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累了」──與台灣的「功德醫院」相比,美國的基層醫護們為什麼可以享有「佛系值班」的待遇?

「大家都累了」──與台灣的「功德醫院」相比,美國的基層醫護們為什麼可以享有「佛系值班」的待遇?

前陣子,或許由於麻疹疫情的擴散,陸續看到一則則台灣急診室裡,醫師、護理師、病人們「關係緊張」的新聞。誰對誰錯個案不同,我們外人更是霧裡看花、不便評論,但我第一時間的感想是:「想必大家都累了⋯⋯。」

記得我在台灣當 intern (實習醫學生)時,也常常有「生不如死、想要爆炸」的感覺──尤其是輪到內科病房時,一個月共要值 10 班。

這邊所謂的「值一班」,指的是早上 8 點到隔天 5 點連續工作 33 個小時,共要 cover  80 床,手機更總是響個不停──好不容易從 A 護理站忙完要去 B 護理站,才剛離開、 A 護理站馬上又 call 我回去。

內容則大部分都是「補 order」(意指病患有新增醫療需求時,醫師或護理人員按「口頭」或臨場指示執行後,需補上的相關醫囑文件等);做雜事。個人老實說,不覺得有學到甚麼東西,反射神經倒是發達了。

雖然自覺工作辛苦,但在有些人的眼中, intern 只是「補 order 機器」,自然也不會對你太客氣,因此那陣子工作得不是很開心。在大老們的眼中,我應該只是一個「爛草莓」,承受不住壓力吧!

還記得一位主治醫師曾當面告訴我說:「有人可以開戰鬥機,但有人只適合開灑農藥的飛機。」

所以我就來美國「灑農藥」了。

在美國「醫─護關係」相對和緩的關鍵原因

圖/Shutterstock

來到美國,我不敢說我是「護士萬人迷」大家都喜歡我,但是醫護關係確實緩和很多。

身為第一年住院醫師(在美國 R1=intern),又菜又沒經驗又是外國人,偶而被質疑 order 我也是虛心求教,不然就是耐心解釋。當然總是會有幾個很"aggresive"的 RN (registration nurse),完全不聽你從病理學解釋,單憑「經驗」一直跟你爭辯;但大部分的 RN 都很客氣,就算我對他們說:「嘿,叫我 Peddy 就好!」他們還是一直稱我 Dr. (my last name)──我也常跟他們討論處置,畢竟他們經驗是比我豐富。大家都是一心為病人著想,互相尊重下,工作起來愉快很多。

但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美國的 RN 「天生個性好」嗎?我不認為。我認為原因有很大部分出在台美兩地醫院,工作量的大不同。

舉我工作的醫院為例:我們醫院的 RN,1/2 是資深 RN ,工作超過十年以上,1/3 是男性。病房每張都是單人床,一個病人一個房間。一個護理站管一層樓約 25 床,每個 RN 負責照顧 2─4 個病人。

每個護理站並會配置 2─3 個護士助理(nursing assitant)幫忙量 vitals、幫病人洗澡、幫忙拿東西等,以減輕 RN 的工作量。

大部分 RN 都是一個星期工作 3 到 4 天,每天最多 12 個小時(兩班制)。他們人力是浮動的,會根據需求調整:如果當天有很多病人

出院,就可以提早回家;相反的如果進太多病人,他們也會被「call 來上班」。

這還是一般病房的 RN ,若在 PICU(兒科加護病房)內,一個 RN 只要顧一個病人,NICU(新生兒加護病房)頂多兩個病人。

而我們醫院的住院醫師,在病房的工作時數一周約 72 到 77 小時,ACGME(一個專門管住院醫師課程的官方組織)規定我們工作上限是一周 80 小時。沒有值班時是 6AM─5PM,最多照顧 10 床。有值班的話則是 6AM─7:30 PM,在值班時間(5PM─7:30PM)最多照顧 50 床。

一周工作 6 天,一個月值 10 班(但說是值班也只是多上了兩個半小時而已,台灣的話是多上 24 小時)。晚上 7 點半過後,我們採用的是 night float 制度,所以有專門值夜班的住院醫師。夜班工作時間 7:30PM─8 AM,一個星期六天,每次為期兩個禮拜,一年值三次共一個半月。

人力充足,醫護工作當然比較輕鬆

同樣是醫生、護理師,為什麼在美國工作,可以比較「輕鬆」?(「輕鬆」與否的定義每個人不同,這裡指的是「工作量」明顯較為人性許多)

我想最大的原因除了制度規範之外,就是醫院多半也人力充足:首先,護理師們的薪水很不錯,工時也不長;不少美國人工作了幾年之後,又重新回去護理學校學習(所以有時候會看到年紀很大的護理師);加上外國人力進駐(我們醫院大概有 10% 是菲律賓來的 RN ,這些 RN 大部分在家鄉都不是護士,而是來美國之後才讀的),自然工作量相對台灣少。

住院醫師的話,我們兒童醫院規模 200 床,在美國算是中型兒童醫院。雖然跟台灣兒童醫院動輒 500 床起跳不能相比,兒科住院醫師的人數,卻比台灣任何一家兒童醫院都多,每年收超過 15 個人。

台灣一年收最多住院醫師的是林口長庚兒童醫院,共收 14 人。但其床數高達 576 床(詳情請看 107 年度各科專科醫師訓練醫院容量一覽表,美國跟林口長庚兒童醫院一樣規模的 Texas Children's Hospital ,每年兒科住院醫師收超過 30 人)

「人力充足」不僅反應在一般病房跟加護病房,刀房也是一樣情形。

上個月我在兒童外科作 rotation ,時不時會跟麻醉科的住院醫師聊天。他們告訴我,我們醫院的麻醉醫師一個人只需要負責一間手術房,也就是說手術全程,麻醉醫師都會待在同一個房間。這些麻醉醫師還都是多接受一年小兒麻醉次專科訓練的醫師,訓練時間總共是五年,知識背景跟經驗遠比麻醉護士豐富。

在台灣,一個麻醉醫師則必須同時 cover 多個刀房,只好大量使用麻醉護士。當然,這也是拜美國吸收人才的功力所賜:我們醫院的麻醉醫師同樣來自世界各地,有南非來的、有南美來的、當然也少不了印度人。

台灣的醫師、RN 素質並不比美國低,但為何環境差異如此大?

這兩個星期,是我最後一次當夜班 intern 。雖然工作日夜顛倒,但我還蠻 enjoy 這樣的工作型態:夜班 intern 不用寫 note,不用跟查房,主要工作就是處理 complaints 跟 admission ,堪比「佛系 intern」。

每個 admission ,我們大概都能花一個小時處理:20 分鐘問病史作 PE,40 分鐘寫病歷。遇到比較複雜的病人我有時間去查書看 up-to-date ,思考多個可能的鑑別診斷之後,再來決定下甚麼 order 去釐清病人情況;夜班時我也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跟護士們聊天互動。

記得有一天半夜三點我被 paged, 打回去之後護理長(charge nurse)說:"Doctor! Come to the floor and Let's eat!"那層樓的護士都很會做菜,半夜三點居然在 potluck  (吃宵夜)──這真是我接過最令人開心的 page 了!

台灣各大小醫院醫師、護理師平均每位必須服務的病患,長年來均居高不下,甚至高居國際統計的榜首。背後原因或許十分眾多(包括院方管理政策、人才是否充足、醫護薪資是否有競爭力、民眾是否有濫用醫療資源之虞、健保政策⋯⋯等等),但想問的是,這個問題存在已久,為何政府和各大醫院,始終拿不出具體有效的解決方案?

台灣的住院醫師跟 RN 的素質與訓練,絕對不會比美國差──因為光「看診人數」跟「經驗」就是美國的好幾倍,但這都是「超時工作」換來的;反觀美國的住院醫師雖然看的病人數遠不及台灣,卻有更多時間讀書跟思考。

兩者相比,我不敢斷言誰好誰壞,但我覺得自己還是先待在美國,繼續「灑農藥」好了。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