為她就是里約,遭謀殺的里約〉一文),巴西人對現狀的一切不滿終於被點燃:大批巴西民眾湧上街頭,抗議治安、民生與社會秩序的敗壞,直到筆者完稿的三月底,每天仍有數千人在各地發出怒吼。

圖/Elizabeth Paik@Shutterstock

遙想當年,人人稱羨的「金磚四國」裡,如今印度持續推動財政、貨幣改革(儘管亦有不少爭議),並且以其 10 億級的人口規模,持續吸引著外商投資;俄羅斯在強人普京領導下,萬事定於一尊,總算也熬過了油價暴跌、盧布大貶的重傷;中國獨樹一格、政經結合的成長模式,更早已「反客為主」,讓歐美國家不斷反思,是否中國模式遲早將跑贏西方體制?

唯有巴西,恐怕連原地踏步也談不上──不少人甚至覺得比起十年前的金融海嘯前後,由全球熱炒原物料帶起的盛況,今天的巴西經濟,只能用遜色、慘澹來形容。

鐵礦(全球產量第三)、鋁(全球產量第三)、錫(全球產量第三)到石油(全球產量第九)⋯⋯幾乎所有礦產都在世界名列前茅的巴西,為什麼深陷經濟敗局?本文從不同角度下手,提出以數字為基礎的分析,試圖梳理可能的解答:

一、貪腐:上樑不正下樑歪的貪腐結構

在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 2017 年全球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7)中,巴西較前一年大舉退步 17 名、在 180 國中排名第 96 ,是退步最多的國家之一。(順道一提,台灣排名第 29 ,較 2016 年進步兩名)

貪腐,堪稱巴西失控的元兇:其實貪腐很像水煮粽子,打開鍋蓋、你誤以為熱氣騰騰的鍋中只有一粒粽子,但順著線頭撈起,隨手都有一大串──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貪腐醜聞直接沖垮的,竟然是巴西的「歷任」總統。

首先,是今年 1 月 24 日,在任內頗得民心的巴西前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被聯邦地區法院二審宣判有罪,他一審獲判九年六個月,二審刑期甚至被加重到十二年一個月。魯拉的罪名,是涉嫌主導國營的巴西石油公司洗錢,以及收受廠商匯款,導致國庫失血相當於 4,000 億元新台幣。

巴西前總統魯拉涉嫌洗錢,但他還是目前聲望最高的總統候選人。圖/Gero Rodrigues@Shutterstock

與魯拉同黨、視其為「從政導師」的羅賽芙(Dilma Vana Rousseff),在「接棒」後也不好過:雖然她沒有被捲入巴西石油案,政績欠佳仍然成為羅賽芙的死穴──在通膨、失業高漲之下,羅賽芙在 2016 年以懸殊比率遭彈劾下台,成了首位被國會奪去政權的女總統。

斥資千萬大買「專機甜點」, 3.4% 民意支持度的現任總統

接替羅賽芙的特梅爾(Michel Temer),也捲入協助建商取得巴西石油訂單、及競選時收支與明細不符等醜聞,更糟的是,特梅爾在 2016 年無視巴西經濟困窘,以 40 萬美元(約新台幣1,200萬元)大舉添購總統專機的飲食,包括:Haagen-Dazs 冰淇淋就買了 500 盒,另外有草莓水果蛋糕 400 公斤,巧克力蛋糕 1,500 公斤,義大利名牌甜筒 Cornetto 50 盒,Nutella 巧克力醬 120 罐等。如果特梅爾在專機上吃早餐,他批准自己享用的,是來自義大利、希臘和法國的四種高價起司。

盡管這種土豪行徑因為被爆料,令特梅爾狼狽取消採購,但消息顯然引發眾怒──因為隔年,特梅爾馬上遭法院審理當年的競選貪污案,盡管巴西法院最後以四比三的結果,讓特梅爾「驚險過關」(值得一提的是,承審大法官在期間竟然「意外」墜機身亡),但特梅爾的聲望在三位總統中無疑是最低的,去年九月調查顯示,他的民意支持率是可笑的 3.4% 。

這種從上到下、揮之不去的貪腐結構,政府治理當然會嚴重失靈,終於讓巴西深陷泥淖。

二、分配不均:高達 4,500 萬人,深陷貧窮泥淖

以世界銀行最新基準計算,多達五分之一的巴西人、總計 4,550 萬人,生活在每日收入 5.5 美元(約新台幣 164 元)的貧窮線以下──他們,是名符其實的貧民。

「貪」與「貧」只是一字之差──在巴西,上位者貪,下位者貧。

最新一季( 2017 年 11 月至 2018 年 1 月)的巴西國家地理統計局資料顯示,巴西目前失業率是驚人的 12.2% ,以總人口換算,也就是約有 1,270 萬人失業;對比前一年同期,巴西全職職缺減少 1.7% ,沒有正式工作契約的勞工人數,則顯著增加 5.6%。

走過連續兩年 GDP 年增率超過 -3% 的衰退,為什麼巴西去年經濟終於復甦,勞工的就業仍如此不穩定、失業率又這麼高?

巴西最大的貧民窟 Rocinha。圖/Jefferson Bernardes@Shutterstock

嚴重不平等的年金制度,是讓問題惡化的根源之一。

年金制度濫開支票導致崩盤,造成社會沈重負擔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日前就在針對巴西的 173 頁報告中,疾呼巴西應盡速推動年金改革:依據 OECD 調查,各成員國平均退休年齡,勞工無論男女都是 66 歲,但在巴西,男性 55 歲、女性 53 歲就可以申請退休──這麼優渥的福利,當然讓社會負擔沈重。

對這顆定時炸彈,巴西總統特梅爾不是沒有警覺,他在去年曾矢言要「進行到底」的年金改革法案,內容包括削減公務員福利、提高退休年齡、修改退休金計算基數等,本來被外界廣為肯定,但因為退休員警組成「五百壯士」,針對年金改革四處衝撞抗議,最終特梅爾在表決前緊急撤案,終於消失在優先法案的名單裡。

當社會充斥貪腐與貧窮,暴力橫行只是必然的結果──今年二月,巴西聯邦政府批准陸軍部隊進駐里約州,理由是「該州幾乎已被有組織犯罪團體佔領」。

當政府必須動用荷槍實彈的軍隊維持秩序,可見曾為「金磚四國」之一的巴西,如今已越來越像是個弱肉強食的野生叢林,而不是有百年基礎的民主體制社會。

在此情形下,巴西幣(Real)對美元匯率停留在歷史低點附近,國債信用被打為「垃圾級」,又怎會讓人感到意外?

不僅如此,由於如前所述,因貪腐而二審被判重刑的巴西前總統魯拉,仍然是目前檯面上聲望最高的總統候選人,而且他也還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若這位貪腐罪犯「回鍋」再度成為巴西元首,這個國家的前景,實在很難讓人有信心。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ll Rodrigues@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