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職場打滾五年,終於「一刻也待不下去」:來到澳洲前,我的人生過得非常、非常不開心

台灣職場打滾五年,終於「一刻也待不下去」:來到澳洲前,我的人生過得非常、非常不開心

作者前言:以下這篇文章,是我最真實、也最誠實的經驗和想法。我自認並非「不愛台灣」,也不會「崇洋媚外」,但真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實在無法繼續在台灣,在自己所身處的環境中多待上一刻。

在台灣的五年媒體生涯、到「毅然出走」、再到在澳洲的林林總總,都是我個人的真實經驗與想法,但每個人的心態、際遇和選擇不同,這篇文章當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台灣年輕人」,也不代表我認為此刻看到這篇文章的你,「應該」跟我有一樣的想法,或做出一樣的決定。

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投稿分享此篇文章,只希望若和我有著類似經歷或想法的朋友,能夠知道「其實你並不孤單」,並能夠藉此多出一點「面對問題、嘗試解決」的勇氣。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壓抑的小孩。

從外面看起來,我「成績好愛念書」,個性也算獨立,至少從來都不需要讓人擔心。但在出社會以前,我的目標其實都是順著師長親友的期待,就只有「把書念好」而已。其他的部分,我幾乎想都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應該是」甚麼樣子,我也從未仔細地問過自己的心聲。

考上了不錯的高中跟大學,也都順利畢業了。之後為了趕快賺錢,我於是糊裡糊塗地進了媒體產業,一做就是五年。

我做得很順手,甚至可說是「做得很好」,但我總是感到不開心、總是覺得少了甚麼、總是對很多事情不滿——不管是社會、制度、還是周遭的部分人士。

我心中,彷彿有一股源源不絕的憤怒:

「為什麼我做這麼多事,那個笨蛋卻甚麼都不用做?」
「為什麼我能力好,就活該要多承擔責任、卻沒有相應的報酬?」
「為什麼我要微笑著,聽你們這些食古不化的老屁股『練肖話』?」
「為什麼你們這麼不尊重我的意見?」

......諸如此類的想法,天天在我的小宇宙內爆發。

「不公平的事,多到數不清」

五年中,我在職場上碰過不公平的事,多到數不清:

有半夜打電話叫我起床去陪喝酒的;有在我病得快死了,還要我熬夜寫本的;有天天把我叫去他桌子旁邊訓話的;有純粹愛折磨菜鳥,故意挖洞給我跳的;甚至還有記錄我經期,只准我每個月準時在同一天請假的......。

在台灣的職場、社會中打滾越久,我就越認清這種種我沒辦法接受的人事物,大概永遠都不會改變,也逃不掉。

然後我就更壓抑了。

工作時間長加上壓力大,我完全沒有空好好經營我自己的人生——不論是愛情、親情還是友情。好長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幾乎像是一片葉子,在一個漩渦上不斷打轉,周而復始、無限輪迴。

然後我真的生病了——身體和心理都是。

先不說辛苦賺來的錢,有多少都拿去看醫生了。

好幾次我在騎車去公司的路上,看著前面的車子時,甚至會想著:「如果出個小車禍多好,這樣我就可以順理成章地休息了......。」

沒有錯,我當時就是這麼累,卻又覺得自己逃不了。

給自己的「長假」,毅然離開台灣

直到 2015 年某一天,我終於覺得「真的夠了」。

歷經一年的轉換跑道,我再次體會到不管自己「換去哪」,只要這個世代傾軋歪斜的社會不變、嚴重偏向資方的體制不變,我永遠開心不起來。加上身體真的越來越差,我於是決定給自己一個「長假」。

想當然爾,父母並不支持我的決定。

他們都覺得:「你如果在電視台好好待著、再熬一下,久了做個製作人甚麼的,不是很好嗎?」

但我說句老實話,父母親的年代,跟我們的早就不一樣了:以前好好做、苦幹實幹,還是會有收穫,至少還有機會升遷、買車買房;現在我所身處的環境,卻好像再怎麼努力都是白費,我多方嘗試不同企業、跑道、也努力在職進修學習,卻還是看不到一個值得期待的未來。

而那種深深的無力感,我卻怎麼也沒辦法讓他們了解——後來我曉得,那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今我所面對的大環境——正如職場打滾五年後,我再也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去信仰上一輩「苦幹實幹老闆會看見」、「替主管著想、主管就會賞識你」等等的「正面積極」價值觀。

於是,儘管父母不認同,但為了自己的人生,我還是毅然決然辭掉工作、堅持立場、買了機票,然後「出走」台灣。

當時,我甚至連什麼功課都沒做,就拿了打工度假簽證,直接殺來澳洲了——說句真心話,那時候我的狀況,真的是連一刻都沒辦法讓自己忍受繼續留在台灣。


在澳洲沒有什麼「偉大成就」,但我至少「找回自己的人生」

到了澳洲後,我一邊找工作,一邊開始摸索、適應、融入當地的生活。

關於澳洲薪資、職場狀況和勞權狀況勞動相關法規,《換日線》上已有許多文章分享,在此就不再贅述;我更不敢說自己在澳洲的兩年,有多麼「成就非凡」。

但至少,我「出走」時最大的目的——「找回自己的人生」,已經達成了。

我實在無意再去爭辯台灣和澳洲的「薪資/物價比誰比較高」、「哪邊比較好」、「國情同不同」、「黑工白工差別大不大」⋯⋯等陳年議題,只想非常誠實地說,以我個人的實際經驗,我在澳洲的工時、薪資制度,更重要的是在相對尊重「工作者尊嚴」的大環境下,才真的有餘裕開始懂得「享受生活」:我開始懂得好好喝一杯咖啡、懂得去欣賞所有細微的風景、懂得珍惜現下所擁有的東西。

如今,我留在澳洲,用自己過去兩年賺取的薪水存款,繼續攻讀當地的商業行銷碩士。

曾經,我也被許多台灣媒體、網路上的言論影響,覺得來「澳打」(澳洲打工渡假)的人都是在「浪費生命」,覺得他們不過是在「逃避現實」,但當我實際來到澳洲之後,卻完全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就算每個人的際遇大不同,就算有的過來人可能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堅持「澳打是浪費生命、得不償失」好了。但對我而言,我仍認為所有「跨出去」的旅程,都會是人生裡重要的篇章——尤其是一個可以讓我們自己賺取收入,同時真的在一個全然不同文化、語言的國度中生活的機會。

無論是多是少,我相信這最終都會帶來收穫的。

今天分享我的故事給你們,是覺得可能有很多人也和當年的我一樣,覺得憤怒、覺得迷惘、覺得困惑、覺得失落、覺得沒有出口。但仍需要有人「推一把」,才能真的「走出去」。

出走確實需要勇氣,但我衷心認為,當下定決心踏出了那一步後,你很可能會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是有這麼多美好的事物在等著你。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ybridimages@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