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外國長輩都想分享的台灣影片——我如何讓 3 萬個科索沃人認識台灣

連外國長輩都想分享的台灣影片——我如何讓 3 萬個科索沃人認識台灣

台灣的形象廣告,在你心中是什麼樣子?也許是充滿壯觀的風景,也許是名人在鏡頭前微笑招手說著"Welcome to Taiwan"。

但你相信嗎?一支只在 3 個辦公室取景的「台灣形象影片」,兩週內居然在科索沃的網路社群變成話題,並有許多科索沃人留言「謝謝台灣」、「Amazing!」、「你們一定要看看這個」......。

「連我媽媽都分享了」,在科索沃社群瘋傳的台灣影片

這支影片是我在今年 2 月,和朋友們錄製的「台灣人支持科索沃」短片。影片裡大約有 40 個台灣人,手舉阿爾巴尼亞語的標語,上面寫著「我是台灣人,我支持科索沃有自己的國家網域」。

科索沃獨立至今十年,仍然沒有自己的國家網域(.ks),所有境內網站,都只能用 .com 或是 .net 結尾。這件事情困擾著不少科索沃人,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網域,就像在網路世界裏,不被承認是個獨立的國家。

於是我們便趁著今年 2 月的科索沃獨立十週年之際,邀請台灣朋友針對這個議題,自由進行聲援,並在科索沃的臉書社群進行推廣。最後,在全國總人口僅 180 萬的科索沃,這支影片獲得了 3.1 萬的觀看次數與 4.2 萬的人數觸擊,甚至在當地最大(約 5,000 名成員)的青年臉書社團 Young People in Kosovo,獲得「該社團前所未有的」103 個高人氣讚數。

這支影片在當地最大(約 5,000 名成員)的青年臉書社團 Young People in Kosovo,獲得「該社團前所未有的」103 個高人氣讚數。圖/郭家佑 提供

接待我的沙發衝浪主說,有德國和美國人同時傳給他看這支影片,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亞洲人錄影片給他們,覺得很有趣。也有第一次認識的朋友聽到我是台灣人,興奮地跟我介紹這支影片,說他前陣子看到那個影片文案,才知道台灣跟他們一樣不被國際承認,覺得我們有某種特別的連結。「連我媽媽都分享了!」我的朋友瑞森(Rrezon)笑著對我說。

「參與代替給予」,當朋友比當凱子長久

影片會造成這些迴響,除了亞洲人使用當地標語帶來的新鮮感外,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影片的內容從當地議題切入,當科索沃人在觀看時,台灣突然不再是「遙遠東方的一個小島」,而是可以出現在他們面前,跟他們一起談論當地社會議題的朋友。

不需要特別華麗的鏡頭,「人」就是最容易讓觀眾產生感覺的素材——誠懇的笑容與一定數量的人群,整支影片便能自然、真誠地展現出「這些台灣人,都願意挺你們」的溫暖氛圍。

根據台灣過往的「外交歷史」,似乎常習慣花大錢做「金援外交」,或是直接跑到別人家辦辦「台灣文化節」——這些做法當然會有一定的效果,但通常無法在他國公民心裡,留下真正深刻的印象,或是建立真正的友誼。

反觀「數位外交」著重在「參與代替給予」的精神,嘗試透過在地網路社群的持續經營,以當地的公共議題作為雙邊對話基礎,讓兩邊公民在社群平台上產生新的想像與交流,用實質互動建立情感。

當科索沃人在觀看時,台灣突然不再是「遙遠東方的一個小島」,而是可以出現在他們面前,跟他們一起談論當地社會議題的朋友。圖/郭家佑 提供

「幫台灣刷存在感」,社群媒體作為一種外交工具

為了實踐數位外交的理念,我和朋友們從去年 9 月開始,選擇「國家網域」這個最容易引起台灣與科索沃共鳴的公共議題,在科索沃當地開設了一個當地粉專 Domain for Kosovo,作為「置入」台灣訊息的社群平台。

所謂「置入」,並不是直接推銷台灣,而是在一系列的國際聲援貼文中,塑造台灣人最支持你們的感覺,達成科索沃人對台灣的友好印象。而這個平台在這次的影片傳播中,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若要進行數位外交,沒有自己經營的在地平台,就無法進行廣告與後台觀察。也因為這個議題和當地社會有關,因此不只吸引到當地青年一起經營粉專,他們甚至主動協助我們,將訊息散播到當地人才知道的社群平台。

經營在地社群,除了創造置入台灣訊息的時機,也必須進行社群媒體的使用習慣觀察,在散播訊息時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例如這支影片的文案,是經過幾個月的社群觀察,才決定使用效果較好的簡短雙語文案,上頭用英語和阿爾巴尼亞語寫著「身為和科索沃一樣為了國際認同而掙扎的國家,台灣強力支持科索沃爭取自己的國家網域」——先強調當地的重大議題,再點出兩國的共通之處,製造台灣與科索沃站在同一邊的感覺。

這支影片是我們的第一次實驗,預計四月還會再發布一個懶人包與一支影片,上面標明台灣贊助,散播到科索沃的周邊國家(語言相通、社群連結度強、關注議題類似)。而從線上的數位國家主權延伸到線下的數位社會,今年六月我們也即將在科索沃國家博物館,結合科索沃在地青年討論與台灣設計師,舉辦一場數位互動展。展覽資金目前雖然還在籌措中,但展覽的社群行銷仍然會強力主打台灣協助的角色。

今年 2 月,我和朋友們錄製的「台灣人支持科索沃」短片。圖/郭家佑 提供

「數位外交」,讓台灣繼續在國際發聲

在中國持續、且極力打壓台灣生存空間的 2018 年,我認為「數位外交」,是台灣在網路世界繼續保有聲音的重要外交途徑之一。

與他國公民的對話,雖然一直以來都不是外交部的政策發展重點,但他國公民背後強大的人際網絡,對於台灣其實有著無限的發展可能。加上社群媒體的幫助,與他國公民在網路上的交流成本相對於動輒上億元的政府交流,其實是相當划算的。

例如這次的科索沃影片推廣,我們只花了台幣 1100 元,便觸及到當地 4.2 萬名公民,換算起來,讓一位科索沃人知道台灣的成本,只有少少的 0.02 元。

在全國總人口僅 180 萬的科索沃,這支影片獲得了 3.1 萬的觀看次數與 4.2 萬的人數觸擊。圖/郭家佑 提供

「數位外交」在數位內容產業發達的台灣,是公眾外交與青年外交最容易入門的題目。如果台灣政府願意投資這樣的概念,鼓勵更多台灣青年在世界各地經營在地社群,參與各國公共議題,並適時置入台灣形象宣傳,不僅能加深台灣在他國公民心中的印象,也將會是深化台灣國際影響力的另一種方式。

我們期許科索沃為作為第一個實踐案例,能為台灣外交策略打開更多新的想像。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omain for Kosovo 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