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法容忍虐童」的美國,每年仍有 720 萬孩童受害──醫院設立專科還不夠,更重要的是父母的「警覺心」

在「無法容忍虐童」的美國,每年仍有 720 萬孩童受害──醫院設立專科還不夠,更重要的是父母的「警覺心」

最近悲傷地看到不少兒童虐待的新聞,無論在台灣、日本還是美國,兒童虐待的通報似乎都在逐年增加。根據 The Children’s Bureau 的統計,美國一年接獲 4 百萬則的通報,其影響孩童高達 720 萬──其中,有 20 萬孩童被安置在寄宿家庭。此外,一年死於兒童虐待的人數在 1670-1740 人之間,等於一天約有 5 個孩童死於兒童虐待,尤以一歲以下最容易成為受害對象。

美國重視兒虐議題:設立專責機構與專科

美國向來重視 child abuse,除了有政府的專責機構之外,在醫學教育上也特別設有兒童虐待次專科,就像小兒感染科、小兒腸胃科一樣,是一個正式的次專科。小兒科住院醫師訓練完之後必須要再作兩年的 fellowship,才能成為兒童虐待的專門醫師。

在筆者所任職的醫院也設有兒童虐待部門,全名為 Child Abuse Rource and Education,簡稱 CARE,根據醫院規定,每個住院醫師都要去兒童虐待部門 run 過,學習辨識兒童虐待、如何通報、有甚麼資源可用等。

兒虐部門設有兩位兒童虐待專門醫師、數位採證護士(forensic nurse)以及臨床社工(要求碩士畢業)。我們對兒童虐待的容忍度很低,在臨床看到小孩子頭上或是身上有傷,都必定要詢問這傷是怎麼來的,就算小孩不是因為受傷才來醫院也一樣。任何非意外性損傷(non-accidental trauma)都在我們的鑑別診斷中,直到排除孩童受虐的可能。

如果父母如果沒辦法提出解釋,或是提出的解釋無法說明傷痕的分布,我們會先通報病房社工(每層病房 25 個病人中,即配有一位社工),請他們來作訪談。病房社工如果有懷疑就會進一步通知兒虐部門,甚至直接通報相關保護單位(CPS,Child Protective Service)或是執法單位(law enforcement,多為警察)。

而如果一開始就顯得十分可疑,醫師會直接照會兒虐部門到場問診。在這裡,醫療照護者(醫師護士等)心有懷疑卻未採取相應行動將會受罰,甚至可能喪失執照甚至坐牢。

3 種類型的虐待,都將對孩童造成無法抹滅的影響

兒童虐待包含身體虐待(physical abuse)、精神虐待(psychological abuse)、性虐待(sexual abuse)以及忽略(neglect)──每一種虐待都會對孩童身心發展產生莫大的負面影響。

在病房裡面,最常看到的是身體虐待以及嚴重營養不良的孩子。我曾看過最嚴重的案例,是 17 歲只有 17 公斤!也曾遇到 1 歲的嬰兒被驗出尿液裡有 PCP(天使塵)或是安非他命等毒品。

在兒虐部門時,更看過不少小女孩因受到性虐待,而被轉介來這裡訪談跟採證。聽到小女孩們的敘述,令人心疼得眼淚都忍不住要掉下來⋯⋯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 10 歲的小女孩敘述自己被親生舅舅性侵的過程:

舅舅拉下拉鍊的聲音、舅舅撫摸她的私處、舅舅⋯⋯,事後,社工跟媽媽轉述報告時(訪談時父母不能在場),媽媽哭得幾乎昏厥的模樣,亦深深的烙印在我心裡。

身體自主權,請從小教起

也因此,強烈建議父母,身體自主權一定要從小教起,無論男孩女孩,我們都必須清楚、明確地教導他們:

1. 不能給人看裸體 
2. 身體不能給人亂碰 
3. 私處被碰要跟父母老師報告

我也會跟父母說,小孩子就是要時時看護,即便是認識的人或是親人都不能掉以輕心。尤其美國住家廣大,無論在哪裡聚會都務必隨時注意小孩的行蹤。如果作父母的有疑慮,一定要勇敢的說出來──畢竟,如果你不保護他們,誰來保護他們呢?在這個議題上沒有「太小心」,只有「更小心」!

衷心祈禱每個孩子都能健康平安的長大,這是我最深切的期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uis Lour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