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比較冷漠?——「要讓世界看見台灣」,但我們對「世界」又有多少關心?

到底誰比較冷漠?——「要讓世界看見台灣」,但我們對「世界」又有多少關心?

作者前言:關於台灣面對的「外交困境」、「國際孤兒」、「國際間對我們態度冷漠」⋯⋯等問題,網路上常有非常多的討論,許多人亦言之鑿鑿,認為各國人就是「西瓜偎大邊」,對台灣的現狀毫無所悉、漠不關心。但反過來說,我們對國際間的許多事務和議題,是否有對等的關心?或者說了解多少?

這一篇文章,不是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譴責台灣人沒有「國際觀」,也無意高舉道德主張,而是想和大家分享幾個最近發生的事件,希望各位讀者能夠明白,所謂「認識、同理國際事務和他人」的重要性,還有討論這樣的主題,能夠為社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各國人不認識台灣、對台灣處境冷漠嗎?在我個人的經驗裡,實際上不是如此: 2018 年 2 月 6 日,花蓮大地震發生時,國際各大媒體都有相關報導,正在看電視或是平面新聞的瑞典親戚,也紛紛傳訊息或是打電話給我,問我在台灣的親戚朋友是否平安,即使他們不認識彼此,卻同樣表達了關心。

在海外認識新朋友的時候,我常會隨口問他們:「你們知道台灣嗎?」結果同樣有不少人知道台灣的地理位置、首都甚至政治形態、兩岸議題;而當然,也還是有些人連台灣和泰國都分不清楚。

不過,或許對不少人來說,沒有聽過台灣是件很荒謬、很無法接受的事情,然而反過來說,台灣人對國際間的議題又了解多少?

德國面試 VS. 台灣面試,談到與難民計畫相關經驗總讓我心寒

記得在德國求職的時候,每次參加面試,即使和公司所處的產業幾乎無關,面試官都會興味盎然地向我詢問、討論過去我做過的公益企劃──當中有項企劃是藉由產品設計、難民船廢料回收,創造德國難民營的就業機會。當談到這項慈善合作計劃時,面試官大都會給予高度正面評價,並且相當關注企劃發展。他們也藉著這項企劃,問我許多關於對難民議題、社會發展的看法,以及公益計畫的經營環節。藉此來斷定我這位申請者的人格特質和規劃、執行專案等能力。

在同年,我也收到幾個來自台灣廠商的面試邀請,所屬產業、面試過程幾乎都是一樣的。但是當我開始談到關於難民的公益計畫時,面試官總是興趣缺缺,從不會問任何關於這樣企劃的問題,在介紹完這個部份後,許多面試官的反應更讓我有些心寒──幾乎全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或是面露疑惑的神情:「『做公益』很好,但你說的難民,跟我們(公司)沒有關係吧?」

我很想知道,究竟是因為距離、產業還是「和國際脫軌」,讓許多台灣人、或台灣企業,對全球共同面對的重大議題──數千萬的難民每天面對的戰火、傷殘和死亡,無法產生憐憫或共鳴?

圖/Giannis Papanikos@Shutterstock

對於女性平權的態度大有改進空間,卻得意於「夾娃娃機」登上國際版面?

再舉一例:隨著 3 月 8 日婦女節將至,從 2017 年 10 月延燒到現在的 #Metoo 議題,在瑞典相當受到關注,當地電視台有許多時段,邀請不同專家人士討論這項議題──即使在世界上男女平權指數最高的國家之一瑞典,社會上仍然在修改各項法律和規範,以達到真正的男女平等為目標。

但當我觀察 #Metoo 事件在台灣的迴響,媒體上的討論卻多停留在「明星八卦」、「不雅照流出」等獵奇角度,許多攻擊女性的言論,更讓我十分失望。女性在台灣的地位和權利,應仍有許多改善的空間。

同年 12 月,台灣則因為「比基尼正妹夾娃娃機」登上國際媒體版面:許多亞洲、歐美的海外網路媒體,更多以嘲諷態度看待這項活動。我的瑞典女性友人們看到後,也覺得不可思議,因為這樣將女性公開暴露、「陳列」在機台裡做宣傳、並且帶有強烈「性暗示」的一般商業活動(且夾娃娃機訴求客群多為青少年),不可能在提倡男女平權的北歐社會中出現。

在台灣對此新聞的反應,更讓我驚訝不已:許多網友竟因為這種事件登上國際媒體,而「感到驕傲」──認為是「台式創意艷驚國際」、「紅到國外」、「無傷大雅」。

我不禁認為,台灣社會是不是格外缺乏對國際議題的基本關心,和對社會種種值得改進之處的檢討──沒有人關心怎麼借鏡他國,讓台灣更好;沒有人關心許多業者或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在傳播無國界的今天,可能會對「台灣形象」造成傷害的問題。

更令人無奈的是,每當有人提出前述的呼籲時,幾乎總會有排山倒海的輿論,指出:「那是因為國情不同」、「XX 國也是這樣」、「又在唱衰台灣」、「不愛台灣就滾出去」、「我們高興就好,有什麼不對」⋯⋯。

沒有錯,世界各國都有其不同的歷史文化背景,和各自的問題與挑戰,但台灣面對國際事務的選擇性認知(提到台灣的「光彩事蹟」就大幅讚揚傳頌;反之則找各種藉口指出那是「別人的錯」、「別人的事」),背後「自我滿足」、「排斥進步」、「拒絕學習」的意識,不禁令人感到擔憂。

誰比較「冷漠」?

偶爾回到台灣的時候,親戚朋友們總是會問:「在那邊生活還好嗎?會不會歐洲人都很冷漠?」

如果要以我的標準看待「冷漠」,我反而會認為,在國內,我們或許的確對彼此很「熱情」、「有人情味」;但如果從「地球村」的角度來看,相較之下,「有人情味」的台灣,反而對發生在周遭東南亞鄰國、或是海外各國的事務特別漠不關心。有不少在台灣的經驗,更讓我感到心寒。

我並不是想否定對台灣社會做出許多貢獻的人,而是在不同國家的文化差異下,我重新思考了什麼是「冷漠」:首先,沒有一個國家或民族是「真正」冷漠的,但如果非要訂出一個指標,我會認為人民對公共議題關心的程度,是很重要的。

而「大眾媒體」,扮演了格外重要的角色:例如當日本發生 311 震災時,因為媒體的大幅報導曝光,台灣人熱情、溫暖地募款捐助日本災民,至今仍受到日本首相和無數民眾的感念。

日本的謝謝台灣計畫廣告,刊登於 2011 年 5 月 3 日聯合報 A9 版。圖/wikipedia@Frankou CC BY-SA 3.0

然而,每天正在發生的難民危機、敘利亞戰火,卻因為台灣媒體預設立場地認為人們「不感興趣」,鮮少加以報導,於是多數人也就對此議題無感了?

又如 #Metoo 從性騷擾事件,同樣由於鮮少有媒體在「醜聞八卦」、「獵巫」之餘的角度之外,延續關於男女平等社會的討論,這個議題自然沒有辦法在台灣深化、並且得到廣大迴響。這絕不代表台灣沒有任何性騷擾和男女平權的問題(相反的很多,但很可惜在口誅筆伐「加害人」──甚至更嚴重的是責怪受害者──之後,事件也就逐漸被淡忘)。只是可能因為「沒有發生在大部分人身上」,或是「不會發生在我身上」、「與我無關」,就不再被關注。

「國際地位」沒有理所當然:從關心他人做起吧

在台灣,政治人物或大眾媒體常喊著:「要讓世界看見台灣。」

卻鮮少有人進一步闡釋,「我們要讓世界看見『什麼樣』的台灣?」或是「要『如何』讓世界看見台灣?」

台灣是個小小的海島型國家,與世界的連結格外重要。但如果我們對國際事務還是抱持著「事不關己」或「顧好自己就好」的心態,缺乏對各國局勢變化的關心與認知,並且嘗試借鏡各國優點、而非只是批判他國缺點,努力嘗試自我提升──那麼很現實地,片面期望「世界看見台灣」,無疑是緣木求魚。

台灣在亞洲,有相對高度的言論自由、民主制度和同志平權等值得驕傲之處;但同時間,我們卻也不時有著如「比基尼正妹夾娃娃機物化女性」、「對東南亞外籍移工的排斥與歧視」、「以納粹扮裝或臉部塗黑嚴重冒犯其他族群」等等負面事件發生。

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的人,如果因為缺乏對國際事務的認知,而只曉得歌頌前者的「台灣驕傲」,卻對如後者的種種負面事件渾然無感,自然會認為這些行為「沒有什麼不妥」──然而這些在台灣「甚為平常」的娛樂,卻常是讓台灣國際形象打折的關鍵因素。

「知道」和「認識」的力量很大,就像教育的根本,如果大部分的人都能夠多一些對國際社會議題的關心,或許會有更多的人得到幫助,或許社會價值觀會有正向的改變,台灣也會成為更加包容多元的文化和社會。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國家的人「天生冷漠」,只有或多或少的關心與付出。

今天開始,如果每個人都能多讀一篇國際新聞,媒體也能更負責任地提供多元資訊,未來國際新聞在中文媒體的佔比和品質會逐漸上升──這樣小小的一步,相信將會對社會產生很大的改變。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ayne0216@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移工