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益考一次就滿分,但真正來到美國工作後,我卻覺得自己的英文「爛到不行」

多益考一次就滿分,但真正來到美國工作後,我卻覺得自己的英文「爛到不行」

來美國之前,我覺得我英文蠻好的──多益只考一次就有滿分 990 分,而且口說也還算OK。

來到美國之後卻發現,這裡連 5 歲小孩的英文都講得比我好。開始在醫院上班之後,更覺得自己的英文真是「爛到不行」──尤其是巡房報 case 的時候總「哩哩辣辣」,連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達甚麼。

痛苦了一個月之後,到了第二個月我終於頓悟了!我下定決心要「學好英文」⋯⋯的相反:

簡單來說,當我正式放棄「執著追求正確的文法跟發音精準」,只先求語意能夠傳達,情況才開始慢慢改善。

來美國之前,我總希望自己的英文盡量沒有口音而且文法要正確——例如複數一定要加 s ,一個句子絕對不能有兩個動詞等等⋯⋯(什麼?你說這麼簡單的文法規則怎麼會說錯? Well, 當你腦袋有比英文文法更重要的事情要快速處理時,它就是會發生)。

但來到「真實的美國」(不是台灣的美語補習班或美劇劇情)之後,我卻發現一個人講話的「內容」,比「發音」跟「文法」重要太多了──腦袋裡面有東西,才是讓人家願意聽你說話的關鍵。

在台灣,當我們稱讚一個人「哇你英文好好喔!」的時候,其實多半只是因為他講話聽起來「沒甚麼腔調」──就算他講的其實都是廢話,我們還是常聽得入迷。

只是一旦到了美國,這裏三億人口中,可能至少有兩億五千萬人口的英文口音比你道地,要拿甚麼跟他們競爭? 

反思台灣的「英語教育」

這個從挫折到改善的經驗,自然讓我反思起我們從小到大,在台灣接受的英語教育,是不是真的能夠符合「實際出國後」的每日需求。

當然,不是說「發音」和「文法」不重要——要真正「學好」英文或任何外語,這些都缺一不可。

但我認為若要改善台灣的英文教育,我們真的應該多把時間花在「鼓勵學生用英文表達自己的想法」上,而不是目前英語教學的主流——過度在意發音或單字的背誦總數量,也不要「在」只是汲汲於追求百分之百正確的文法、「高分不出錯」。(中文系:喂!是「再」啦)。

更直白點來說,我們必須改變想法,將英文視為一種「工具」而非「目的」:工具=英文是我們的幫手;目的=我們反而成為它的奴隸。

另外我一直有個想法,我們或許可以考慮,把台灣的基礎和自然科學教育,都換成「全英文教學」──畢竟現代科學的資源絕大多數都集中在西方,直接使用英文學習,資訊更新速度更快更直接。

當然中文非常重要,但在基礎和自然科學領域如物理、化學、數學等上,讓學生知道「如何用中文講解微積分跟量子力學」恐怕對「提升中文程度」沒甚麼幫助,不如讓學生們從小就熟悉各種科學的專有名詞,以後獲得相關知識、更新相關資訊的速度也會快上很多。

學習無止境──謙卑地累積自己的能量與實力

多益滿分卻覺得自己「英文好弱」的這個經驗,對我來說還有另外一層的意義:

在美國開始工作之後,我的心態其實改變了很多,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變得更謙卑。以前在台灣覺得自己還不錯,來了之後卻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不足。

在這裡,我真的很渺小。說要比英文程度嘛,有幾億人的程度比我好;說要比醫學程度嘛,懂得比我多的大有人在;說到認真努力嘛,很多美國本地人工作比(刻板印象中很刻苦的)亞洲新移民還賣力太多,CV 滿滿都是 research 或志工的經驗⋯⋯。

我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有甚麼勝過別人的地方,只好更加倍努力。

最近無意間逛到了一位理工科出身的「中日文口譯專家」的粉絲專頁,可以看得出來,他花了很多時間鑽研日文跟充實各種知識(口譯家對不同專業主題懂得越多,翻出來的用字也會越精準)。

從他的粉絲專頁,我又 link 到一位叫做「無國界譯師」的人,這個人也真的厲害,既是醫師又精通九國語言。然後從他的粉專連出去,我又發現更多會講多國語言的「神人」們⋯⋯。

在這網路無國界的年代,資訊也讓我變得謙卑——只要我覺得自己哪裡還不錯,一上網隨便都可以找到比我厲害得多的人──這股力量,推動著我不斷前進。(相反的,當我努力累了的時候,也可以隨便就找到許多英、日文比我還弱,卻因為很會「包裝」而有好幾十萬粉絲的部落客來自我安慰一下,哈哈)

時間,是我們能給自己最好的禮物──時間花在哪裡,成就便會在哪裡。在語言學習的路上,唯有不斷的練習跟閱讀才能持續進步。與各位朋友們共勉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