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瑞典「口含菸」的二三事:老發明、新流行,個人享受和他人權益,可以並存嗎?

關於瑞典「口含菸」的二三事:老發明、新流行,個人享受和他人權益,可以並存嗎?

聽到「口含菸」(Snus),相信許多人的頭上已經開始冒出問號,第一次見到口含菸的人,更一定會大感驚訝:「這是毒品嗎?這東西真的合法嗎?」

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的衛生單位,越來越積極推動「菸害防治」下,癮君子們想要找到一個合法、不打擾到人的吸菸空間,變得越來越困難。因此「口含菸」在尚未受到嚴格法律的約束下,近年來已漸漸地在北歐諸國、俄羅斯、加拿大、美國、以色列和馬來西亞等地,變得越來越普及。

所以,「口含菸」到底是什麼?

17 世紀的瑞典,就有「口含菸」的發明

瑞典的口含菸,製作方式很簡單:首先將自然風乾過的菸草磨成粉,再混合鹽巴和水,之後分裝進姆指指甲大小般的「小茶包」內,再包進像水果糖或鞋油的圓扁形塑膠盒內──這是市面上最常見的包裝方式。

另外也有「散裝」的口含菸,其顏色和觸感像泥土一樣鬆散而有點濕潤──使用前以手指揉成圓球狀,再放進上唇與牙齦的縫隙之間。除了「原味」和各種不同強度的口含菸草外,也有經過調味添加香料的薄荷、檸檬或甘草口味。

近年流行的「口含菸」,其發明其實可以追溯至 17 世紀時的瑞典、以及其更早的前身,流傳於法國上流社會仕女間的「鼻菸」(snuff)。而到了 18 世紀末,隨著瑞典開始大量生產,「口含菸」(Snus)才因此廣為人知。

坊間甚至流傳著這樣的說法:「在瑞典的街上,可以看見率性地挾著香菸的女人,毫不在乎地吞雲吐霧;而害羞含蓄的男人,則會選擇使用口含菸,讓出女性抽菸的空間。」

這個幽默的比喻,是來自其他歐洲國家對於北歐社會「女權高漲」與「男權衰落」的暗諷,不論是否帶有惡意,它的確精確地描述了如斯德哥爾摩這樣一座大城市,近年的風景──只不過,如今瑞典男女使用口含菸取代香菸的比例,都較過往大幅提高不少。

散裝的口含菸。圖/Shutterstock

「有一利必有一弊」

然而,不管尼古丁以什麼樣的形式包裝和被使用,都一樣對人體和環境有害。

口含菸的(再次)流行,讓癮君子可以在不打擾其他人和製造二手菸的前提下,自由自在地享受尼古丁帶來的放鬆感,也解決了惱人的二手菸對身旁人群和物品的危害,甚至降低了用火的風險。然而實際走在瑞典街頭,仍然不時看見滿地使用過的「廢棄口含菸」──這些含有尼古丁的垃圾經過動物吸收、雨水沖刷等循環,仍然會以少量的方式,回到每個人身上。

曾經有段時間,我也依賴過吸菸帶來的放鬆感。但在台灣的市區要找到一個完全沒有人的空曠地點抽菸十分困難;即使像日本一樣在地上劃清吸菸範圍,二手菸一樣會向四處飄散,使得周圍的非吸菸者感到不愉快。

我始終認為,吸菸者與非吸菸者應當擁有一樣的權利──吸菸者可以「享受尼古丁」;但必須先尊重非吸菸者「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然而在一座擁擠的都市當中,這兩者卻相當難以並存。

口含菸的發明,似乎暫時解決了這項問題,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口含菸是經由口腔直接吸食,因此也會和少量唾液混合,讓尼古丁等成分在不知不覺間大量吞下肚──不同的健康問題,也逐漸浮出檯面。

目前尚沒有科學實驗數據證實,口含菸的致癌率比其他菸草產品高;甚至還有坊間流傳──使用口含菸的人蛀牙發生率比較低。然而,這當然也同樣是沒有經過任何科學實驗證實的傳言。

我們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口含菸和市售香菸一樣,都會造成健康危害和導致上癮。

統計報告背後的「黑數」──健康的把關,得靠自己

另一個與口含菸有關的真相是:從表面上看來,瑞典的「吸菸率」以 19% ,達成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目標──全國每日吸菸人口不超過 20% 。然而這個數字的背後,卻是因為許多吸菸者改為使用口含菸所致。

自從 2005 年 6 月 1 日瑞典新法規上路,餐廳和市內公共場所全面禁菸以來,口含菸的使用率便持續上升──根據統計,有一半的口含菸使用者,從前便有吸菸習慣。此外,瑞典製造的口含菸在挪威合法上市後,也同步降低了該國的「吸菸率」。

不過「口含菸」到了美國,卻是另外一回事:

根據美國 WebMD (網路醫生網站)指出,美國口含菸的製造,並不像在瑞典,於化學添加物上有許多的限制,民眾擔心如果使用「美國製造的口含菸」,將會帶來「比吸菸更高」的癌症發生率。

也因此,口含菸在美國並不如北歐地區普及──即使它已在美國境內合法上市多年,仍無法降低吸菸率,與取代其他菸草商品。

總而言之,從社會發展的角度來說,口含菸或許是個不錯的發明:吸菸者和非吸菸者享有同樣權利,且互相干擾的程度被降到最低。

然而無論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吸收容易導致上癮的尼古丁,同樣會對身體健康造成傷害;以長期發展的角度來看,口含菸也仍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環境汙染。

人類使用尼古丁和菸草,已經超過兩千年的歷史,但是其對身體健康的危害,卻直到近代才被發現──在許多國家努力推動禁菸和無菸環境的改變下,身為戒菸成功者的我(包括市售香菸、也包括口含菸),只希望將來有一天,尼古丁的使用會從人類的生活習慣當中消失,僅存在於醫療用途上。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oman Sigaev@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