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瑞典遇到了恐攻——沉澱一年後的驚嚇與恐懼

我在瑞典遇到了恐攻——沉澱一年後的驚嚇與恐懼

距離 2017 年 4 月 7 日下午,發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恐怖攻擊即將滿一年,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仍然餘悸猶存——即使當時人在斯德哥爾摩的我,並非直接身處案發現場遇襲,還是感受得到整座城市瀰漫的恐懼與驚嚇。

報導,事件發生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購物大道皇后街——7 日下午,一輛卡車高速衝撞人群,最後撞上一間購物中心而停下,共造成 4 人死亡和 15 人受傷。(事發後瑞典首相和警方均將之定調為恐怖攻擊,嫌犯為伊斯蘭國(ISIS)支持者)

在瑞典首都,離恐攻不遠處的現場氣氛

當時,我還在德國工作,在合約到期前拿了一星期的假,到瑞典探望我的另一半與他的家人,打算一起慶祝復活節與春天的到來。在 7 日星期五的下午,我和另一半的妹妹相約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美食廣場見面,想品嘗當地的鮮魚湯。

在碰面之前,我先獨自到了斯德哥爾摩南邊的「Södermalm」逛逛選物店、特色小店,就在離開其中一間二手店鋪時接到我的瑞典小姑來電,電話中她幾乎語無倫次地不斷重複說:「嗨?妳在哪裡?不要去市中心!那邊發生了恐怖攻擊!我等等想辦法去找妳,快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在街上!」電話另一頭的聲音急促慌張,當時聽到她說的話,我完全不敢相信——恐怖攻擊?在瑞典?

掛斷電話後,我馬上連線找到了當地新聞網站——這是真的,是此刻正在發生的事情,就在三公里外的市中心發生了這樣的慘案,我在心中確認了好幾遍——這不是在作夢,也不是在拍電影。

漸漸地,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多,店家也拉下了鐵門,行人當中不時可以見到許多人在激動地講電話、關注著手機動態,偶爾抬頭和路上的人交換驚恐無助的眼神。地鐵、公車全部停擺,直升機來回在市區盤旋,大量的警察出現管制所有路上來往車輛,整座城市充滿肅穆的氣氛,寧靜的街道上只聽得見人們小聲交談、直升機、警車穿梭的聲音,空氣中瀰漫濃濃得緊張和不安。我不斷接到來自瑞典家人的電話,告訴我應該到哪裡去比較安全,就在街道轉角我找到了一間咖啡廳坐下,心跳仍然在加速,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支配著我整個下午。

整座城市充滿肅穆的氣氛。圖/angelsecret@Shutterstock


「冷漠,還是無可奈何?」歐洲恐攻頻傳下的人民心聲

在咖啡廳坐了快半個小時,這過程中我持續關注著事情發展,女服務生似乎察覺了我的不安,在送上咖啡時,問了我:「妳聽說了嗎?市中心發生的事情。」我回答:「是啊,真的很令人難過。」女服務生點了頭便繼續忙碌,沒有再和我交談。當時對於咖啡廳內的人泰然自若的模樣有點驚訝,不曉得是冷漠還是一種無可奈何?或許是因為自己受到了驚嚇,才出現了各種情緒反應。
 
最後,我走出了咖啡廳,路上行人又變多了,新聞報導說到晚間都不會有公共運輸系統正常運轉,許多人便提早離開工作崗位步行回家。而市中心有些辦公室將大門深鎖,把員工留在公司,因為警方還未確認恐攻的方向與再次發生的可能,廣播當時也是謠言四散,聲稱在斯德哥爾摩各處的街上發生了掃射。我的瑞典家人指示我到最近的一位親戚家「避難」,是我的大嫂的父母家。

這次的經歷,我看見了瑞典人面對恐攻的各種反應,除了驚訝、悲傷之外,還充滿了一種「無可奈何」的心情。生活在歐洲會有許多美好的體驗,但在這同時還要面臨無法預知的恐怖攻擊,這是許多人在歐洲國家生活的感受,我也問了其他家人對於這樣的生活有什麼看法,大部分得到的答案是──既然沒辦法預知,碰上了也只能面對。在我抵達親戚家之後,心中大大地鬆了口氣,走在街上的恐懼消失了,當下終於明白平時認為理所當然的生命安全,竟是如此脆弱與可貴。

進門後,我得到了溫暖的擁抱與問候:「餓了吧?」這樣一句簡單的話卻讓我感到無比的放心與強烈的歸屬感——即使是在離台灣的家八千多公里遠的地方。我們就像那些平常的夜晚一樣吃晚餐、喝紅酒、看電視,只是餐桌上多了沉重的氛圍。

新聞不斷地報導著恐攻的事發經過與目擊者採訪,我的感受從恐懼轉變成驚訝─沒想到在這樣看似一片祥和的北方樂土也會發生極端的攻擊事件。

台北也是一座繁忙的大都市,然而相較於歐洲的許多大城市——巴黎、柏林或是倫敦都要「安全」得多。歐盟國家自開放邊界與難民議題引爆各式爭議以來(包括新右派的崛起),便受到許多爭議與質疑,居民與遊客的「安全感」也漸漸地受到影響。

每次回到台灣,心中都充滿了對這塊土地上,警察和人們對治安維護的感謝——「生命安全」是多麼的重要。斯德哥爾摩的恐怖攻擊事件即將滿一週年,讓我們祈禱這樣的悲劇不會再次發生,也希望受害者和家屬能夠得到平靜。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Olof Bergqvis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